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得道宗师(1/2)

加入书签

  為您提供精彩閱讀皇后?

  张灵甫一惊,连忙侧头看去,只见十米开外,正有一顶软轿停在那里,一头戴凤冠身影,正坐在里面,她身边数名兵士警惕看着他。

  张灵甫忍住浑身疼痛立刻躬身道:“老道见过皇后娘娘!”

  林素音没再说什么,转身走到了那因为他突然跌落而停下一顶软轿之处,轻声道:“母后,认得出此人是宫里宗师,他应该是被人打出来,身上有伤……”

  “宗师?”皇后闻言,侧目盯了一眼张灵甫满身狼狈,本就略显愁容脸上当即微微一变,沉着脸急声喝,声音微颤道:“你在与何人动手?可是皇儿?”

  这时候她哪里管张灵甫如此狼狈,墨白应该未吃亏,一想到他可能敢对付墨白,皇后立刻就炸了。

  可惜是站不起来……

  张灵甫没想到皇后居然知情,不过一想到方才墨白雷音怒shubaojie啸,想是皇后正好听到了,闻言老脸顿时通红,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正不知该如何解释,就只听殿内,又突然传来数道大喝。

  “住手!”

  “休要伤他性命!”

  “殿下息怒shubaojie!”

  也不知是谁叫声,皇后、林素音、老嬷嬷、张灵甫和众兵士都被这一声喝心惊。

  尤其是皇后大急之下,竟手撑着轿子就往前一冲,可惜腿脚无力,好在老嬷嬷眼急手快,立刻扶住了皇后,才没让皇后当众出丑,老嬷嬷却也吓够呛,连忙吩咐人抬轿。

  “快,快!”皇后来不及管自己,急声道。

  没人敢怠慢,众人急冲进去,却是刚好看到墨白白衣白,挺直而立,他右手前倾,正掐着一位宗师脖子,将他高举离地,那宗师脸色已经憋通红。

  四周宗师满脸惊怒shubaojie,真人阁下则站在墨白三米开外,手臂抬起指向墨白,脸色凝重。

  张邦立数人,则早已惊慌失措,不断冲墨白求情!

  正当众人看清情况时,也正好只见墨白背对着众人,手掌突然一动:“咔嚓!”

  所有声音都静了!

  “砰!”墨白随手一抛,尸体落地,他浑身无尽凶晲在回荡,俾睨四周,目视着满场呲目欲裂宗师:“不服气?要规矩?来,让本王看看,你们究竟有几条命?”

  说罢,墨白不管周边,目光一转动陡然直视真人:“阁下一再出手挑战白某底线,俗话说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否则休怪白某对阁下不敬!”

  真人闻言,紧盯着墨白,最终却还是缓缓垂下了手,望着墨白此刻闪烁无边凶晲,最终摇头轻声一叹:“殿下,他罪不至死,殿下何必杀性如此之重?”

  “阁下有阁下道,白某亦又自己路,孰对孰错,只能留待后人评说。诸位宗师想要白某规矩,今日白某就不会让他们失望,就只问真人一句,真人是否真要插手?”墨白目光灼灼,此时凶气升腾,不做纠缠,直接和真人摊牌。

  今日这威,他是非立不可。

  真人却是苦笑一声,他寿元无多,又岂惧威胁,但不可能真和墨白大庭广众之下打生打死,倒也想得开,他时间不多了,也不在乎墨白折损他面子了,苦笑着摇头道:“老道拦不住你,却有人能拦住你!”

  说罢,对着门口微微拱手一礼,身形微微一闪,消失不见。

  墨白还以为今日真要做过一场,可听他这话,不由一怔,方才全心抵抗真人大势,此刻真人一走,他便察觉门口气息不对劲。

  诸位宗师,却是早已朝着门外行礼:“见过皇后!”

  墨白面色一变,立刻转身,望向门口,一眼便见到林素音正默zhaishuyuan然站在那里,目光盯着他那头白有些微征,待到见他看来,与他对视一眼后,随即垂下眼睑。

  墨白目光一转,朝着凤驾看去,果然只见皇后正目光湿润正呆呆看着他。

  六年前离去时,对皇后影响记忆,豁然浮现在脑海之中,与眼前人影慢慢重合。

  微微呆滞后,他又急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衣衫,但只见血迹斑斑,顿时不由心头怒shubaojie火一闪,恨不得起身将这群宗师通通打死。

  可老道话,自然没说错,皇后面前,墨白不可能再去打生打死。

  推金山、倒玉柱,墨白双膝跪地,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抬起头来:“儿臣不孝,叩见母后金安!”

  皇后神情太过激动,盯着墨白看个不停,嘴里却始终不出声音。

  墨白跪了好久,她才终于颤音传来:“皇儿,过来!”

  ………………

  ……

  皇后宫中。

  此时墨白已经换了一套王服,虽然时代开化,但宫里着装却依然严格。

  虽是常服,却也身前身后皆是五爪金龙正对人间。

  此刻,尚非午膳时分,皇后宫中却已经摆上了席面。

  墨白埋头吃饭,说实话,这些年来他不穷,可还当真很少在吃上面如此讲究过。

  大多时候都是吃药膳调补身体,做练功之用。

  此时皇后已经恢复了仪态,她并没有很多话,也并没有问太多,只是第一时间就为墨白准备了一餐饭,然后便看着墨白吃饭,时而笑意连闪,时而又双眸湿润。

  林素音并不在此,皇后似乎也没有去在意,她就在老宫女陪伴下,眼睛不离墨白片刻。

  待墨白放下碗,一大桌子菜已经吃干净,也算是食量惊人了。

  实际上墨白自然不用吃这么多,可是在皇后目光之下,他只能吃。放下碗,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却听皇后又道:“嬷嬷,上甜品吧!“”

  “……”还有甜品,墨白大惊抬头!

  ……

  一番折腾,墨白推着皇后在花园散步,他也同样慢慢静下了那颗始终不曾放松心。

  他有些恍惚,从睁眼开始,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像此时一样安安心心慢慢走,慢慢看。

  一段段往事突然浮上心头!

  高居山峦之间,清秀身影,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望着红尘岁月。

  古庙之中,他静坐佛前,听梵音缥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