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一举数得(1/2)

加入书签

  宫门口。

  依然有着车马,兵士等候。

  墨白并不意外,他很清楚在事情没有彻底结束之前,这些人会一直伴随着他,绝不容许任衡外保障着他顺利离开平京城……

  依然淡定,他缓步而行,目光却是在那站在最前面人身上,微微定了定。

  没错,正是那张邦立。

  见他走近,张邦立连忙躬身行礼:“殿下!”

  墨白停步,借助着微弱月光,目光在张邦立脸上打量了一下,只见他此刻情绪,明显较先前已镇定许多,冲着自己行礼,也再难以从他脸上看出半丝情绪来。

  对他墨白来说,明显不是什么好事。

  面色刹那便再现厌恶之色,当即便是一声冷哼道:“怎么又是你这废物?宫里没人了吗?”

  话很轻,但音落下刹那,便当场令这满场兵士呼吸沉顿起来。

  然而这一次却不是先前进宫之时那样,面对他羞辱,这张总长竟是沉稳狠,微微低着头,声音还算平静回道:“殿下见谅,下臣奉陛下之命,护送殿下回府,并负责安排殿下明日出行事宜。”

  其实啊,先前定武帝已经亲自安抚过他,张邦立也想通了,虽然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儿得罪了这明王,但也想通了,和这将死之人生气,根本无意义,淡定便是,反正过了明日,这庶子就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就让他放肆一会又如何?

  然而,他却太高估自己心理承受能力了。

  耳边又传来一句:“哼,父皇也不过是被你这奸臣蒙蔽罢了,半点本事没有,就是换条狗来,也比你强!”

  说罢,墨白一甩衣袖,直奔马车而去,口中却仍然轻叱一声:“废物!”

  “换条狗……”

  现场气氛彻底凝滞了,兵士们只觉心头狂震,冷汗狂流。

  粗重呼吸声,夹杂着墨白脚步声,传至张邦立耳里,让他浑身血液,不住奔流。

  他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被,但却无论如翰没有想到,会有一日,有人站在皇宫门口将他羞辱成一条狗。

  不,狗都不如!

  他终究是位高权重多年,真不能承受如此羞辱。那先前压制暴怒shubaojie,已更猛烈方式在他心头爆了。

  脸色腾通红,低着头紧紧咬住了牙齿,连双拳都不由自主紧握,身躯更是颤抖不休。

  良久。

  他才缓缓抬头,一声不吭上马,眸光盯着黑暗处,一声沉喝:“出!”

  随即一道马鞭狠狠挥打在马背上,马匹顿时如离弦之箭奔出,很快消失在前方。

  而众兵士,哪里还敢耽误,立刻人动马嘶,车马很快动了起来。

  而马车里墨白,却是微微挑起布帘,目光望着那已至远处,越来越远背影,眼眸清澈。

  又微微抬头看看天上月亮,墨白放下了布帘。

  车马疾行,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对于整个平京城来说,生在这里这点小事,自是无人去关心。

  此刻,权贵家里正愕然是,刚刚接到消息:“明王明日便就封明珠!”

  不过很快,大多数人便不再为之惊奇了。

  反而大多数人心中那隐隐担忧,却是彻底放下了。

  自明王被袭之后,大家都在关注着局势,大部分平京城里贵族自然是不愿意乱起,毕竟他们利益都还绑在国朝。

  当上清山拿出九颗归元丹赔罪消息落实之后,大家就放下了那提着紧张心思,而如今皇家将明王打出京,显然在大家看来,便是此事已尘埃落定。

  国朝和上清山和解了,明王出京,是要淡化此次袭击事件影响。

  大部分人都是得出这个结论,然而,却也有人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却是心绪不宁至极。

  一座高门大宅!

  门栏上高挂林府府邸之中,有电话声响起。

  林华耀这高居国朝一品大员高官,此时竟还未休息,灯光下,他正独自接着电话。

  只听电话里传来:“明王已出宫,正在张总长和禁卫护持下回了明王府!”

  林华耀声音低沉,竟略带紧张道:“你当真看清,明王真是自己上车马,可有异样?”

  “是,属下看清楚,明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