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皇后求情(1/2)

加入书签

  自当年太子身死,帝后逐渐生疏。

  许多年里,除了一些需要帝后共同出席公开场合之外,两人私下相见次数,可谓屈指可数。

  如此刻般,皇后主动来寻皇帝,已是多年未见之场景。

  殿中,二人并排而坐,气氛却是尴尬到连殿中伺候近侍都明显有些不自然。

  两人私下见面,竟陌生到皆不知该说些什么。

  简单例行问候过后,二人之间便只剩下沉默zhaishuyuan。

  或许二人都在想,是否应该多闲聊几句,可又能聊些什么?

  当真是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六年时光,竟让一对结夫妻,对坐之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沉默zhaishuyuan许久过后,定武帝复杂眸子,终是落在了皇后那张熟悉面庞上。

  望着她眸光微垂恬淡模样,定武帝嘴唇微动,但最终,却是心底一声轻叹,缓缓移开眸子,轻声问道:“皇后此来,可是有事要与朕商量?”

  皇后闻言,低垂眸光终于抬起,看向定武帝侧脸,眼中还是有一抹难以控制失落闪过,与陛下之间,已经到了无事不需见面地步,她总是难以无动于衷。

  不过也只是一瞬而已,她轻轻吐出一口气,又垂下了眸子,心道:“也对,心既已远,又何必徒增尴尬?”

  心底轻叹一声,皇后正容,轻声道:“陛下,臣妾此来确有事相求,只是不知陛下能否恩准!”

  “你与朕结夫妻,何须如此?有事尽管道来,但凡朕能做到,又如何会不允?”定武帝闻言,看向皇后,沉声说道,面色之真诚,一眼可见。

  皇后抬头,两人对视,这一次,两人眼中似乎又都升起了温度。

  然而,却只是少顷,皇后却是再雌开了目光,低垂了视线,眼眶中有一抹温热升起,嘴上却是轻声道了一句:“是吗?”

  这两个字,让定武眼中温情刹那一凝。

  同时更有失落夹杂着怒shubaojie意瞬间开始闪烁,方才,他一字不假,最终竟得到皇后这样回应。

  无名怒shubaojie火让他很烦躁,但目光一低,看着她那一尘不染鞋子,最终还是压制了怒shubaojie气,站起身来,负手朝着门外走了几步,沉默zhaishuyuan了片刻,低沉着声调道:“若是为了兰妃之事,朕已经下令让她闭门思过!”

  兰妃?

  皇后眼中温情也被这两个自打断了,嘴角浮起一抹难分悲喜浅笑,缓缓抬起了头,看着定武帝熟悉背影,,轻轻摇了摇头,随之,神色恢复了平常,声线亦是平静:“陛下误会了,臣妾此来,非是让陛下烦心,而是有两件事想要求陛下。”

  “你说!”定武没有转身,只有两个字传来。

  “一则,想要求陛下开恩,能够放了一个人!”皇后轻声道。

  “嗯?放人?”定武帝微愣,转身看向皇后,明显他极为意外皇后来意。

  多年不理世事皇后,居然是来为他人求情,不得不说,这着实让他有些懵。

  脑海急闪,却是想不出自己抓了谁,竟然会让皇后出面来求情,不由问道:“皇后为谁求情?”

  “陛下可还记得,前些日子被押进天牢一个女子。”皇后望着定武帝,轻声道:“杜鹃!

  “杜鹃?”定武帝先是一怔,随即却是面色微微一沉。

  “怎么,陛下为难吗?”皇后看向定武眼睛,轻声问道。

  定武没有与他对视,再次转过身来,没有说应与不应,微默zhaishuyuan后道:“皇后已数年不理俗事,今日为何会突然为那杜鹃求情!”

  “臣妾听说皇儿就是为了这个杜鹃,才在外面闹出了莫大风波。了解其来历后方才得知,此人曾对皇儿有过大恩。如今她被陛下收押在天牢,臣妾便特来求陛下开恩,能够看在此人曾帮助过皇族份上,能够网开一面。”皇后轻声道。

  定武再次沉默zhaishuyuan了,半晌都未回应。

  皇后那双看着定武背影眼睛一点点失落,却还是又问了一声:“放了她,陛下为难吗?”

  背对着皇后定武,眼中情绪复杂,微微闭了闭眼后,才道:“皇后有所不知,杜鹃此人,不但为道门弃徒,更是以女子之身厮混于民间下九流中,声名早已狼藉,皇儿与其纠缠在一起,着实不妥。”

  这话中意思已经明了,只是没有明说他不能答应皇后请求。

  一般来说,皇帝透露了意思,便没有人再回纠缠,否则只会凭白惹皇帝不快。

  然而,今日坐在这里却是皇后,她没有闭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