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再杀一人(1/2)

加入书签

  单南星脸色刹那若金纸,出道以来,他从未有过这样战斗,从没有人单单凭肉拳与他剑罡抗衡,没有闪避,就只一拳轰来。

  剑罡碎了。

  剑道缥缈,他还有余力,还有万千剑招,但这一刻,耳边却再次轰隆一声:“死来!”

  心中猛一紧,入目所见,那硬扛他一剑墨白,嘴角已经溢血,神情却越疯狂,一双卷起袖子齐肩不见,双臂之上被剑罡滑过伤口密密麻麻,血肉翻滚之间,那一条条暴起如游龙般筋脉却越骇人了。

  只见得,那墨白明显已经受伤,却丝毫不退半步,反而拳头上金光越绚烂,整个人如狮子下山一般,势大力沉再椿拳狂暴袭来。

  有一种大威势,说不出来,或许只有当你亲眼见到猛虎fuguodupro张开大口扑来,你才能感觉到那一瞬间最恐怖不是即将到来死亡,而是没死之前瞬间所感受到气息,究竟能有多么骇人。

  单南星乃大宗师,当然不至于被吓死,但面皮强烈麻意,却让他下意识选择了退。

  这或许也是剑道与拳道不同。

  剑在轻巧,不在近身!

  单南星这一刻没有余力去思考,也来不及去观察墨白拳头上那钟罡,其实已经粉碎不见。

  或许他再出一剑,墨白一双肉拳是无论如何,也无力在与剑刃硬碰。

  但,他终究是退了。

  也在他收力欲拉开距离这一瞬,嘴角冒血墨白,那已然静止胸口再次跳了一下,他眼神中那仅存一丝警戒也彻底化为了冷锐。

  面对已经身形跃起并后仰单南星,这一刻墨白没有再去管那一船宗师在什么方位,他们有没有朝自己出手。

  这一刻,他眼中只有一个人,单南星。

  “跑?本王要杀人,谁敢跑?谁能跑!”墨白豁然停步,身形诡异微微后仰了一瞬,同时一声狂啸化作音波直袭单南星。

  这声音将他凶虐仿佛化为了实质,带着大压迫直冲单南星心头。

  声音一入耳,单南星面色便越惨白,不止是被威压所慑,更是心中气恼要疯,老子玩剑,不退,难道等你追上来和你比拳头不成?

  却只见墨白只是刹那停顿后仰之后,其双拳忽然一震,拳头陡然张开,瞬间化作利爪,双拳一高一低,紧接着其胸口仿佛以最大幅度猛一震。

  “砰!”这声心跳,竟仿若雷鸣,有一种摄人魔力,仿佛一响之后,所有听见人,呼吸都慢了一拍。

  也就在这一拍时,墨白再次长身而起,身形甚至远先前,真如利箭直射苍穹,狠狠砸向正脚跟在低下一剁,身醒倒斜着疾退单南星而去。

  “不好!太快了!”单南星眼中刹那一凝,一剑再次腾空,只是来不及了,他身形正在疾退,无力生根,即便剑罡看着依然骇人,但实则要对付墨白这等存在,却明显远远不够了。

  刹那间,他心头莫名悔意一闪,不该退!

  但来不及了,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他根本来不及再有其他想法,耳畔突然听到一声狂啸:“吼……”

  这声狂啸,令得单南星剑罡都狠狠一颤,险些散去。

  事实上,不止是他,所有人在这一刻,皆是再难以平静,脑海不由自主停顿了半拍。

  但凡在场所有人,这一刻眼神只有一个焦点。

  苍茫呼啸声中,一片金光下,一头苍茫巨虎fuguodupro不知是否从上古洪荒降临在墨白头顶,双拳之间。

  巨虎fuguodupro刚一出现便是昂一声咆哮,单南星当时便亡魂皆冒,手中长剑,竟然如墨白早先一般脱手而出,直射猛虎fuguodupro。

  随之,便想借这飞剑多来瞬间,扭曲身形躲避。

  然而,他剑对付不了这头猛虎fuguodupro,只能对付操纵猛虎fuguodupro人。

  没错,他剑确做到了伤人,只是他没想到是,墨白杀人之心究竟有多坚决,所以这一剑给他时间,也只够他一个侧身。

  长剑自腰侧入体,墨白未退一步,亦一声不吭,口中只绽放一个冰冷字:“杀!”

  猛虎fuguodupro轰然侧头,一双金光灿灿凶芒陡然射在单南星身上,伴随着墨白身谢展,虎fuguodupro形再椿声咆哮,两条前腿轰然踏下!

  身侧袭来狂暴气息,单南星不用看便知道生死威胁,他没想过挡,剑都没了,如何挡。

  他只能逃,还有求救。

  刘世元,一眼望去,他便直射刘世元所在方位,通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