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此方不能外泄(1/2)

加入书签

  殿宇内。

  灯光昏然。

  明王身影已不在,而皇后却仍旧fqxs坐在桌旁,目光盯着墨白刚刚留下三张医方,看了又看。

  老宫女脚步声缓缓传来,不一会,便已出现在门口,轻手轻脚来到皇后身边,轻声道:“娘娘,夜深了,老奴服侍您就寝吧!”

  “不急,你来看看皇儿这字,当真是写极好。”皇后微微抬头,满脸笑意,将手中正在观看医方递给老宫女。

  老宫女见她一别以往兴致,也只好含笑躬身将那张明王亲手写就医方接过,但目光一扫那医方,却又是眼皮不由自主狂跳两下。

  那字好,她也知道,可这字写就医方却着实让她心头骇然啊。

  目光抬起,却见皇后正满脸笑意等她夸赞,很显然皇后只关注了那字,却未在意这张方子到底写了什么。

  她实在不愿打搅皇后兴致,便轻声道:“娘娘说是,殿下这字,确实极好看,老奴觉得,就是与当朝名家相比,也是不差!”

  皇后一听,果然便是更为欣悦了,那双明亮风眸也不由得笑微微眯了起来,但嘴里却道:“那还是不如!”

  不过话才落地,却又加了一句:“不过,皇儿还年轻啊,才十六岁就能写出这笔好字,待本宫将之呈秉于陛下,想必是再无人敢笑话儿不识舞文弄墨了!”

  然而,老宫女一听皇后真要将方药呈秉于陛下,却是面色微变,随即便是抬起头,冲着那站在一边随侍四位宫女轻声道:“你们先下去吧!”

  “是!”四名宫女躬身应是,退出内殿。

  皇后倒也没在意老宫女吩咐,依旧fqxs盯着那字,眼神一眨也不眨。

  待无外人在,老宫女才面色微紧,伏下身子,在皇后耳边轻声道:“娘娘,此方药,若要呈秉陛下阅览,恐怕娘娘还得斟酌一番!”

  “嗯?”皇后握着医方手骤然一顿,缓缓抬起头来看向老宫女,但脸色却并未怎么变化,只是轻声道:“怎么说?”

  很显然,皇后对老宫女质疑她决定,并未动怒shubaojie,应该对其极为信任。

  “娘娘,明王所开这方药,虽与张丹师所开之方,药品组合相似,但也在原方上增减了数味,老奴并不通医道,不敢判断是否稳妥,但就是明王在药量上斟酌,却也着实吓人……”老宫女将声音压低,在皇后耳边慎重道。

  皇后闻之,却是并未太过在意,反而笑道:“皇儿还年轻,医道自是还需长进,但能有此成就,便已是令心喜不已!”

  老宫女心中哀叹,没办法,只得将声音压得更低:“娘娘,张丹师药量适中,都曾令娘娘不适,未敢再用此方。而如今明王殿下却在张丹师所用之量上足足提高两倍有余,如此猛药,一望之下,老奴都已心惊肉跳,恐不能治病救人,而乃……催命毒方啊!”

  “休得胡言!”皇后当即便是脸色一凝,风眸之中一抹威严倾泻而出,口中一声轻叱。

  “娘娘息怒shubaojie!”老宫女倒还平静,却也连忙跪下请罪。

  很明显,她与皇后关系真不一般,若是平常宫女,岂敢如此放肆。

  但老宫女却是依然还敢继续道:“娘娘,老奴自是相信明王殿下绝不会生此意,但,唯恐此方泄露出去,外人会将殿下对娘娘一片赤诚孝心误解为……”

  这宫中争斗从未休止,明王或许无谋害皇后之意,但为皇后进献如此催命毒方,说不得就会被指意图谋害皇后!

  无需再多言了,皇后能当后宫之,岂能智慧差了。

  不过是因为墨白今日实在出乎她意料,竟写出一手好字来,这算是让她这两年来,一直忧心之事终于淡去,以至于太过欣喜之下,没有注意其他而已。

  “起来吧!”她面色缓缓平静下来,冲着老宫女轻声道,随即将目光再次扫向手中方子,这一次却是不止看字。

  老宫女起身,站在一旁静待,并观察皇后脸色。

  却见皇后始终面色未变,心里不由暗道:“若是其他皇子敢进献此方,说不得娘娘便已心有芥蒂,唯独是这失散多年明王殿下……娘娘心头始终宽容啊!”

  果然,不一会,皇后脸上却是已再是浮现一丝笑容道:“倒也听说,民间医者,倒经常用些奇药,倒也药效显然,留下许多传说,想必皇儿也是见宫中圣手无能为力,心中忧心本宫腿疾,这才为本宫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