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明王妃(第一卷,序卷结束)(1/2)

加入书签

  “轰!”

  清晨时分,天空骤然传来一声轰鸣,彻底打破了黑夜宁静。

  而卧室里,已盘膝许久墨白,也被这道惊雷惊醒。

  电光闪耀间,却只见他脸上,不知何时开始竟已不似那先前那极致苍白,反而有着丝丝红润,虽依然病态,但却不再像那生机断绝,垂危必死之状。

  若是那张丹师此刻站在墨白当面,恐怕绝不敢信他口中那必死之人,此刻竟已生机再起……

  只不过,那闭目墨白此刻,却是眉峰微蹙,顷刻间手中法印变幻,脸上那红润,又肉眼可见慢慢消逝,直到再次恢复苍白。

  “呼……”一口长长浊气吐出,墨白缓缓睁开了眸子,一抹神光闪过,随即内蕴其中,恢复清明。

  微微抬头,望了一眼窗外那电闪雷鸣之间,已可见一片灰蒙蒙天空。

  天,终于亮了!

  “要下雨了,大家动作快点!”

  “大人交代了,务必在规定时间出!”

  “都麻利一些……”

  门外狂风呼啸,却有一阵阵喧哗由远及近,墨白并不为之动容,很显然,他一点也不意外,这眼看着便是暴雨时节,依然要出事实。

  “不知铁雄是否已安排好一切……”收回视线,墨白目光微凝,又思绪闪过。

  终于要到面对时刻,虽然并不惊恐,但墨白内心中还是不免升起了压力。

  毕竟事关生死,却一无所有完全依靠别人帮助,这并不能让他心中底气充足,只要稍稍一点差错,他这条命,便必然无力回天。

  想到这里,微微摇了摇头,嘴角一抹笑意升起,轻叹:“本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拼命挣扎吧!不过……”

  目光垂下,眼神定在那身边一个已经打开丹盒之上。

  正是昨日那张邦立进献丹盒,只是此时那丹盒之中,早已空空如也。

  墨白伸手拿起那丹盒,微微凝神,脸上一抹红光微闪,便见他五指骤然合拢。

  “砰!”一声脆响,但见那丹盒,竟已在他手中消失不见。

  墨白脸上红光淡去,将手掌松开,一丝丝木屑缓缓飘落,不见踪影……

  “咳咳……”墨白轻轻咳嗽两声,眼中微闪,却又微微摇头:“但愿不到亲自动手地步吧……”

  很明显,这半夜过去,他不再是手无缚鸡之力,但却仅仅只是捏碎一个丹盒,却依然让他咳嗽……

  ………………

  ……

  墨白对于封建皇朝王子就封,倒也并不是毫无了解。

  昨夜他也曾以为,他出行之时必是热闹非凡。

  但却不想,原来是自己想错了。

  根本只是几匹快马奔至明王府前,身穿长袍宣旨官,当着他面诵读了陛下旨意之后,便当即被送上马车,根本就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多繁文缛节。

  甚至因为大雨倾盆,皇家一句“仪式从简”连那皇亲送行环节,都就此免了。

  所以当墨白一身锦衣玉袍,站在明王府门口时候,只有那静静屹立马边一身蓑衣斗笠十二护卫兵士,和那一众随行下人,再无其他。

  甚至因为大雨倾盆,街道上,连来往人迹都罕见。

  “轰隆隆……”

  电闪雷鸣之间,墨白站在门口,目光深深望了一眼雨幕下平京城,以及那隐约可见高耸宫殿之后,微微挺直了身躯,又抬头望一眼那天高广阔。

  没有父皇,母后!

  没有皇兄,皇妹!”

  更没有王妃,甚至连那三朋四友都没有!

  就如他来时一般孤单,此时站在雨幕前,他心底不知为何,竟涌起了那宣旨官离去时,眼角不经意流落出一抹淡淡意味。

  此刻,他明白,那是怜悯!

  对一个落魄皇子怜悯!

  墨白收回视线,垂眸,他眼里闪出一道疑惑,不知为何自己会有这般感触。

  “又不真是那明王,为何心底要荡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