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就算我真反了(1/2)

加入书签

  御书房里气氛并不好。

  父子二人多年不见,一经重逢,便是火药味极浓。

  作为君父定武,选择了用强势面对这个多年不见儿子作为这次重逢主基调。

  这或许是身为君父威严,也或许是因为不好面对当年,又或者是在刻意营造国朝至高无上气氛。

  当然,其中应该也有试探!

  试探这个已经不算了解儿子是否还会对自己敬畏如山!

  也试探这个多年没受他教育儿子,是否已经真有了异心!

  一开场,定武便是雷霆大怒shubaojie,直指“无君无父”和“造反”这两个忌讳极深词语,似乎出于愤怒shubaojie,也似乎打草惊蛇。

  他以大威严对墨白又骂,又打,一脚踹翻了跪在地上墨白。

  如果他真实在试探,那么他应该算是成功了。

  果然,这多年在外皇子,有了不应该有表现。

  他竟然未得命令,便踹翻一脚后,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神在定武看起来极为桀骜盯着自己。

  定武微顿,紧接着便是怒shubaojie极而咆哮:“谁让你起来,给朕跪下!”

  他不会容忍这个早已脱离自己太久皇子忘了他身份,忘了至尊威严,他直视墨白,威势深沉。

  若是换了任夯个其他皇子,绝不可能有意外,自然惶恐跪下请饶。

  然而,墨白没有跪,更别提求饶。

  他挺直身形,盯着定武,感觉心口一直压抑愤怒shubaojie正在疯狂升腾,他直视定武,声音虽然不高,但却明显有了怒shubaojie意:“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够了吧?”

  “混账,给朕跪下说话!”定武闻言,当即脸色变得铁青,指着墨白鼻子便咆哮道:“跪下!”

  墨白身躯笔挺,一动不动望着他。

  定武盯着墨白半晌,不再大吼,眼中逐渐冰冷,声音冷锐而又低沉:“你跪不跪?”

  “不跪!”这一次,墨白开口了,直接而又坚决。

  定武沉默zhaishuyuan了,他盯着墨白那双在他看来无比桀骜眼神,眼神一点点冰冷下来:“你果真敢反朕?”

  墨白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怒shubaojie急而笑,正要开口,定武却陡然一个转身,朝着门外一声大喝:“来人!”

  墨白眼神一缩,要张口话,又闭嘴了,他就看着定武,看他敢不敢直接下令杀了自己。

  门外顿时脚步声响,一队带刀内卫出现,躬身待命。

  定武转身不再看墨白,直接走到书桌前面,负手背对着他,带着明显怒shubaojie意开口道:“给朕将这逆子押下!”

  “是!”一队内卫当即起身,直接朝着墨白冲来,两人一组,抓住墨白胳膊,按住他脑袋,就要将他压倒在地。

  然而任凭他们如何用力,墨白却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整个人始终笔挺,眼神盯着定武背影,却露出一抹复杂之色。

  果然,定武连当场杀他这个儿子魄力都没有了。

  他不会认为定武会是舍不得他这个儿子,不止一次事实已经证明了,定武对他命并不珍惜。

  “嗨!”数名内卫见拿不下墨白,顿时眼神一变,脸色涨红,一起用力,齐齐一声大喝。

  “滚!”却只听墨白嘴角一道清冷声音传来,身体骤然一震,只闻一道巨大轰鸣声从他体内传出。

  “砰!”类似枪响,又类似音爆声音传来,数名内卫当场变色,只觉一股狂暴力量将他们抛飞出去。

  “砰!砰!砰……”

  突然传来异动,让定武帝不由转过头来,正好只见内卫一个个摔出门外声影,正在地上翻腾。

  这数名内卫当是精锐,一个个强忍着并未出惨叫声,却是一时间被震站不起来。

  他脸色一变,连忙侧目,只见此刻墨白一头白翻飞,浑身衣襟猎猎作响,浑身一股无形气势正滚滚翻腾。

  强烈气势升腾。

  定武微楞,随之便见一道白衣老者身影出现在了他身侧,眸光带着讶异与深沉,似乎不解墨白如何能破他亲手封住修为,眸光略紧,紧盯在墨白身上,带着浓浓警告意味,沉声道:“殿下,陛下面前,不得放肆,还不自封修为!”

  定武直到听到真人声音,才算是反应了过来。

  下一刻,他脸上青红交加,胸膛剧烈起伏,哪里管墨白什么修为不修为?

  墨白竟然敢当着他面反抗他令旨,当真怒shubaojie急了,竟是三两步便狂冲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