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陆寻义,你究竟搞什么鬼?(1/2)

加入书签

  略作犹豫,即便他知道,殿下定是不想皇后心忧,可他却只能说,深吸口气,他说道:“殿下此番诛灭竹叶满门,道门必然不满,其虽未必敢与殿下当面为敌,但却也绝不会坐视竹叶门被灭一事,如此一来,其若想要动手,对殿下灭竹叶门之威做出回应,当其冲者必是杜鹃!”

  皇后还未说话,一旁老宫女却是眉头陡然皱紧:“杜鹃如今被关在天牢之内,有陛下亲口令旨,其身边守卫森严,道门就是想杀杜鹃,也做不到。”

  皇后也皱起了眉头:“先生是担心,道门会强攻天牢?”

  6寻义脑海中闪过昨日张邦立话,摇了摇头:“无需强攻,道门自有办法取杜鹃性命!娘娘,卑职已经收到消息,道门已经准备动手。”

  “里应外合?谁人如此大胆,竟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不怕被诛灭九族吗?”皇后神色一动,面上再椿缕怒shubaojie意升腾:“消息确切吗?”

  “娘娘,虽还没有确切消息,但是娘娘,这个险不能冒。其实殿下之所以如此大动干戈,不惜亲身赴险,杀伐漫天,震慑天下豪雄!除扬明王府之威外,更重要是,杜鹃此人,于明王府在明珠之局势,关系重大。杜鹃本人,在明珠掌握着庞大势力,其影响几乎遍fanwai及明珠方方面面,此番虽因与旗蛮为敌,被千军万马所迫,不得不远走明珠避祸,但其影响却依然存在,故而殿下才对其施加保护。”6寻义沉声道。

  “倒是听说过杜鹃原本出自黄庭府,似乎还涉及一些下九流行当,怎么在民间竟有如此影响力?素音,你对杜鹃此人可熟悉?”皇后知道杜鹃这个人,毕竟涉及自己儿子,她不可能不了解。

  但宫里对杜鹃就是这个评价,黄庭府弃徒,下九流行当女人。

  至于墨白帮他,传言就有许多了,有说是故意和道门作对,也有一些流言蜚语,总之这宫里消息有时候是根据人心来,有人不喜欢明王,放出一些流言蜚语是少不了。

  皇后倒是曾想向林素音了解一下这个女子,但因为心中曾生过念头,怀疑这女子是不是和皇儿有什么纠葛,所以也就不太好向林素音打听。

  “回母后,对其也知之不深,之前其虽在黄庭府修行,却并非常驻山上,也很少在道门之中露面,也是此次赴明珠,方才初见,有所了解。据所知,杜鹃家世颇为坎坷,在其幼年其家中遭难,父母兄弟皆死于非命,独留其一人于世上,后虽入了道门,却也继承了家业,杜鹃接手为人聪颖,手多佳,以女子之身,掌控祖辈留下社团青年社,二十年间,便已将青年社展成为明珠当地势力最大社团,之前等在明珠之所见,其在明珠影响力确非凡,可称之为恐怖。黄庭府之所以不强求她上山修行,任她在民间行事,还派长老之心腹守护在其身边,便是极为看重青年社在民间影响力,借其在民间行事,收敛修道资源。这一次竹叶门之所以想要拿下她,除了为道门清理门户目之外,其实也是试图挟持她,抢占她在明珠影响力。”林素音将自己所知一一道出,最后道:“此次她之所以背离黄庭府,被视为道门叛徒,其实非其品性不端,据素音观察,其人品性极佳,最重要原因在于对待旗蛮态度上与黄庭府相悖离,以至于最终背离了黄庭府。”

  “哦!”皇后这才算是有了一个清晰认识,心情也明显好了一些,毕竟儿子所保护不是一个声名狼藉,品性不端之人:“原来如此,看来确仕是一个不凡之人!”

  6寻义立刻道:“娘娘,正是因此人不但曾有功于国,更于明珠局势相关,故而殿下才一再力保,可如今殿下一番大动干戈之后,若最终也没能保下杜鹃性命,那不但于殿下威严有损,更重要是,杜鹃之死消息一旦传回明珠,只需有心人稍作挑拨,将杜鹃死于国朝天牢事迹渲染一番,那时身为国朝明王殿下,将会立刻成为明珠之敌,殿下在明珠辛苦经营已久局面,恐将顷刻化为泡影!更有甚者,明王府诸部将,如今皆在明珠行事,旗蛮千军万马,欲杀等而后快,一旦青年社有变,反叛而资敌,那诸部将恐性命堪忧……所以,还请娘娘能够搭救杜鹃一番!”6寻义沉声道。

  听到事态如此严重,皇后终于坐不住了:“既如此,这便去见陛下,求陛下下令天牢严加守护!”

  “娘娘!”6寻义却又高声阻拦:“杜鹃不能再滞留天牢,务必处于等保护之中,方能安心。”

  “嗯?”皇后本欲吩咐老宫女,立刻便走,闻言一顿,看向6寻义:“你意思是?”

  “如今局势复杂,若杜鹃不能在自己人保护之下,难保其性命安危,恳请娘娘能说服陛下,将其落回明王府自行惩治,殿下如今已经加派人手入京,只要回了明王府,府中定能护其安危!”6寻义沉声道。

  皇后眉头微皱,她还是知道,定武不会轻易放了杜鹃,尤其是此刻,明王消息传来,定武若放了杜鹃,岂不令定武面子上难看。

  之前要处置林素音,到最后关头却又改口,已经是让定武颜面受损,不过好在那是家宴,定武生杀予夺,无人敢多言一句。

  可如今刚刚经历此事,皇后又跑去让定武直接放人,怕是会让定武面子上挂不住,愈不放人。

  若只是据理力争,求陛下好好保护杜鹃,或许陛下念及皇后对儿子一片关爱之情,不会做他想,可若逼他放人,怕是直接就会让陛下对皇后心生厌恶,夫妻之间本来就紧张感情,越难以调和了。

  皇后很为难。

  老宫女是最清楚皇后处境,心中不由大急,又不敢出声建言,总不能不让皇后去。

  最终,皇后微微闭眼:“嬷嬷,备轿!”

  ………………

  ……

  皇后走了。

  6寻义却还没走。

  只不过她所立之地,却是换了。

  又是一间高堂,林素音所居偏殿。

  大门四开,灯火逞亮!

  居中方堂之类,林素音高坐上,目光留在6寻义身上。

  这一次,是她主动留下了6寻义。

  “娘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