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巧言善辩(1/2)

加入书签

  解释?

  张邦立不知做何解释,也不可能解释,他只能道:“陛下,臣不知做何解释!”

  “砰!”

  其话音一落,便只听一声怦然作响。

  原来临窗定武,陡然拧起窗台上一个花瓶,对着跪地张邦立便砸了下去,他脸色彻底寒了,声音中怒shubaojie气也不再有半分掩饰:“你真当朕不敢杀你?”

  血顺着耳迹淌下,头顶剧痛令跪地张邦立眼前黑,身形左右摇晃,不过他受此一击,却丝毫不敢妄动,始终努力支撑着没有倒下,只待耳边嗡嗡作响慢慢消停之后,才缓缓抬头,面上血水活着泪水,已是一片狼藉。

  只不过已然怒shubaojie极定武帝,此刻心头却是再难升起半分怜悯,眼中只有杀意在不断升腾,越演越烈:“不要挑战朕耐心。”

  磅礴杀气直面而来,张邦立身躯颤抖越加厉害,连忙再次伏地:“陛下息怒shubaojie,臣下真没有,也绝不敢背叛陛下,请陛下明察!”

  “还敢狡辩!”定武眼神一瞪,快走几步,直接来到桌前,拿起桌上一份文件,便再次砰一声,砸在张邦立脑袋上:“你自己看看,朕是不是冤枉你?”

  张邦立伏地头颅,慢慢抬起,已经染上血迹手,颤抖着捡起面前已经散乱文件,只是一眼扫过,便只见上面正是记载着自己昨夜去见6寻义事情。

  什么时候去,去了多久,全部记载一清二楚。

  甚至他们两人在进屋之前谈话,都一字不落记载在案。

  缓缓放下手中文件,张邦立抬头看了一眼陛下后,又再次伏地。

  定武转身,回了座位,坐下之前,声音冰冷道:“说,给朕说清楚,敢有一丝一毫隐瞒,别怪朕不念旧fqxs情!”

  静悄悄御书房内,气氛紧张极了。

  门外所立内侍,无不低头躬身,不敢造成一丁点响动。

  “陛下,臣下一切都是您赐予,臣下没有理由背叛陛下!”张邦立终于开口了,却并没有立刻就见6寻义事情做出解释。

  不过很明显,他这句话,比忙不迭解释还要有效果,定武帝闻言,虽然面上依然恨意不减,但却并没有再次作,只是冷哼一声:“朕也想知道,朕待你如此信任,你究竟为何这么做?”

  “臣不敢欺君,昨夜臣确见过6寻义,也曾与他交谈许久,但臣对天誓,绝没有做过半点大逆不道之事!”张邦立又抬起头来,掷地有声道。

  “没有做过?”定武帝气冷笑起来:“莫非你还能说,昨日你居心叵测与那6寻义见面,还是在为朕尽忠不成?”

  “陛下,臣冤枉,臣确见了6寻义,却真只是在为陛下办事,求陛下明察!”张邦立抹了一把模糊了视线血水,带着哭腔道。

  “还敢狡辩!”定武帝被他话气再次站起身来,操起桌上一方砚台,便要再砸过去。

  “陛下容禀,若臣下当真图谋不轨,又怎会毫不遮掩在陛下眼前行事?”张邦立吓慑慑抖,却是连忙高声道。

  听他这么一说,定武帝倒真是神色一动,这倒确也是。

  张邦立为他鞍前马后数十年,在他心头还是信任。

  说实话,在得知今日之事竟是张邦立搞出来时候,他第一反应竟是不敢置信。

  若是换了其他人,他哪里会给什么解释机会,直接就拉出去剁了。

  说到底,他内心深处,也是希望张邦立是清白,听张邦立这么一说,他按下了心头怒shubaojie火,手指着张邦立,疾言厉色:“好,朕倒是听听,你究竟是如何为朕尽忠?别怪朕没有提醒你,从实招来,朕或许还能网开一面,若是继续欺瞒,别怪朕不念旧fqxs情。”

  “陛下容禀,昨夜臣与那6寻义见面……”到得这时,张邦立才将他昨日与6寻义见面细节一一道出。

  张邦立并没有一上来就忙不迭解释,那是他很清楚,正在气头上陛下,根本无心正视他解释,也许一两句话不合心意,陛下就真会一怒shubaojie而将他拖出去。

  而经过这一番打骂纠缠,让陛下心头杀气泄一些之后再说,就安全了许多。

  事实上,他策略很有效,听着张邦立老实交代昨日与6寻义见面细节,听着他毫不避讳言及,昨日提醒6寻义,杜鹃有性命之忧,需立刻营救事实,定武帝脸色虽然越难看,却终究是没有火而打断,竟任由他说完。

  “这么说,朕没有冤枉你!”待他说完,定武帝缓缓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脸色难看到吓人:“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话说?”

  “陛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