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纠结的宗师(1/2)

加入书签

  是夜,月朗星稀。

  一身素黑墨白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套白色长袍,久经奔波满是风尘面色也经过清洗,恢复了往日儒雅。

  并未入舱,盘膝坐在月光下,神态祥和他,再不见之前冷锐锋芒,反而更似一个惬意出游俏公子。

  微微闭目,他好似在安然养神!

  随他一同上船诸位宗师则没有他这般惬意了,一个个早已立身在船面四周,无不神色紧张打量四周。

  看看海面,再观望四周,然后扫一眼闭目而坐墨白,最后与四周同门对视一眼,眼里疑惑与不安在泛滥。

  原以为到了明珠,才会真正面临难以想象危险和处境,却是在墨白方才那句“哪里刺杀最合适”问题之后,所有人皆是瞬间惶然。

  还用得着去细细论证吗?

  道门要杀墨白,还有哪里能比这苍茫大海更合适?

  一个个悚然而惊,哪里还有心思盘坐养神,无不心里七上八下。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道门同道若当真来救,他们是该犹豫一下,自己该是如何立场才对。

  是该帮助道门,还是该帮墨白,或者两不相帮?

  毫无疑问,若真要从本心选择,那自然是包不得能杀了墨白这大魔头,以解心头之很。

  问题是万一杀不了呢?

  可尼玛,要是不随同道门一起出手,那便当真是自绝于道门了,莫说从此声名狼藉,做了道门叛徒,更可怕是,以后便当真要委身于这大魔头手下苟且偷生了。

  当真是为难这些道门宗师了,这选择真不好做啊。

  “咳咳……”

  突然,甲板上又传来了几声虚弱咳嗽声,直让一众宗师面上不由自主抽搐。

  目光望向那闭目而坐身影,已是满含悲愤与委屈:“不知道们心里正在纠结啊,你还咳,还咳……是要欺骗们下决心来杀你吗?

  便在这平静诡异中,船在海面上已越行越远。

  今晚海风并不疯狂,海面上入目所见,皆是安寂。

  墨白始终盘坐,没有一丝动静,他仿佛根本不知诸位宗师纠结,始终一言不,不给诸人一点点表态。

  既没有安抚,也没有威胁,更没有拉拢,他就只静静坐着。

  “踏!”一道声音轻响在耳边,一个人影轻轻落在他两米开外。

  墨白终于睁眼,看向正面对着自己人影,人影眼中有复杂,老迈声音轻轻开口:“殿下,老道能否问您一句!”

  墨白看着这老者,深邃眼神中,却是有意外之色一闪而过,若没记错,这人姓蒋,名定远。

  此人在竹叶门被他胁迫宗师之内并不显眼,至始至终,此人都从未有过激烈反抗,不论是在竹叶山时候,还是在北河,甚至这一路上,他都始终只是随大流,从未听他表过任衡见。

  墨白静静盯着他半晌,似乎有些没想到,此人竟在此时来到自己面前开口,眼中微闪:“何事?”

  将定远与墨白对视了一眼,似承受不住墨白眼里压力,又很快挪开目光,望了一眼四周,只见船上所有宗师目光都盯向他们这里,才轻轻咳嗽一声道:“不知等随殿下到了明珠之后,殿下将如何处置等?”

  话音才落,船上气氛似乎陡然一凝。

  墨白清晰感觉到,船上所有宗师气息顷刻变化,紧张而又急促。

  明显紧张气氛中,墨白却又闭上了眼,嘴角轻轻出声,道了句:“无他,顺存逆亡!”

  沉默zhaishuyuan!

  所有宗师死一般沉默zhaishuyuan!

  连海风都在这句话下微顿。

  唯独墨白还是那般平静,仿佛不知,他这句话,在此时此刻这群本就纠结到了极点宗师心里,造成了怎样冲击。

  “怎么能这样?怎么能?”

  “太嚣张了,太嚣张了!”

  “不能忍,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是根本就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啊,要知道,你很可能马上就要遇险啊,你怎么敢依然如此对待们?

  连一句好话都不肯对们说吗?

  哪怕是敷衍都好啊!

  好歹们也是堂堂宗师,在这般难以抉择境地下,明显已经表露出要站在你这边情况下,你居然还如此无视们,视们如无物,你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你可知道三山一旦真正出手,那将是如何之恐怖……

  “你必然为你狂妄付出代价……”所有人暗暗咬碎了牙齿,心里狠狠道。

  然而,最终,那口出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