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墨白开方(1/2)

加入书签

  顿时,殿中所有人全部目光看向了墨白。

  却见墨白神色已淡然下来,目光重新看向皇后:“母后,儿臣有一方,不知母后可信儿臣!”

  皇后反应过来,却是眉头微皱:“皇儿,三位圣手均为皇家立功无数,保皇家安宁,你岂能一再出言无状?”

  墨白早已知其严厉,更是仿佛已经习惯了抓住机会便要教导自己,但别方面,他淡然,唯独医道,他从不亵渎。

  “母后,您腿疾,确因由在肾经,当年那一掌伤及肾脉,肾经受损极重,若非当年您有元气护身,恐已危及性命!然而纵使如此,您至今未得瘫痪,也已是大幸!”墨白沉声道。

  说实话,就算只是这些话,都足以让皇后和老宫女心惊不已了。

  “莫非皇儿之前就曾有心打探过母后病情?”皇后脸色更加柔和了,声音也轻了起来。

  墨白一顿,心知她绝不可能相信自己是诊脉得出结果,倒也无所谓,并不解释,接着道:“刚才观数张丹方,所用之药无不珍贵至极,也确乃是对症之药补,均为养肾通络之用,而方药又极其珍贵,这才延缓了母后肾气枯竭。”

  “皇儿竟真懂药性,为何不早些与母后说,母后定为你择名师教导,说不得将来也是成就非凡!”皇后眼神亮了,略带责备道,说完又是一顿继续最终念道:“不行,即便去了明珠,也不能耽误了皇儿天资,明日便与陛下分说,定要派上一高明丹师同行,教导皇儿!”

  墨白见她模样,也是无语,不过心头却是更感其母爱深沉,但却神色又是一肃,声音中带了几分锐利:“但即便如此,这为母后问诊之丹师,御医,也均须重惩之,若非他们,母后何须受着多年困苦,简直混账!”

  最后一句,墨白动了心怒shubaojie。

  但同时也让整个大殿中人,脸色大变。

  身为皇子,岂能在皇后面前如此放肆?

  无需说,皇后当即便是脸色深沉,眼眸瞪起,但还不等她怒shubaojie,却只见墨白脸色陡然通红,并且迅取出手帕捂住嘴:“咳咳……咳!”

  一阵剧烈咳嗽声令人心惊,也令皇后心颤。

  “皇儿这是如何……”皇后脸色一变。

  “快,倒水与殿下!”老宫女也是连忙吩咐道。

  立刻有宫女慌忙上前来,为墨白斟茶。

  而墨白剧烈咳嗽数次,才缓缓平息,可他眼神之中却是一抹沉重一闪而逝,拿着蓝色手帕在嘴唇上用力擦拭了一下,才收起,直接放入怀中。

  淡淡血腥味在口腔回荡,接过茶杯,小小饮了一口,见茶水中有红色荡漾,不敢放下,又连饮数口,直至喝完才将茶杯递还。

  “母后无需挂碍,只是一时心头怒shubaojie气,牵动旧fqxs伤,没事!”墨白脸上通红已顷刻间褪去,再是一片苍白之色。

  “别站着,快坐下!”皇后见他如此,连忙吩咐道。

  墨白闻言笑笑,没有拒绝。

  经这一闹,皇后也不忍这训斥他狂言,也不在想着自己病情,轻声道:“你身体也还未痊愈,早些回去歇着,母后无碍,倒是你,去了明珠也要好好调养。”

  墨白不接话,他也想快些回去,继续道:“母后,请听儿臣说完,儿臣并非是口出妄言,而是心中实在怒shubaojie火大盛,若能得遇一医德高尚之人,数幅汤药下去,借助当年母后自身元气尚在,足可保无忧,而这些人竟将母后一拖再拖,十多年过去,终于至如今地步。儿臣岂能甘心这些庸医误了母后?”

  见他如此激动,皇后与那老宫女均是心头微震,但对视一眼,又随即平息,无论如何她们也不敢相信墨白所说,几幅汤药便可治愈当年重疾。

  墨白深吸口气,目视皇后脸色,一望便知其心情,也不再多言了,只是沉声道:“母后,可否让儿臣为您开一方?”

  “这……”真要开方,皇后也是无奈了。

  老宫女更是无言,谁敢吃啊?

  但墨白却也无法,他知道,现在没有办法让人相信,随即站起身来,直接对着伺候宫女道:“笔墨纸砚伺候!”

  立马有宫女动身,别不说,明王这点吩咐,还是没人敢违抗。

  皇后也是无幕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