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定武暴怒(1/2)

加入书签

  皇后双手交叠放在腿上,抬着头,柔和眼与定武对视:“皇儿自小在民间长大,性子很野,最是不听话了,有什么事,都是一个人自己去做。如今他处境危险,虽有陛下相护,但臣妾就担心他不听话,乱来。若是他还在身边,还能管着,这如今连他在哪儿都不知道,想管也是有心无力。所以,只能求陛下,让6寻义等人回去,不管怎么说,皇儿用他们顺手,有他们在,危难之际,也总能帮上皇儿一些。”

  这番话,算是合情合理了,但定武闻言,沉默zhaishuyuan了许久之后,却终是未能答应。

  他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转身,不过这一次给了一个回应:“不是朕不放他们出去,而是这些人行事莽撞,数次在京城闹起风波,不但让国朝几度陷入被动之中,更是在民间留下极为不好影响。朕留他们在宫中,是为了保护他们,也是为了皇儿名声着想。”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再道:“皇后尽管安心吧,一切朕自有安排!”

  “陛下能告诉臣妾,皇儿此刻是生是死吗?”皇后突然抬高音量。

  定武眉头紧皱。

  “皇儿多年来始终没有消息,如今派6寻义来京,也一直只与他联络……”皇后盯着定武背影,慢慢道。

  这句话,还没说完,却让定武骤然反应剧烈,只见他豁然转身,并且返身回来,站在皇后面前紧紧盯着皇后,脸色有些吓人:“你什么意思?”

  皇后与他对视,但最终还是避开了他那仿佛要吃人目光:“6寻义如今在宫中,皇儿消息也断了,臣妾只想,皇儿不论是生,是死,是好,还是不好,都能有个消息。求陛下放他们出去吧!”

  “朕已经说了,朕自有主张,你记住,放不放杜鹃,放不放6寻义,皆乃朝政,只有朕说了才算!”定武却不知为何,此刻仿佛压抑着惊天怒shubaojie气。

  或许只有定武自己才知道,皇后方才那句,明王消失多年,便是现身,也只与6寻义联系,给了定武多大刺激。

  最隐秘,永远无法说出口秘密,虽然不提起,但却不会忘记,那最无法面对事,一旦被揭开,定武顷刻暴虐。

  明王为何消失多年,又为何不与他这父皇联络,反而要相信一个外人?

  很明显,定武不得不芥蒂,不得不去想,就是因为当年那件事,就是因为明王知道,他父皇曾经要亲手杀了他。

  若是不许?

  皇后刚刚避开目光,再次抬起,和定武对视,再没有半分退缩。

  她望着定武暴怒shubaojie眼神,良久,只听她轻声道:“臣妾只剩这一个儿子,陛下,臣妾不求其他,只求他能安好而已,求陛下恩准,放了杜鹃,放了明王府诸将属!”

  她丝毫没有做遮掩,就这般直接了当,令得她身旁老嬷嬷都不由一怔。

  便是后宫之主,也不能如此肆无忌惮,为了自己儿子干涉朝事。

  便是要这么做,也不能如此直接说出来啊,这要传将出去,定将会被人说闲话。

  “蔡君华,你是不是疯了?”定武明显怒shubaojie极,竟直接对皇后指名道姓。

  帝王一怒shubaojie,威扬千里。

  定武帝多年帝王,怒shubaojie自是常有,但这般怒shubaojie容,却还当真少见,殿中随侍之人,无不当场吓跪地。

  这一刻,连“陛下息怒shubaojie”都只有皇后身边老嬷嬷敢喊一句,其他人无不慑慑抖,不敢有丝毫声响。

  满殿之中,顷刻间便只有一站一坐帝王与皇后。

  面对定武帝愤怒shubaojie,皇后却是没有变色,反而抬起了头,与定武对视,任他怒shubaojie火膨胀,只又轻声道了句:““只要陛下肯答应臣妾,就算当个疯子,臣妾也认了!”

  “娘娘!”老嬷嬷吓面无人色,皇后这是在做什么啊?然而话已经出口,根本收不回来。

  定武帝面色早已骇人,眸中之愤怒shubaojie可以惊天,他盯着皇后,一字一句道:“给朕住嘴!为什么非要与朕作对,为什么就不肯听朕解释?为什么?难道非要让朕火你就舒服了吗?”

  然而,皇后却只是一摆手,摆脱老宫女试图拉着她手,看着定武帝,继续道:“陛下,臣妾蒙陛下恩典,主持后宫已三十多连,然身为后宫之主,却身有残缺,又数年不理宫事……”

  此言一出,定武压抑怒shubaojie火,终于彻底爆:“朕让你住嘴!”

  话音一落,定武陡然转身,一声爆喝:“来人!”

  一阵哗啦,兵士快入内。

  老嬷嬷吓白了脸,直接起身,拦在了皇后面前。

  却不想,下一刻却只听,定武手一指那几名跪地随侍,一声厉喝:“将他们都拖出去,斩!”

  ………………

  ……

  初一还是大雪飘零,初二却已晴空万里。

  却正如古话,下雪不冷化雪冷。

  张邦立坐在自己办公间,望着身旁取暖用火炉里,燃起熊熊火光,目光有些出神。

  不一会有脚步声响起,张邦立未曾抬头,依然望着火炉。

  却只见一男子快步进来,声音有几分惶恐:“大人,出事了!”

  张邦立手一抖,猛然抬头:“说!”

  “陛下不知因何大怒shubaojie,将宫内几名随侍全部拖了出去……”来人一边小声说,一边做了一个砍了手势。

  “皇后娘娘呢?”张邦立脸色一白。

  “娘娘还没出来!”来人汇报道。

  “呼……”张邦立冷汗落地,长出了一口大气,挥了挥手,让来人出去了。

  刚才一瞬间,真让他吓到了,深恐陛下暴怒shubaojie之下,竟连娘娘也出事了。

  待来人离去,张邦立再次将目光投注到火炉,微微闭了闭眼,嘴角呢喃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到声音:“怕是当真没有猜错,陛下是真要对杜鹃下手了……”

  他疲惫站起身来,来到窗口,目光眺望远处陛下和皇后所在方向,他心情,就如他此刻身体一般疲惫而沉重。

  而听他口中呢喃声音,杜鹃有性命之忧,竟只是他推测而已。

  而且见他脸上苦涩,似乎还曾抱着侥幸心理,希望自己猜测是错。

  这似乎让人有些看不懂!

  或许唯有张邦立自己才能明白,此刻自己心底究竟有多么复杂。

  昨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