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这不可能(1/2)

加入书签

  懵!

  这是所有人第一反应。

  不是被吓懵了,而是当真直到此刻都还没能听懂,方才这弟子所言究竟是什么意思?

  满殿诸人,慢慢将目光看向了身边人。

  很多人甚至依然举着酒杯,脸上笑意都还未能收敛。

  就在这诡异沉默zhaishuyuan之中,大家呼吸开始急促,甚至耳边都开始清晰听到身边人那如雷心跳。

  众人眼神终于开始变了,先是下意识露出笑意,随之又转为绝不可能否定,直到最后,瞳孔一点点收缩。

  脸上笑意开始僵,握着酒杯手指开始不受控制颤抖。

  “……没听懂!”没有人知道众人方才在那诡异气氛中,到底沉默zhaishuyuan了多久,知道一道明显不稳声音传来,众人才终于感觉到浑身知觉回归,目光下意识望向了开口之人。

  秦泰之!

  最先开口不是上清山梅云清和冲玄,也不是竹叶门黄深与诸弟子,竟然是一直和竹叶门针锋相对秦泰之。

  没错,秦泰之便在这僵硬气氛中,慢慢站了起来,双瞳似带着茫然,又似带着侥幸,盯着那跪在中间仍自身躯颤抖弟子,慢慢说道:“你方才说什么?竹叶门怎么了?”

  “竹……竹叶门,被……被明王灭了!”眼见这满殿气氛之沉重,那弟子身形抖得更厉害了。

  “灭了!被明王灭了!”秦泰之嘴里重复了一遍fanwai这句话后,慢慢低下了头,整个人一副沉思状。

  再次确认这不可能消息,有人手中酒杯落地,出一阵乒乓声。

  有人抬起了头,将目光看向了竹叶门方向,死死盯着黄深脸,一动不动。

  还有人慢慢深出颤抖手,似乎想要去拿起桌上筷子,依然如先前般继续吃菜,但最终却没能拿起筷子,而是下意识深吸一口气后,将目光看向了坐在上梅云清。

  又是一阵死一般沉默zhaishuyuan之后,突然,那低头沉思秦泰之再次抬起了头,这一次却是没有看向那弟子,而是目光直直射向依然坐在位置上,眸光呆滞仍然盯着那弟子不动黄深,嘴角一抹不屑浮现,冷哼道:“黄深啊黄深,老夫活了大半辈子,若非今日亲眼所见,老夫当真不相信,这世上竟还真有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他声音在死一般沉寂大殿中回荡,却是让满殿中人抬头,望向他眸光中有刹那呆滞。

  很显然众人是真心没听懂,如此难以想象消息之后,他竟然还有心情继续羞辱黄深。

  有人下意识开口:“秦师,何出此言?”

  “哈哈哈哈……”秦泰之神态狂放,手中那原本拔出剑,锵一声入鞘,便只见他一步跨出,立足场中央,一阵仰天长笑。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他,就那般望着他狂笑不止模样,好一阵后,秦泰之笑容突然一收,手指咻抬起,一指黄深,目光却一扫满殿诸人,声音冷锐非常:“诸位莫非还没看出来,这厮方才还一番要舍生忘死随某赴明珠取那明王性命豪言,老夫还以为这匹夫当真尚存三分血性,却不想,此鼠辈之下作,秦某有生以来,可谓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只因贪生怕死,不敢随某明珠一行,竟连自己宗门被灭,掌教被杀大不敬之言,也敢编造出来。”

  说到这里,众人无不傻了眼,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这……这……”有人瞠目结舌,望着秦泰之,一副惊为天人模样,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是在是秦泰之这番话,才当真是令诸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之事!

  黄深能为了躲避赴明珠一行,而故意编造这一切?

  这才是滑天下之大稽吧,众人虽然被这消息震五雷轰顶,但还不至于会傻。

  先不说这传递消息之弟子,乃是上清山人,便是黄深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当众编排宗门被灭,掌教被杀荒谬故事吧?

  就是再怕死,再白痴,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但眼看着秦泰之那满脸不齿,丝毫不似作假,一副早已看穿,定是如此模样,众人心头还真不禁打鼓。

  其实啊,说白了,还是不愿意相信竹叶门被灭事实,即便明知不可能是秦泰之所言那般,他们却也还是下意识心存侥幸,就连冲玄和梅云清二人,都是神色几变之后,目光死死瞪向了黄深。

  “老夫羞与此人为伍,诸位,老夫这便先行一步,去会一会那惊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