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陛下所赐归元丹!(1/2)

加入书签

  明王府。

  还是那间墨白醒来时房间。

  暖黄灯光照应下,三个人影显现。

  其中一人懒散坐在床上,相貌清秀,却面色显苍白,正是刚刚回府明王墨白。

  此刻只见他脸色略黑,极为不耐烦斜瞥着眼盯着站在他不远处人影,声音冰冷道:“本王已经说很明白了,不想见到你这张脸,你真当本王话是耳边风吗?”

  墨白下此刻正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人身形壮硕,却身着粗布麻衫,微微躬着身子站在一侧,低着头默zhaishuyuan不出声,原来正是那铁雄。

  在门口接到墨白回府后,便跟着墨白进了房间,本来正准备向墨白汇报情况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张邦立到来打断了。

  而毫无疑问,此刻墨白开口对象,就是正站在他身前张总长。

  听到墨白这难听语气,张邦立微微低着头,隐藏自己眼中那一抹火焰,听不出情绪低声道:“殿下息怒shubaojie,卑职此来,是奉陛下之命,来为您献上宝丹一粒!”

  “嗯?”墨白微微一顿,似乎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献宝丹?”

  张邦立并不多言,便已经从贴身处拿出一个小盒子,双手奉上,递给墨白,依然低头道:“陛下体恤殿下伤体未愈便要经长途跋涉就封明珠,担忧殿下安危,特赐下皇家贵重之珍藏,道家无上之宝药,价值连城归元丹一粒,为殿下补充元气之用,请殿下即刻服下。”

  归元丹?

  闻听这名字,墨白还没什么反应,而下铁雄却是陡然呼吸一紧,竟没忍住目光直直看向了那丹盒,眼中惊容狂闪。

  墨白没有听过这丹名,但那铁雄如此抑制不住异状,却是被他现了,心中微微一闪,知道这丹药定有名堂。

  但,他此时心中,却反而更加警惕起来,丝毫不信那什么价值连城之说。

  别人不知道,他自己还不知道吗?在那父皇眼中自己已经是必死之身,若真珍贵到了极点,又岂会赐予他浪费?

  也不讲什么跪礼,谢恩,他便直接伸手接过了那丹盒。

  张邦立,似乎也真被他刺激够了,不愿再节外生枝,竟没出声提醒,就眼看着他随意打开那丹盒。

  顿时,一股醉人清香,自那丹盒散。

  刹那间便满屋生香,嗅一口,便只觉让人心旷神怡。

  屋内三人目光刹那之间,都不由自主盯向了那颗莹白色归元丹,呼吸急促。

  只不过,铁雄与张邦立对那丹药是心头止不住涟漪,而墨白却是眼神中锐光直闪,将那丹药从盒中拿起,看似是放在眼前细观,实则却是在嗅着药香,体悟其中药性。

  芳香入体,墨白心念微动,呼吸略有调整,作功法运转之状,顿时便只觉,体内那先前炼化张丹师那微弱元气,跃跃而动。

  墨白当即便是心中一跳:“竟是修养真气之丹?嗅一口药香,便效用非凡,当真是宝丹一粒啊!”

  前世,他师父乃道家高德,自然这开炉炼丹之本事,是少不了,而墨白得其医武真传,只不过限于草木绝迹,并未曾炼出过什么绝世宝丹,但即便如此,为延续性命,他也曾照上古丹方加减,寻可用之药材替代,曾也炼出不少功效不如丹药来作为补充。

  所以,他对这丹药之事,了解之深,恐怕就是当世名家也未必敢想象。

  墨白眼眸微微抬起,顿时便瞥见两人异样,心中更是确定错不了,此丹定是当世有名,绝非毒丹一粒。

  只不过,他却将那丹药重新放回药盒,又随手仍在了床上,在两人错愕眼神中,墨白冲张邦立道:“行了,你下去吧!”

  宝丹收敛,两人重新恢复心神,但眼神仍有些离不开那丹盒,只是张邦立到底忘不了自己职责,见明王似乎没有当场服用之意,连忙提醒道:“殿下,还请当即服下,好让陛下安心。”

  “知道了,待会就吃,你先下去!”墨白挥挥手,又恢复了不耐神情。

  实际上,即便确定此丹不凡,墨白一时之间终究是难以分辨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