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蝴蝶效应(1/2)

加入书签

  正厅。

  墨白对待楚家淡漠,以及丝毫不松口态度,让楚若先心中仅剩一些侥幸也彻底被扑灭。

  如今楚若先,不再是当年那个为了一时意气便可冲冠一怒shubaojie年轻人。

  已年届三十他,早已成熟,成了肩扛一家命运顶梁柱。

  他有了担当,愿意为了自己一家人性命安危,做任何事。

  他毫不犹豫跪下,将自己头埋那么低,他不在乎如此卑微,是否会丢人?

  他只盼望自己卑微能够打动墨白心,可惜,没有用,墨白淡漠态度告诉他,面前男人早已不是当年还带着稚气那位大夫,他一举一动,自带上位者强烈威压。

  不能善了,楚若先不再去奢求墨白会高抬贵手,他只能想用自己命,去承担当年恶果,以换得一家人安平。

  可是依然没用,高坐上那个男人,没有体谅他勇气,也没有为他话动容半分,只是语气平淡拒绝。

  战战兢兢之中,他绝望抬头看着面前墨白,身子不断抖,他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打消这个面前一言可定他楚家存亡之人怒shubaojie火。

  至深无力感让他觉得要窒息一般,让他在惊恐与绝望中神志微微恍惚。

  当年墨白背着医箱,站在他身边,望着那些伤亡惨重手下,久久不能动弹一下模样,忽然之间就浮现在他脑海中。

  他感觉着自己身上颤抖,刹那间明悟,当年墨白,就如今日自己一样,心底只剩下无尽痛苦。

  他明悟了,当年墨白所感受到,所在乎并不是楚家敲打与警告带来耻辱,而是真真切切因为难以承受后果而痛苦。

  他突然能理解,墨白今日冷漠,换做是自己,若是能活下来,又怎会忘记今日这种深深地绝望?又怎会放下那份刻骨铭心恨?

  楚若先低下了头,无意识摇动着脑袋,似乎在悔恨当初,也似乎认命了一般,放弃了挣扎因为他太清楚了,他与当年墨白还是不一样,他没有墨白当年可以期待抬头那种底气。

  墨白面对楚家,能有站起来那一天。

  可他楚家,却永远没有机会能够撼动墨白威严。

  楚若先不再颤抖,他慢慢平静了下来,抬起头看着面前满头白墨白,长叹一声道:“是害了楚家!”

  他清楚记得当年还有少年意气他,曾对父亲决定是有异议。

  虽然他恨墨白轻薄了他妹妹,对墨白很有意见,但是墨白终究对楚家有大恩,如此对待他,不太妥当,至少他心里觉得不自然。

  但最后,他灭有坚持,他认同了父亲做法,卸下了这种心理负担,不再将墨白放在心上。

  正如父亲所说那样,对楚家来说,墨白只是一个不知轻重,试图操纵楚家做事小鱼,便是过分了一些,那又如何?

  “死了就死了?又能如何?”这是父亲当时话,他深深记在脑海里。

  当年他那么认同,但谁曾想到,这句话,却成了今日楚家灭门惨祸。

  “倒是很奇怪,白长青身份大白于天下之后,你们怎么还敢出现在京城,出现在面前?”墨白声音带着些许疑惑,轻声问道。

  楚若先回神,抬头有些茫然看着墨白,微微沉默zhaishuyuan后似苦笑般摇头,没有再找理由,直接道:“是想走,可父亲在京中有职司,并非说走就能走,还在准备时候,殿下就突然回京了,得知这个消息,父亲一急,准备什么都不顾,立刻就走,谁曾想当夜宫里传来一些消息,父亲听闻之后,当夜便旧fqxs病复,再次瘫痪在床。没有办法,们只能为父亲看病,可一连请了多位大夫,甚至托关系请了一位御医来看过之后,都是摇头。无望之下,父亲决定,让们不要管他,让们先走。家里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争吵了一夜,最终还是决定离开,却不想若涵今日一早趁家人忙着收拾之时,竟偷偷跑了出来,得到消息立刻来追,可还是晚了……”

  楚若先没有隐藏自己心思,一股脑说了出来。

  墨白倒是想不到,楚老爷病因,居然起于自己,不过只是一听,心里就有数了,楚老爷曾经中风过,虽然已治疗痊愈,但到底曾病过,一般来说没事,可一旦受到难以承受刺激,便有复危险。

  自己回京,晚上又斩了宁郡王消息传到楚老爷耳里,自然让他越惊惧。

  墨白沉默zhaishuyuan,当然不可能为楚老爷病而自责。

  而另外一边,楚若先说起楚若涵之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眼神中再次泛起一丝光芒,竟再次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主动开始叙说他们楚家情况。

  只是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开始讲述起了他们楚家这些年,其中也夹杂着不少楚若涵情况。

  先一点,便被楚若先明确,那便是楚若涵至今未嫁!

  而追根究底原因便是因当年楚家对待墨白之事,当年楚若先还年轻冲动,妹妹楚若涵还懵懵懂懂,几次三番闹着要去找墨白,一次冲突中,为了让妹妹死心,楚若先将他们与墨白之间一些事情告诉了楚若涵。

  当然,在当时他心里,并不觉得是他们错。

  所以他说也是墨白心机叵测利用楚若涵来获取楚家帮助,达到谋夺济世医馆目。

  可当时楚若涵哪里肯信,在家里闹个不停。

  最后惹火了楚老爷,楚老爷一怒shubaojie之下,将她关了起来,楚若涵闹起了绝食,之后楚若先没有办法,又担心妹妹真出问题,索性就将他们家与墨白已经恩断义绝事实说了个通透。

  并且警告,如果她再闹,还要与墨白纠缠不清,会真惹怒shubaojie了父亲,害了墨白性命。

  至此,楚若涵才算是彻底绝望死心了。

  之后,当年楚老爷最终被迫离开明珠,楚若涵也随着他们离开,自此一别经年。

  离开之后,他们家形势没有想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