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林氏阴狠(1/2)

加入书签

  明珠。

  “你都看见了?”墨白面色平静交代完梁君去回复京城那边之后,便看向站在他面前,神色大惊蒋定远,轻声说道。

  看见什么?

  自然是方才墨白毫无掩饰,对梁君说道,不论身份,不论长幼,但敢阻拦,可大开杀戒事实。

  蒋定远虽然并不知道京城那边究竟生了什么,可他很清楚,墨白刚才不是开玩笑,甚至隐隐有只差一步,便和国朝翻脸潜在意思。

  蒋定远心脏砰砰跳,一瞬之间他在国朝身份再没有了优势,反而此刻如坐针毡,随时可能性命不保。

  “殿下,什么都没看见……”蒋定远不敢看墨白,低下头声音明显慌乱。

  “你不用怕!”墨白笑了笑,随即对身边站着铁雄点了点头:“刚才事,不过是本王与宗室之间一些私人恩怨罢了,这和你没什么关系,看见就看见了,本王做都做出来了,难道还怕别人知道?你无需为此紧张,不过你确实需要考虑一下,接下来是继续留在明王府,还是离开?

  蒋定远抬头看向墨白,想要张口,却又不知如何回答。

  留下?

  离开?

  他沉默zhaishuyuan了,自竹叶门一役之后,他便跟在了墨白身边,根本没有机会与国朝人正面接触,至今都还未能接到明确指令。

  竹叶门没了,再留在竹叶门中间已经没有了意义。

  原本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是应该继续留在明王府,在竹叶门时,就接到了国朝指令,要密切关注和打探明王消息。

  如今来了明王府,自然是应该争取留下,等待下一步指令传来。

  可如今明王居然与国朝之间如此争锋相对了,他身份也已经暴露,还能留在这里吗?

  一时之间,他茫然了,留,留不下。

  走,又不能走!

  见他站在那儿久久没有回音,墨白似乎也看穿了他心事,并不以为杵,又开口道:“既然还没有想好,那便暂且先留下吧,等想好了再告诉,如果决定离开,派人送你走。”

  蒋定远不可置信抬头,看着墨白:“殿下让留下?”

  墨白却是理所当然道:“明王府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你若不走,为什么不用?连被灭了门竹叶门人都敢用,难道还不敢用你不成?”

  “可是……”听着很有道理,但蒋定远却是苦笑,竹叶门已经没了根基,换句话说,也就是他们不会再受其他人影响,而他蒋定远是国朝人,国朝可没有倒,他自然是会被国朝影响,这能一样吗?

  “本王敢不敢用你,不是你该操心事!”墨白却是摆摆手,直接打断他道:“你若暂时决定留下,便暂时与竹叶门人一起去做事。”

  “谢殿下!”蒋定远最终还是决定暂时留下再说。

  “不用着急谢,有一点本王却还是要提醒你。”墨白站起身来,负手走到他面前道。

  “请殿下训示!”蒋定远连忙拱手,殿下若什么都不说把他留下,他反而心中不安,能有特别要求才正常。

  “你若要走,不会为难你。你暂且拿不定主意,也可以帮你与国朝联系上,但你必须谨记,只要你在明王府做事一天,那交代任务便高于一切,你必须尽心尽力办好。你如果觉得办不到,念在你本非竹叶门人,不必与他们一起将功赎罪,海上一行,你又护有功,可以给你机会让你离开。但还是那句话,你若留下,那便不管你有什么苦衷,也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留在明王府,只看办事成效,有功赏,有过便罚。说,你都听明白了吗?”墨白正色沉声道。

  “属下明白!”蒋定远还能说什么?

  这不是应该么?

  难道殿下还能留他在明王府故意搞破坏不成?

  能够容许他抽身而退,已经是足够仁慈了,至于今后能真离开这个烂泥潭,那便要看国朝那边了,总之如今,殿下能给他这个机会,便是当前最好结局了。

  事已说完,墨白转身对铁雄点了点头。

  铁雄随即走上前来,从怀中取出两个小玉瓶,递给蒋定远道:“此次尔等护卫殿下有功,这是殿下给你赏赐。”

  蒋定远甜头一瞧,倒是并不陌生,先前众竹叶门人来见殿下时,也都得到了这两瓶丹丸。

  一瓶用来辅助修行,一瓶则是疗伤丹丸。

  对道家中人来说,金银财宝自然也不嫌多,但拿了钱财,除了给世俗家族之用外,最后更多还是花费于修道资源之上,所以对他们来说最好赏赐便是有利于修道资源了。

  先前蒋定远见诸人皆赏,却唯独没赏他,反而被单独留下,他还以为殿下活着是要厚赏,却怎料到,厚赏没来,反而来了一顿惊吓。

  此时望着这两瓶丹丸,他自然想要,那辅助修行丹丸暂且不说,可那疗伤丹丸,他却是着实眼馋。

  明王本来便身负神医之名,之前曾施展秘法,受伤如此之重,也不过十日光景,便重新恢复了气度,这等本领,他所出手丹丸,但凡道家修士,哪有不眼馋?

  可是……

  “殿下,属下不敢受赏!”蒋定远强行抑制住内心冲动,躬身道。

  也对,如今明王和国朝关系如此紧张,还不知道今后处境如何,之后是走是留还不确定,他哪里还敢贪了明王赏赐。

  “拿着吧,在本王府上做事,便得守本王规矩,这是赏你之前功,无需想太多!”墨白淡淡道。

  蒋定远抬头瞧他一眼,终还是伸手接过:“谢殿下!”

  “好自为之!”墨白最后道了一句,随即挥了挥手。

  蒋定远闻言,心头又沉重下来,随即躬身一拜,走出了门。

  ……

  房间里又只剩下墨白与铁雄二人,铁雄望着蒋定远离开方向,眼神忽闪,沉声道:“六爷,观他未必肯真心为王府办事,留下他恐留祸患!”

  墨白眯了眯眼,不置可否道:“出身于国朝修道中人,他们授业恩师是国朝人,修行资源是国朝配给,连世俗家人也受国朝恩荣,可以说他们一切都是国朝给,岂能轻易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