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为何是北河(1/2)

加入书签

  深夜。

  御书房里灯光依然绽放昏黄。

  定武帝站在窗口远眺北河方向,身后书桌上,正摆放着一份份已经翻阅过文件。

  无需质疑,这些文件上所记载自然便是今日生在北河城楼上信息。

  自从墨白现身北河,张邦立第一时间便启动所有渠道,不间断将那里生一切传回京城。

  待确认了当真是明王本尊现身北河之后,更是立刻将还来不及整理零散信息,全部立刻送到定武眼前。

  此刻,看过最后一份情报,得知墨白已经离去定武站在窗前,久久没有出声。

  “踏踏踏!”

  宁静御书房中,又有脚步声从外传来,这声音很熟悉,定武缓缓转身,重新坐回了椅子上,目光再次低垂看向了一份正摆放在他面前已经摊开文件,只见其上记载:“殿下至北河,于城楼高处,负手而立,远眺京城……”

  望着这句话,定武面色明显一阵复杂之色!

  从最初得到消息,到现在,他始终未曾做出半点动作,既未对北河那边有半点传命,也未派人立刻赶往北河。

  他只是看着,看着明王置身险境!

  他终是什么也没做,只是关注着,等待着明王身边可能出现一切危险。

  就连那众宗师反叛,与明王生死搏杀消息传来,他都隐忍未一言,任由明王在险境中挣扎。

  脚步声临近,并未通报,便已入内。

  不错,来人正是张邦立。

  只见此时张邦立额头有汗迹,气息微喘,脸上惊色还有残留。

  快步来到定武身前,稍作行礼,便躬身将手中一份文件递到定武面前,口中言道:“陛下,北河主官戴春和报告来了!”

  “呈上来!”定武倒还平静,点了点头,轻声道。

  张邦立躬身应是,将文件呈上。

  定武翻阅一遍fanwai,面色虽然凝重,却并未太过异样,毕竟那边生一切,他基本都已经掌握。

  不过还是一字不漏详细看过一遍fanwai,才缓缓抬头,道:“已经确认是他了?”

  张邦立抬头,眼中神色微微异样,却是点头道:“是,戴大人近身殿下身旁,已经确认正是殿下本尊无疑!”

  “竟,真是皇儿……”定武眼神迷离了一下,嘴角似无意识般轻语了一句。

  这话听着有些奇怪,但张邦立却听得懂,确,当明王墨白真真切切现身,足以让所有人都为之而感叹。

  便是身为殿下亲父定武帝,也不能例外。

  实在是当年明王横空出世与消失都太过突冗。

  即便复出以来,他做出那一件件震撼人心事迹早已得到证实,但实际上,这个传说中人却一直只存在于黑暗神秘之中。

  从未真正公然现身于大家眼前,直到今日,才算第一次真正面向世人,并且用他强势证实了如今他,不是幻想,而是真实存在。

  即便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当真正确定,却还是让人不禁恍惚,尤其是定武帝,在今日如此确切消息冲击之下,他不得不想起当年墨白留给他印象。

  不得不说,如今明王,真有些陌生,熟悉陌生。

  “六年前,殿下离京师,路遇截杀,于危难之际,殿下突现锋芒,臣亲眼所见,殿下弱冠之身,一跃而起,数拳毙道师震撼场景!只是随后殿下一走六年,便是臣下虽曾亲历此事,却也时常忍不住心中恍惚,难以辨明当年所见,究竟是真是梦!”张邦立今日似乎心绪也难以平静,竟一时不慎,提起了当年。

  君臣二人对视一眼,张邦立立刻醒转,转移了话题:“陛下,戴大人有意上京亲自来向陛下呈报明王至北河之事!”

  “嗯?”定武微疑。

  张邦立连忙道:“今日戴大人为殿下护驾时,曾下令射杀竹叶门宗师,虽然最终未有真正射杀,但想必此举必遭道门那边必然记恨,如今殿下已经离去,戴大人怕是心忧自己处境,故而才想要来京城寻求庇护!”

  “岂有此理!”定武闻言,陡然一拍桌子,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只是不知他骂究竟是谁,是道门,还是戴春和。

  不过国朝一省之主官竟会害怕遭道门刺杀,他脸面自然是不能好看。

  张邦立见状,也是心底轻叹,还是帮着张邦立说了一句话:“陛下息怒shubaojie,戴大人今日为护殿下,毅然下令射杀众宗师,足可见戴大人对国朝之忠诚,今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