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铁雄很想杀明王(1/2)

加入书签

  谁曾想,这楚若才却是点头道:“大人,依在下看,这极有可能。”

  “先生过虑了,没有铁打证据。除非定武不顾大局,否则,他就休想动老夫一根汗毛!”林华耀却是微微一笑,没有半点惊慌。

  楚若才明白大人底气何在,确,毕竟大人在国朝势力不小,专司钱粮之事,如今国事艰难,若妄动大人头上,国朝本就混乱局面,将更为不稳。

  但即便知道这个,楚若才却是依然脸色没有放松,摇头道:“们假设明王遇袭,那么第一怀疑对象,自然便是上清山,毕竟他们刚刚才做过此等事。”

  “嗯?”提到上清山,林华耀不由一顿,凝眉思索道:“对,是老夫疏忽了,定武之所以隐瞒明王被杀真相,便是为了避免与上清山纠葛,若再遇刺杀,岂不是又将上清山牵扯进去,定武或许另有他法,并不会行刺杀之计!”

  “不,大人,时间仓促,定武帝来不及做其他安排,如今看来,要达到目,不留后患,也只有此计可行!”楚若才却是摇头反驳。

  “嗯?那上清山……”林华耀不解。

  楚若才摇头,当即解释:“大人,若定武帝策划此案,一旦案之后,当其冲并不是只有上清山,之前上清山之所以出手伤了明王,根源还是在您身上,正是您通知上清山,上清山才会来人出手,所以实际上,要论动机,您嫌疑丝毫不比上清山小。而且,上清山看似当其冲,但是,实际上很快就可以让人相信并非他们所为,正是他们之前伤过明王,并且为了误伤明王之事,付出了极重代价才祈求来皇家息怒shubaojie,这便给了他们洗清嫌疑最好解释,因为这足以向世人证明他们对皇家威严是极度敬畏,既然如此,他们又怎会一面拿出巨额赔偿,一面又反过头来再行刺杀之事,这岂不是完全不合常理。这样一来,反而同样嫌疑巨大您,就成了大家最为怀疑对象。”

  林华耀点点头:“先生言之有理,确有此可能,但同样道理,上清山出手不合常理,老夫明知自己会是案后怀疑对象,老夫又如何会行此事?这一样,不合常理,未能服众啊!”林华耀沉声道。

  “大人,您言之有理,若没有确实证据,想要平白无故栽脏到您身上,那确困难,但事实上,定武帝这诸般筹谋之中,也并未想过一定要定您罪,然而,对您来说,他只需要将怀疑对象锁定在您和上清山之间二选一,便已经足够诛心。”楚若才却摇头,眼中精光乍闪。

  林华耀微微一愣,随即,他脸色已肉眼可辨度,一点点慎重起来。

  “先生,请继续说!”

  楚若才点头,声音越沉重道:“之前,上清山出手伤了明王,定武帝最终妥协了,然而,这一次,定武帝还能妥协吗?他能坐视有人无视皇家尊严,一而再,再而三出手对付明王吗?很明显,定武帝营造出了一种大势,无人再敢怀疑他必然会勃然大怒shubaojie出手大开杀戒。那么这时候,所有人目光都会聚集在,他到底会向谁出手,而不会怀疑他是否会出手。”

  不用他在说下去了,林华耀已经接口道:“所以,老夫和上清山之间,有一方,便成了所有人都认为定然会承受定武帝一击对象。”

  “没错,这时候,即便是大人您,或者上清山,都绝不敢怀疑定武帝决心,所以,您和上清山都务必想办法第一时间去洗清自己嫌疑,唯恐自己成为定武帝锁定对象,而这样一来,很明显,您和上清山反而成了竞争对手,甚至唯恐对方先洗清嫌疑,独留自己压力大增,很明显,这种状态下,您和上清山再也不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盟友,反而隔阂巨大……”楚若才细致而精确分析道。

  “啪!”一声脆响,林华耀一巴掌拍在书桌上,眸光中已现怒shubaojie火:“定武还真是欺人太甚,上清山他自然是不敢动,所以这毒计,便是为了老夫而准备,他还真是瞧得起老夫!”

  “大人,您恐怕必须正视起来,若这一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