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杜鹃性命(1/2)

加入书签

  之前6寻义被软禁宫中,消息是闭塞。

  不过宫中最是看风向,只待今日明王灭竹叶门,皇后重拾威严惩治了兰妃消息一传扬开来,6寻义等人待遇立刻便不同了。

  没有陛下话,数人滞留宫中自是依旧fqxs,但看守防御之上,却是明显立刻便松懈了许多。

  毕竟谁也不蠢,眼看明王威势正盛,便是不求善缘,也绝不会顶着这风口去得罪明王府人。

  这不,明王出现在北河消息,便已传至6寻义耳中。

  不过虽然获知了消息,但具体却是不详细,毕竟连陛下都方才知晓具体,其他人消息自然是没有那么灵通。

  6寻义几经打探,得到信息却也只是皮毛,他正打算明日一早便去求见明王妃,明王现身不是小事,其影响力之大自然不容小觑,他不能让自己一直困守在皇宫之内,必须想办法出去。

  深夜,他正暗自筹谋时,张邦立来了。

  未能进府,只在庭院之中,凄寒夜色下,6寻义持剑而立,神情淡漠注视着张邦立:“大人贵人事忙,今夜竟专程来寻6某,6某倒是受宠若惊!”

  贵人事忙?

  张邦立面露尴尬之色,连忙抱拳笑道:“先生说笑了,前几日在下公务繁忙,多有怠慢,还望先生恕罪!”

  “在张大人面前,6某不过一小卒而已,无关轻重。之前确乃是6某不知分寸,几次上门叨扰,要说恕罪,大人未降罪6某,6某便已感激不尽!”6寻义面色平静,语调却漠然极了。

  其中讽刺意味,张邦立自是不可能听不出来,但没办法,些许委屈也只能受了。

  “咳咳!”张邦立干咳两声,化解尴尬,正待在说些什么,却忽而只见6寻义竟直接抱剑转身,显然不欲多谈。

  张邦立神情一变,连忙快走一步追上,口中急道:“先生莫走,在下还有要事与先生相商!”

  “大人还是莫要说笑,大人乃天子近臣,权震朝纲,6某不过一卑微武夫,岂敢与先生共商要事?之前几次三番上门叨扰,6某已是自取其辱,若大人仍不解气,便取了6某性命便是,6某粗人一个,应付不得那些弯弯道道!”6寻义语气依然漠然,脚步不停,背对张邦立:“夜已深,大人请便,6某就不远送了!”

  说罢,6寻义身谢闪,便已在数米开外,只见其姿态,便知其已是决绝,当真与张邦立之间恩怨已深,已没有半点和缓之意。

  眼见如此,张邦立神情大变,焦急中,陡然喝道:“先生莫非真不在乎杜鹃性命,要眼见其人头落地不成?”

  轰!

  安静庭院之中,骤然一声闷响自6寻义身形之处响起,张邦立悚然一惊,连忙凝视,下一刻,却只见前方6寻义豁然转身,却再不似方才那般淡漠。

  而是一瞬间,便已杀气惊天,似利箭般双眸死死定在自己身上,张邦立脸色陡然一白,下意识连连倒退几步,方才稳住心神。

  6寻义死死盯着张邦立,却终是没有动手,寒风中,他神情冰冷到了极点,慢慢开口:“竹叶一门,胆敢犯殿下之逆鳞,便是数百年威望又如何?殿下一怒shubaojie,其照样灰飞烟灭!你张邦立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此威胁明王府,你若有胆,尽管动杜鹃一下试试,倒要看看你脑袋是不是能硬过竹叶满门!”

  “你……”此言一出,张邦立面色腾涨红,又羞又恼,从官至今,还当真没有几个人敢指着他鼻子,骂他算个什么东西。

  6寻义虽是宗师境,但他好歹是天子近臣,真当他没有脾气吗?

  然而,望着6寻义此刻冰冷眼神,以及他手中长剑,最终还是深吸一口气道:“6宗师休要误会,张某非是在威胁阁下,也无胆对明王府不敬,方才之言,乃是事实所在。”

  6寻义盯着他良久,见他不似作假,终是慢慢收敛了怒shubaojie容,但却仍是道了一句:“张大人胆色,6某早已见识。”

  “6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张某此来,确实是有关杜鹃之事,不知先生信与不信,杜鹃性命,怕是即将不保!”张邦立见6寻义平静下来,不敢再耽搁,立马说起此来目。

  6寻义细细观他神色,心中亦是有些紧张起来,却是有些想不通,按道理殿下此番为了杜鹃强势扫灭竹叶门,足以震撼天下势力。

  便是国朝也应该明白殿下坚定态度,当不会再妄动杜鹃了才是,难道还想公然和殿下翻脸不成?

  张邦立是在危言耸听,还是真另有缘由。

  莫说6寻义本来就只是在给张邦立施压而已,不是真要赶她走,如今涉及杜鹃性命,不管真假,6寻义也不敢再冒险了,沉默zhaishuyuan半晌,终是低沉道:“怎么回事?说!”

  “6先生,咱们还是进去再谈吧。”张邦立目光四周一望,随即声音压低道。

  6寻义眼中闪动,未再拒绝。

  两人入内,也无需多礼,双方闷头坐下。

  无茶无酒,只有昏黄灯光晕开,照影两人皆并不好看面容。

  “想必阁下已经知道了明王殿下今日出现在北河事。”张邦立并未立刻说起杜鹃,而是眯着眼睛看向6寻义。

  “怎么?这不算6某探听宫廷秘闻吧!”6寻义同样眯眼与他对视。

  气氛不好。

  不过张邦立显然无心再与他纠缠这些,目光正视6寻义:“不错,殿下之大威势,可震江山万里,足令天下豪雄闻之胆寒,先生也必然认为,经此一役,明王对杜鹃之看重,已是天下皆知,连竹叶满门都为动了杜鹃而付出如此代价之后,这天下应是无人再敢公然取杜鹃性命了,对吗?”

  6寻义眯起眼中陡然射出一道精芒,盯着张邦立一动不动:“有没人敢动她,6某不敢说。但6某敢保证,若杜鹃在国朝狱中三更死,那张大人你必然活不过五更!”

  就是张邦立再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