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削爵(1/2)

加入书签

  天还没亮,蔡元德又一次从噩梦中满头冷汗惊醒过来。

  他慢慢坐起身来,擦了擦头上冷汗,好一会才慢慢回过神来。

  扭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夫人,他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披起衣服,起身出门。

  天空一轮清月还没彻底隐去,也没掌灯,便借着这朦胧月光,蔡元德来到院子中那口石桌旁坐下。

  早春黎明,寒意深沉。

  蔡元德却没觉得冷,反深吸了几口清新而又冰凉空气,让他疲惫稍缓,混混沌沌脑海也不由清明了几分。

  外院中已经有淅淅索索声音传来,那是早起下人们已经开始忙碌。

  蔡元德却没有理会,他独自一人静坐,因为睡眠不好而血丝密布眼睛,借着朦胧月光,扫过这院子里每一个熟悉角落。

  老树、盆栽、一桌一椅,这伴随着他半生岁月每一处景致,他都那么熟悉。

  看着这间宅子,他眼里闪过强烈挣扎!

  手抚上额头,静坐在这里呆,嘴里有声音呢喃:“也许,早早搬走也是一件好事……”

  随着这句呢喃后,一切静寂,独留黑暗中,他一人独坐深思。

  ……

  清晨。

  一辆辆马车停在各家府邸门前,车夫坐在车辕上,控制着马匹,安静等待着各家大人们从家里出来,然后在下人搀扶下坐上马车去当班。

  蔡府门前同样如此,并且停下还不止一辆马车,从这里便可以看出这一家人在官场兴旺。

  只是有点奇怪,俗话说宰相门前三品官,如此兴旺蔡家,在这清晨时分,气氛却是有些诡异。

  无论进进出出人,皆是小心翼翼轻手轻脚,不时便会偏头看一眼隔壁,随之又连忙回头,不敢多看。

  从他们举手投足之间,可以看出他们皆神情紧张,有着无形拘束与惶恐,连说话都不敢大声。

  蔡元德已经换好了衣服,已经年届六十他,因多日不曾睡好,明显精神不佳,心事重重走出门来,依然如之前般,上马车前下意识看了一眼隔壁。

  依然如往日般,隔壁门口空空荡荡,安安静静。

  一点动静都没有,然而蔡元德眼眸微微一抬,当看到那“长青阁”三个字时候,他眼神却是越深沉。

  没错,他邻居,便是那位半个月前回京明王。

  当然,虽然没了明王府牌子,改名叫长青阁,但实际上谁会真改口称“六皇子府”?

  谁又敢真以为,明王府变成了长青阁,就没有明王府威严了?

  他想搬家,不是因为他宅子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他邻居虽然被削了爵位,但却更令人害怕了。

  自从半个月前,那位在皇宫里都敢杀宗王明王住进了这间宅子后,整个蔡府就没有人能够轻松。

  就连蔡元德都已经整整半月没有睡好觉了,虽然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但一墙之隔!

  与那位就只一墙之隔!

  蔡元德现在每日回到家里,连话都不敢随便说,深恐不知何时就被那位听了去,惹到了那位忌讳,导致灭门惨祸。

  他总是觉得头顶上始终有一双满是杀意眼睛正盯着自己,就连睡觉也不安稳。

  害怕自己会说梦话……

  虽然,自从宁郡王“暴病而亡”之后,明王殿下住进这间院子后,便是深居简出,至今为止还少有人见过他身影。

  但有时正因为见不到,摸不着,反而更让人无法心安。

  “唉!”蔡元德收回望向明王府苦涩目光,微微摇头,依然拿不定主意。

  住了三代人显耀宅子说弃就弃,不是那么容易。

  正要抬脚上车,却突然只见一辆马车朝自己这边驶来,度很快。

  蔡元德还没看清是谁家马车,那车马就随着车夫一拉马缰,稳稳当当停在了明王府正门口。

  紧接着一个小姐打扮年轻女子从马车上下来,蔡元德下意识朝那女子望去,却认不出这女子是谁,但只见这女子泪眼摩挲,有些茫然无措四周打量了一下。

  见蔡府门口许多人正看着自己,她似乎有些受惊之下,脚步微微踉跄着后退了一下。

  然后一转头,目光微微抬起,看向“长青阁”那三个烫金大字,身形微微一顿,竟又一惊,再次退了两步。

  但却是没走,只是望着那牌子,犹犹豫豫似乎拿不定注意要不要进去,最后还急哭了。

  蔡元德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