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1/2)

加入书签

  可宗王们根本不吃这一套,真当他们不知道情况吗?

  谁心里都清楚,陛下始终没有直接拿下这些人,便已经说明了陛下态度。

  可这态度却不合宗王们心意,敢在宗王府杀人,这是触犯到了绝对底线,就算是让陛下不喜,他们也非杀不可。

  现在当场杀了也就杀了,陛下不可能因为他们杀了这些人,就真将他们如何。

  可若是现在不杀,那就夜长梦多,待会陛下若是下了明旨,要派人来直接将这些人带走调查,那他们再想动手杀,那就是公然抗命了。

  “事实清楚,人赃并获,如此铁证之下,还有何好说?张邦立,你让是不让!”宗王们下达最后通牒!

  就在这时,那先前躲进内院诸多宗人,现外面形势突变,一个个顿时拥了出来。

  自不消说,一片如刀如箭口诛笔伐。

  尤其是那曾遭明王府动手宗王,此刻更是激动不已,愤怒shubaojie至极数落着明王府一众跋扈罪行。

  “他们竟敢向们下达杀无赦命令,在墨家打下江山,在国都京城,等皇族竟于宗王府中,被一群皇家奴仆肆无忌惮屠戮,若非护卫舍命相救,若诸位宗王再晚来一步,等便要被他们追上,用乱刀活活砍死,此刻便是成了刀下之鬼,却不知以何面目去见祖宗……此等反贼,若不以极刑论处,等宗王今后莫说威严,怕是连性命都要朝不保夕!”

  这番话一出,几位宗王浑身杀意暴涨,一个个气眼睛都红了:“杀,给杀!立刻将他们千刀万剐!”

  说罢,众皇家卫士,当场应命,这一刻竟是连张邦立也被围在了其中,弓弦紧绷,当真要立刻下杀手了。

  “命休矣!”张邦立脸色惨白!

  ……

  正待弓要出弦紧张一颗,突然一道白衣身影凌空而起,直直落到了场中央,弓箭底下。

  满场中人大骇,便连宗人也是刹那脸色惨变,只听不知是谁陡然大呼:“慢……”

  然而却已来不及,有一名卫士手中弓箭已是“咻!”一声响起,箭已出堂,不偏不倚直直朝着林素音射来。

  已经吓脸色惨白张邦立,这一刻心若死灰,愣愣怔在了原地。

  林素音若死了,死在这里,死在皇族宗亲手上,他不敢想象这天下会惊起怎样滔天骇浪。

  这一刻他连自己生死都来不及去想,只有无尽绝望在他心头慢慢沉沦。

  “砰!”一声,张邦立跌坐在地。

  便是宗人们,这一刻也早已惊骇愣住,杀了阿九他们好说,杀了林素音,他们将承受是天下人怒shubaojie火……

  “铛!”一声闷响传来。

  满场人心中同时一震!

  诸多人在,却噤若寒蝉。

  张邦立缓缓抬头,当看见那白衣身影依然稳稳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她身前一米处,6寻义不知何时出现在那儿,面色满是寒光,手里正紧紧握着一只箭矢。

  张邦立心,狠狠跳动两下,眼中又复了神采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口中粮忙大声喊道:“都住手,谁敢伤明王妃,陛下定斩!全部住手,不许妄动丝毫!”

  6寻义眸光死死盯着那名刚刚放箭兵士,眼中杀气高涨,骇人得狠。

  然而他却死死克制,最终手中用力,精钢箭矢被他用指甲深深掰弯,深吸一口气,又望了一眼那些宗王,他什么都没说,只转身对林素音躬身道:“请王妃移步安全之地!”

  林素音微微摇头,抬手止住她话语,随即抬脚要上前,却只见明王府黑衣卫,各个闪身,全部挡在了她前面。

  “挡住他们,保护王妃撤退!”阿九从一名长刀卫手中接过刀,站在林素音身前一步,眼中充血,大叫道。

  “都住手!”林素音一声清喝。

  所有人身谢顿,林素音身形微闪,已越诸卫士,站在前面。

  自入京以来,她从未动用修为,今日是第一次。

  林素音面沉如水,极为少见主动出头,站在前面他盯着众宗人,最后看向最前面及尊宗王,沉声道:“诸位叔伯左一个谋逆,右一个反贼!好,既然你们直指明王府谋反,要就地正法,那你们可以动手了!”

