第307章 欲除明王,谁愿担此重任(1/2)

加入书签

  这话说!

  秦泰之如何听不懂,冲玄单单问他意见,是摆明了说他在闹事,脸色当即便是一寒,斜眼一瞥身边黄深,站在他角度,心里当然不满,沉声道:“冲玄师兄开口,在下岂敢不遵,只是还请冲玄师兄见谅,黄庭府虽然不善交际,但多年来,最是是非分明。为了道门同道,黄庭府一门绝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只要上宗门有令,无不身先士卒,不求有功,但求坦荡。秦某性子暴躁,今日若有得罪之处,事后自会向山门请罪,黄庭府向来功赏过罚,绝不马虎fuguodupro,到时宗门对秦某论杀论剐,也势必会给贵山一个交代。”

  这话说冲玄眉梢连连几跳,心底越不悦,不过也知道今日是将这位得罪了,但没办法,有时可以圆滑,有时却不能退步。

  而且,也确实不容再在门口纠缠下去,必须先镇压下来。

  “秦师言重了,请!”冲玄不再多言,直接一侧身。

  秦泰之阴沉着脸,再次目光锋利瞥了一眼身边黄深,转身入了内。

  黄深望着他背影,目光暗恨,待他进去,又上前一步,朝着冲玄拱手,满脸苦笑道:“今日给师兄添麻烦了,在下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冲玄摇了摇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也不好再与黄深太过亲近,真将黄庭府得罪死了,顿时摇了摇头:“请!”

  黄深却是拉着他不放,又道:“师兄且慢,师弟还有担忧,需向师兄言明,否则恐待会再生事端,师弟下不来台事小,坏了诸位同道兴致事大!”

  冲玄眉头一皱,看向黄深。

  黄深连忙上前,与冲玄一阵交头接耳,将今日带来多位弟子,以防黄庭府故意难事情说了一遍fanwai。

  而这时,秦泰之进了正门,却是一回头,正好看见他们二人在后面窃窃私语模样,心中更是一阵气闷。

  “师父,看来这竹叶门与上清山是早有……”一旁弟子见之,心中不忿,在秦泰之耳边小声道。

  “哼!”秦泰之一言不,黑着脸进入了内堂。

  不一会,冲玄与黄深进来,冲玄眉头紧皱扫了一眼秦泰之刚刚坐下身影,随之与诸位笑着打了个招呼,来到梅云清身边,极为小声将刚才外面事说了一遍fanwai。

  梅云清是多么心高气傲人,听冲玄一说,当场眉头就皱了起来,居然敢在她主持宴会上闹事,这是不将她放在眼里啊。

  秦泰之眼见梅云清皱眉盯了自己一眼,心底更是不爽了。

  好在梅云清最终没有当场怒shubaojie,说是聚会,若是往年,或许风花雪月,笑评古今。

  但今年,这些道门中人聚在一起,却是怎样也无法回避一个话题。

  事实上,此次聚会,上清山也正是要看一看诸人态度。

  “诸位同道,过去一年,天下纷争暴起,民间征战不休,外敌肆虐国土,内又诸侯难以太平,值此国难之际,便是道门之中,亦是内忧外患不断,每念及此,冲玄不免心有戚戚,不知诸位有何善解之策,能还天下之太平、道门之清幽?”酒过三巡,冲玄冲梅云清打了个眼色,待她点头,表示可以开始了之后,一把放下酒杯,面色满是忧愁,冲着满殿之人怀着悲愤之情唱道。

  几乎顷刻,满殿中人神色正经起来,显然都知道到了正题,也都明白冲玄意思。

  坐在左下方上秦泰之没有开口,却是眸光一扫那对面黄深,果然这狗东西,立刻站起身来巴结,只听他当即大声言道:“冲玄师兄所言,亦正是等之忧虑,但奈何等道人虽有本事万千,亦有心为民除难,却不想更有难堪处,等抛头颅洒热血,最后却不见青天,反倒落个身死道消悲愤局面,每每思及此处,黄某皆是泪眼叹青天,心中有苦难言!”

  此言一出,众人对视一眼,皆默zhaishuyuan然。

  冲玄一观诸人脸色,忙是回道:“黄兄此言何解?”

  “道门身处世外,本不愿惹世间因果,可多年来,却总有人欲置等于死地,不愿等逍遥,从前一再刁难也就罢了,等毕竟念及圣祖恩德,故而一忍再忍。然而,却不想,如今国朝内部,竟出一祸国大奸,就在月前,竟将等赴明珠为国解难之道门英杰,残忍杀害,可怜道门英杰,本是一片丹心照日月,最后竟落得如此下场!诸位,此恨当如何?当如何?”黄深当场悲戚莫名。

  一唱一合之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