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一拳(1/2)

加入书签

  眼看着对面船上景象,一众原本震惊于道门来人大手笔竹叶门宗师,无不瞠目结舌。

  纠结了太久,想过了太多可能性,却唯独没想到剧本会如此出人意料展。

  就算是那曾为墨白担忧蒋定远,也是瞪着双眸望着对面那气息不可一世,独身镇群敌墨白极度无语。

  左右看看周边人,皆是一副难以置信表情,望着对面那艘船留着冷汗。

  即便是还相隔一段距离,他们都能清晰看到对面道门同门此时那憋红脸色。

  尤其是依然还站在船舱顶上那位“只手震慑四名门”陈飞仙前辈此刻那恼羞到了极点,恨不得吃人,浑身气息鼓荡不断,跃跃欲试,又隐忍不模样。

  画面不应该这样啊!

  不是道门诸同道气势汹汹,挥手间便可镇压此魔头吗?

  这画面,怎么好像反过来了,实在太尴尬啊!

  不得不说,上清山在道门中人心里威望太甚了,即便竹叶门在他们眼前灭了,他们也依然不认为墨白能与上清山相抗衡,尤其是见到陈飞仙都出山后,心底更是悲观,甚至有人当时就已经心里开始打鼓,犹豫着是否要对墨白下手。

  不管与墨白为敌有没有活路,至少对面阵容,还是远远越墨白给他们压力。

  “们……”有人眨巴两下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继续站在这里看热闹,等他们分出胜负吗?

  还是应该过去参与一下……

  这……该帮谁呢?

  全数沉默zhaishuyuan!

  反正好像已经被遗忘了,那被继续遗忘下去……似乎也不错!

  一个个越屏气凝神,大气不敢出,深怕对面意识到他们存在。

  然而事实上,很明显,他们想多了,这时候墨白不管他们,谁还有心情管?

  一众道门高人,气势汹汹赶来,其中不乏名家好手,现在却是这么个结果。

  敌人不但没有畏畏缩缩,没有吓求饶,反而单枪匹马逼到眼前,更是砍菜一般将他们瞬间斩了两人,这还不止,如今更是骂孙子一般,毫不将他们这群即便在道门中也是声威显著存在骂一文不值。

  最过分是,当着上清山人面,竟然如此小觑他们真人阁下,这何其……荒唐!

  狂妄到这个地步,当真该杀啊!

  尤其是陈飞仙与单南星两位,他们真完全没有做好会突然承受这种局面准备啊!

  众目睽睽之下,这两位高人真是怒shubaojie冲冠,恨不能将墨白碎尸万段,以泻心头之恨。

  可此时此刻,他们却只能坐蜡!

  不,应该说所有人都被墨白一军将在了原地,满腔怒shubaojie气,硬是不得。

  望着墨白狂放不可一世凶狂模样,所有人都在咬牙切齿,但却诡异没有一人动手。

  更没有一人出声道一句“大家一起斩妖除魔!”

  开玩笑,谁这么喊一句,不就证明了自己不敢接这魔头一拳吗?

  这要是传出去了,他们今后还有脸在见人吗?

  不夸张讲,今日能站在这儿,皆是在道门之中有名有姓存在,江湖上,跺跺脚都可令道门震三震人物。

  即使明知打不赢,嘴里也不可能服这个软。

  最关键是,这时候谁要是插嘴喊上这么一句,怕是不但不落好,反而会被陈飞仙和单南星等被墨白点名人记恨。

  怕是说不得会被反问一句:“怎么着,你是小瞧咱们,当咱们名头是吹出来不成,还真以为咱们连他一拳都接不下?。”

  这得罪人事没人去干,再说了,其实见了墨白如此威势,谁心里又没有几分怯意,人名,树影,再加上刚才亲眼所见,对方如砍瓜切菜一般,挥手就带走了两条宗师人命。

  这时候就算一哄而上,最终能杀了墨白,也至少得搭上好些人命。

  谁知道自己会不会就那么倒霉,还不如等着陈飞仙,单南星这等高人先上,就算不能杀了墨白,最少也能伤了他不是,到时候大家一拥而上,也总有几分底气。

  为什么说有人地方就有江湖,只因为人心实在复杂啊,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情况,都可能让人生出无尽想法。

  一时间单枪匹马墨白气势狂澜,对面人多势众却诡异僵。

  其他人还好,被点名几人,却是当真坐蜡了。

  众目睽睽之下,墨白逼战,嗯,就一拳之战……

  答应,还是不答应?

  单南星眉角余光一望身边众人,倒是一个个怒shubaojie不可遏,却明显无人会在这时候出头,若有若无间,他甚至能感觉到许多目光正在自己后辈巡弋,其中意味让他浑身火热,难以忍受。

  他深吸口气,眼角跳了跳,又一瞥那同样被墨白点名刘世元,心道,你不是拳法见长吗?

  可却只见刘世元一张老脸阴沉,死死盯着墨白,不言不语,最重要是,他根本不回应自己目光。

  单南星哪里还不明白,这位绝不可能去逞这个能!

  意思明显了,还有你们上清山高人在顶着,这小门小派怎敢去出头?

  单南星暗骂:“老狐狸好不要脸,被如此逼迫,竟还能无动于衷,当真是不知廉耻!”

  可没办法,他也知道,要丢脸,也是陈飞仙和他最丢人。

  从道多年,还真没丢过这么大人,今日若不找回这个面子,怕是从此以后,将再也抬不起头来,他眼神微眯,死死盯着墨白,盯着他那双金光绽放拳头,脑海里却是不住回忆起先前一剑霸道功力。

  越想越心惊,只觉得,此人弃剑,怕是故意,其一身本领搞不好根本不在剑上,而是就在拳头之上。

  脑海再一闪,竹叶门时,所听闻画面,这魔头不正是一拳力敌竹叶满门,更打死常坤吗?

  暗自倒吸口凉气,更是不敢出手了,话说他也还没被逼到墙角,不是还有前辈陈飞仙在他上面驾着么。

  所有人都能退一步,可偏偏就陈飞仙没有退路。

  眼看墨白凶威越来越盛,眸光中也逐渐绽放择人而噬光芒,让大伙心中乱跳,越来越多目光开始用余光打量依然站在船舱顶部陈飞仙。

  陈飞仙胡子一跳一跳,眼皮暗自颤抖,眼神余光一扫单南星和刘世元,只见二人根本没有看向他,皆是死盯着墨白不动。

  其实他并不怕墨白,应该说到了他这境地,只要不是真人亲临,他还用不着怕谁,三十年前就已闻名道门大宗师,怎会没几分底气。

  可是眼前这小子,实在是异数啊,之前还以为传言有虚,可如今所见,怕是传言还不够夸张,这小子不仅仅是狂妄越了传言,气势越了传言,就连他散实力也绝对惊人。

  他并没有完全把握,但到了这一步,让他一辈子挣来名头就此不保,他也绝对做不到,总不能将这些人全部杀完吧,其他门派能杀,上清山呢?也杀了?

  只要不杀干净,这天下没有不透风墙,说不得就会传出去……

  话说回来,他自己也知道想多了,就算他想杀,他也做不到凭自己一人之力,将这满场宗师屠个干净。

  莫说他,真人也做不到啊!

  他真有些想不通,怎么局面就变成这样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