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磨脾气(1/2)

加入书签

  他不敢犟嘴,不敢说自己只是受命护卫王妃,没有责任护卫杜鹃。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他这份态度,墨白才饶他一名,最后道:“护送王妃一事,本王记你一功,这一功换你太玄满门一命,只此一次!”

  “老臣谢殿下不杀之恩!从今以后,必将肝脑涂地,以赎此番之罪孽!”虚离子再次叩。

  墨白转身,挥了挥手。

  虚离子颤颤巍巍爬起来,拱手告退。

  直到走出墨白数米之远,耳边才传来墨白声音:“念在你儿子份上,本王今日才最终放过你们,并出手帮你一把,你且好自为之!”

  虚离子身躯陡然一颤,眼中急转,突然心中一震,转头再次朝明王跪下,磕头:“谢殿下大恩!”

  直到这时他才恍然大悟。

  殿下确给他是烫手山芋,但殿下今**反,和杀人,实际上也是在帮他们震慑。

  若没有今日这一杀,怕是那些人必反无疑,但有了今日这一杀,至少,让那些人心中敢反抗胆气欲少,这也让太玄门最少多了一丝底气和把握。

  ………………

  ……

  北河事算是了了!

  跟随虚离子离开六位,墨白没有任何干预。

  他确还不能完全放心,但他相信一点,太玄门不会拿自己满门性命开玩笑。

  墨白能做只有这么多了,看着他们策马离去,墨白身边还剩下二十二个人。

  此刻皆随墨白一起看着他们曾经同门,就此与他们分别,从此走入一段未知命运。

  “不知诸位可曾听说过,道门之中有许多法子,可令人不得不受控制而听命?”雪地里,星空之下,虚离子等人身影逐渐消失不见,而在一片寂静中,墨白声音突然响起。

  这话说太过淡然,却是一刹那就吸引了二十二位宗师警觉。

  这,当然听过。

  有毒丹,有毒技。

  所有人都望着墨白,眼里警惕到了极点,其实从被迫臣服开始,所有人就没忘记这一点,但眼看墨白始终未曾施展,众人还以为墨白不会,或者不屑。

  他们自然不会主动提起,却没想到墨白突然说起这句话,不得不说,这确让人心中一沉。

  墨白等了一会,见没人反抗,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又淡淡道:“还以为,你们会忍不住!”

  这话让人羞辱,最终有人回应了:“殿下是想对们下牵制之术吗?”

  墨白回头看向开口之人,却是眸光一闪,他记得此人之前在城墙之上从始至终都未曾反抗过。

  他今日动手,自然不是单纯为了帮助虚离子震慑诸人。

  “或许诸位应该听过,本王从医道,医道也是本王唯一不会妄自菲薄之道,在这天地之间,不敢言世间无敌,却也敢称一声不弱他人!”墨白站在诸人前面,独对夜空:“本王亦炼丹,所习多为治病救人之金方,但其他类别也略知一二,本王知毒方七十二种,可分控五脏六腑、骨血筋肉,不过在本王看来,单单若论控人,却乃苗疆巫蛊之术为最!”

  他淡淡而谈,却令一众人等凉意飕飕,不知该信还是不信。

  可没办法怀疑,墨白能说出这番话,不说七十二种,一两种毒丹是必然有所掌握。

  不过,却是有人此刻问道:“倒未曾听闻什么巫蛊之术,竟令殿下如此推崇,不知此法有何精妙?”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墨白既是如此说,那极有可能便是打算用这种巫蛊之术对付他们了,不能不提起警惕。

  墨白笑了笑,此时似乎心情还不错,态度也好了许多:“那还是本王幼龄之时,随恩师入一无名山,山中有一避世族群,相传乃是两千年前躲避战乱入山,便从此再未入世,其族有一法传自上古,名曰“养蛊”。”

  听他说这么传奇,众人只注意到了两个细节。

  一个是恩师!

  一个是养蛊!

  墨白师承一直是个谜,直到他六年前斩师者一战后,才有传闻,他乃是民间之时,所遇一世俗医者所传,那医者身份,道门一直都有追查,却始终查之不到,后来他消失了,这事也就慢慢淡了。

  直到他复出,那老医者身份,才再次被人提起,但当年都查不到,今朝更别提,许多人都怀疑,那应该是出自名山之人,甚至更有人怀疑,就是三大名山出去。

  其实三大名山也再清查,翻遍fanwai了所有出山未归,过着被逐出师门记录,却始终无法确定究竟是谁。

  “蛊术并非害人之术,也非只为控人,最先还是脱胎自道家秘术,相传曾有上古仙师,为督导后辈弟子勤于练功,便在弟子体内种下一种蛊虫,此虫入体而不死,并以真气为食,被下蛊之人,必须每日勤加苦练,真气运行周天,方可令此蛊进食,一旦子弟偷懒,下蛊之人便会现,便会以秘法操控此蛊体内作,子弟必痛苦不堪,如此,便只得埋头苦练。后来苗疆奇人,将此术扬光大,传承下来。”

  还有这等蛊术?

  众人面面相去,显然从未听过,但此刻却是觉得不妙,很显然,这种术法太过歹毒,一个意念可操控人生死,不由得众人仔细在墨白身上打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