  诸宗人,方才也是吓够呛。

  但此刻却又是沉下了脸,其中一人脸色难看无比:“明王妃,铁证如山,莫非你还想强行包庇这些以下犯生大逆不道之贼?”

  林素音微微蹙眉,声音清淡开口:“你们指责谋逆之人,是明王府之人,你们要千刀万剐就地正法也是明王府人,本宫身为明王府主母,莫非还能事不关己?既然连一个问清楚情况机会都不给,那也无需再争执其他,明王府谋逆,本宫身为主母,自也脱不了干系,诸位叔伯既然已经认定了明王府谋反,那便连本宫一起杀了吧!”

  “明王妃,等知你在皇后宫中,此事当与你无关,可你也莫要仗着明王妃身份,就可以肆无忌惮无视皇家法度,虽然此事与你无关,但你强行阻拦皇家执法,便可以包庇罪处!”一位宗王声音很冷。

  林素音沉默zhaishuyuan半晌,道:“那你们动手就是!”

  “哼,胡搅蛮缠,果然不知礼教!”见他非要护着这批人,顿时一位宗王冷哼一声。

  这话一出,林素音眼中骤然波动一闪,身上气息也为之而动,林素音抬起眸光,直视那尊宗王:“王叔虽是长辈,可本宫也是亲王府主母,如此欺辱,是否有失身份!”

  什么叫不知礼教,分明是说她出自贼寇之家!

  林素音真烦了,她忍一次,两次,却无法永久忍下去。

  也正是因此,今日听到明王居然为了她受过屈辱而闹如此大时,她心才不宁静,因为她身为女子,确实在乎声名被污一片狼藉。

  “身为皇家王妃,竟不知皇家威严大过天,不知维护也就罢了,竟还不分是非黑白,强行与这帮以下犯上逆贼为伍,本王身为宗老,专司皇家子弟礼法,眼里揉不得沙子,你便是身份再尊贵,那也是皇家中人,见之不妥,本王如何说不得?你若但还明理,便当立刻退下,回去自修德行,以赎此罪!”宗王受林素音顶嘴,当场疾言厉色,以长辈之身怒shubaojie斥。

  “王叔既然如此明理,又为何不问是非黑白,便要先斩明王府人?”林素音气息逐渐锐利起来:“说到宗室法度,明王府为宗室,那宁郡王府与诸多宗人,难道不是宗室?宗室之间起了摩擦,何能二话不说单单要斩明王府中人?宗王为何不练参与此事之宗人一起斩了?就算明王府杀了人,可难道就无需问清明王府为何杀人?为何不去其他宗王府邸偏偏来宁郡王府杀人?是谁先动手?”

  “你……”那宗王眼一瞪:“擅闯王府杀人便是死罪!”

  “既然宗王所谓明事理,是这种说法话,那本宫自也无话可说!”林素音面色彻底寒冷,一字一句道:“你们可以动手了!”

  宗王已然闹到这个地步,自然不可能就此收手。

  数位宗老对视一眼,随即其中一个沉声道:“明王妃,你还是回去好好反省吧,来人,请明王妃回去!”

  顿时宗王身边闪出六道身影,观之气势,竟皆是宗师修为。

  六人上前一步,其中一人开口道:“王妃娘娘,请吧,莫让等为难!”

  张邦立在旁边看着,他心知今日定无善了,竟不出声,也盼着林素音临去,已经这样了,这些人保不住,却绝不能再让林素音有丝毫闪失。

  林素音摇头,6寻义上前一步,沉声道:“你们敢动王妃一根汗毛,不管你是谁,什么身份,待殿下归来都必将你们碎尸万段!”

  六名宗师顿时心中一凛,竟当真迟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