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出关(1/2)

加入书签

  庭院幽森。

  内院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最里间院子,一道房门紧闭,里面无声无息。

  铁雄站在门前许久,最后也没见房里有丝毫动静传出。

  轻声一叹,满面愁容,自当日归来,明王连他面都未曾一见便直接闭关,整整十日,再无半点声息,这在铁雄跟随明王以来,还是从未有过情况。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明王医术之高明,可正是因为清楚,才明白能让殿下在如今这种风起云涌情势下,至今不见出来,甚至连见他一面,问问如今情况都没有,足可见殿下此次究竟伤到何种地步!

  想到这里,他便心中沉闷,如果自己等人得力,哪里还会让殿下独自面对危险,伤到这种地步。

  他握紧拳头,面色下沉,牙关紧咬:“道门……”

  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始终不见屋内有何动静,他终于是轻声一叹,如今情势复杂,外有各方势力风起云涌,内有旗蛮大肆追捕,还要应付青年社与竹叶门诸人维稳工作,他压力很大,不可能整日守在这里。

  正待要离去,却突然只闻屋内传来一道熟悉声音:“来人!”

  铁雄浑身一震,豁然转身,连忙快走几步,来到门口,小心翼翼低声道了一句:“殿下,铁雄在此!”

  “进来!”墨白声音再次传来。

  铁雄一把推开门,连忙朝着床榻之上望去,只见床榻正中,一道人影盘坐,此刻仍然是双眸紧闭,手掐法诀,还未收功。

  铁雄下意识便单膝跪地,口中大喜道:“铁雄拜见……嗯?”

  可是礼还未行完,他突然一顿,紧接着豁然一抬头,一双眼死死盯着床榻上墨白一动不动,神色刹那变得惊恐无比,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盘膝而坐墨白,手中法诀微晃,缓缓睁开眼睛。

  此时他,相较当日,虽然气色仍然不比从前,但总算是恢复了人色。

  双眸似稍有迷茫,却随即一口浊气长长吐出,慢慢复了清明,抬眼打量四周,最后落到了铁雄身上,微微定了定,轻声道:“起来吧!”

  说着便动了动身子,从床榻上站起身来,看他身形动作,倒是不显桎梏,显然这次疗伤时间虽长,但效果还是不错。

  面色淡然,来到桌前准备坐下,却是眸光一动,见铁雄仍自跪在门口,不由皱了皱眉道:“怎么了?”

  铁雄似乎这才如梦初醒般,嘴唇略抖:“殿下,您,您头……”

  头?

  墨白抬手,抓起肩头一缕长,眼眸望去,至今一片雪白。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他曾经那一头黑已然皆白,白摄人心魄。

  墨白放下丝,淡然道:“无妨,不过早几年白了头而已,不碍事!”

  墨白说轻松,铁雄却牙关咬紧,缓缓起身,声音低沉道:“铁雄无能,不能为殿下分忧!”

  “好了,你无需担心,这一次确伤很重,不过还好闭关及时,已经无大碍!只是稍损些寿元而已,慢慢调补就好。”墨白摇摇头,抬手握住茶壶,摆了一个杯子,然而壶中却是冷水,也没在意,放下茶壶,抬头问道:“闭关多久了?”

  “十天了!”铁雄终于忍住心中悸动答道。

  说罢,又转身朝着门外吩咐了一声,让人送茶过来,这才走到墨白面前。

  却是不肯坐下,就站在墨白身旁,眸光还是不住在墨白那头长上转动。

  他当然知道绝不会是墨白说如此轻松,当年初来明珠时,殿下也曾有过几缕白,他清楚记得殿下曾经说过,伤到心脉,折损了生机。

  所以才急需找会药材静养,否则怕是撑不了多久,然而如今殿下满头皆白,怎么可能只是折损些许寿元,他不敢想,或许殿下是只剩些许寿元了吧!

  “最近应该不平静吧,说说看!”墨白似乎根本不为自己十日白头而动容,面色微正,沉声道。

  铁雄深吸口气,开始讲述最近事情。

  国朝、林氏、道门几方之间博弈,这几方应对手段,都不在他预料之外,毕竟他比别人看更清楚,也能够大概知道以后走势。

  林氏主动要求和国朝合作抗蛮,这在别人看来或许感觉惊讶,但在墨白看来,却是必然。

  墨白微微沉吟,却是眼中微暗,道:“陛下要对道门动手,现身北河之后,就有所察觉,只是没想到,最后国朝竟然会如此收场,当真是……”

  说到这里,墨白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铁雄却是愤恨咬牙道:“谁也不曾料到,一直与国朝势不两立林氏,竟会突然公开主动求和,煽动民心倒逼国朝,若是没有林氏突然搅局,上清山定然危矣!”

  墨白微微闭眼,再睁开道:“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侥幸,国朝要整肃朝纲,镇压内乱,林氏能不反对吗?今天拿掉了道门,明天拿掉了军阀,那他们覆灭也就不远了。国朝怎么可能没有料到林氏会插手?不是没料到,而是谋划百般精密,算计千面俱全,到了要真正应对,承受压力时候,却又前怕狼后怕虎fuguodupro,当断不断,临阵退缩!到了最终,还是只剩下隐忍二字!这国朝,便在这一天天隐忍之中,失了锐气。”

  铁雄一顿,转瞬却是反应过来墨白口中“他”是指陛下,连忙垂下目光,闭口不言。

  墨白却是说着,说着,心里越不甘,站起身来,来回踱了几步,又道:“民意,民意!国朝重民意当然没错,陛下等了多年,等就是能够诛灭道门民意到来。他为此百般筹谋,千般算计,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等到了,道门勾结旗蛮,谋杀当朝抗蛮意志最坚定国朝亲王,这等民众绝对不容罪孽,可最终,林氏横插一脚,同样用民意相制衡,然后陛下又是筹谋万千之后,也不知道究竟是用怎样计算方法得出了一个国朝民意不如林氏民意强大结果,刀都已经举起来了,却生生被逼退,当真滑稽,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