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猜测(1/2)

加入书签

  “啪!”定武狠狠一巴掌拍在桌上,脸色难看,眼中怒shubaojie火乱闪。

  直将来汇报内侍吓直哆嗦,丝毫不敢抬头。

  定武帝是真怒shubaojie了,才刚刚老实了半个月,墨白居然又整幺蛾子。

  他明旨以下,文武百官皆知他被圈禁在府,居然还公然敢不经请示便外出,这是当真要逼他动刀吗?

  这一刻,定武帝真恨不得,直接一声令下,将那逆子拖出去斩了。

  但是,如果能杀,怕是半个月前他就下令杀了,强烈怒shubaojie火翻腾在胸口,他微微闭上眼睛,强自忍耐。

  好半晌,他才终于平静下来,在椅子上坐下,沉闷半晌,突然声道:“去将张邦立叫来!”

  “是!”内侍连忙退出门外。

  不多时,便见张邦立额头冒着细汗站在他面前,显然是来有些急。

  吩咐内侍出门,只剩下君臣二人,定武帝脸色仍然不太好看,却盯着张邦立道:“那逆子出门事,你知道了吧?”

  张邦立怎么可能不知道,在明王府门前出现异动第一时间他就关注了,此时连忙答道:“回陛下,臣下已经知情,并立刻对殿下此次出诊对象做了调查!”

  “嗯?”定武帝本来哪管什么对象,只是觉得墨白是在挑衅,此刻听到张邦立话,方才冷静一些,神色微动,问道:“可有异常?”

  “患者是巡防总部任职楚镇平,其于半月前突重症卧病在床,曾四处请名医上门诊治,太医院额陈御医也曾去看过,经证实,楚镇平确重病,瘫痪在床,意思病入膏装之态,众医者皆无功而返!”张邦立沉声道。

  这是在先证明患者是不是真患了重病?

  也在证明墨白出诊之事,是真去治病,不是刻意安排,借此机会出门。

  定武帝接过文件,正是楚镇平底细,看着,看着却是突然一愣,忽然抬起头来道:“此人与那逆子有旧fqxs?”

  “是,殿下初入明珠时,楚镇平就任于明珠巡防司西区主官,在职期间便身患重兵,正是被殿下治愈!之前们曾为了解殿下信息,便曾和他接触过!”张邦立确认道。

  定武帝微微点头,难怪他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一个区区三品官,京城多如牛毛,他也不可能个个就都记住,能对楚镇平有印象,那肯定是特别提起过,原来是与墨白曾有牵连。

  想到这个,他突然又想起什么,连忙顺着资料看下去,果然看到了庄山海名字,他神色瞬间变得冷冽,抬起头盯着张邦立,吐出了三个字道:“庄山海!”

  张邦立知道陛下定然会关注这一点,连忙道:“也曾查过,当年殿下治愈楚镇平,不久之后,楚镇平便调离了明珠,那时候庄山海将军还未入军中,们细查过他们之间关系,不存在有过联系痕迹!”

  定武帝眸光这才放松下来,显然他非常忌惮墨白可能与军方人士联系在一起。

  将楚镇平资料从头看到尾,随即扔在了桌上,没什么太值得关注,倒是他们与墨白有旧fqxs原因,反而证明了墨白此次去出门为他看病合理性。

  可他心里却还是郁郁,沉默zhaishuyuan半晌,又看向张邦立,沉声问道:“他是真病了?”

  “经众多医者证实,其确乃是救济复,如今已瘫痪在床,按诸医者意见,此人已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张邦立点头道。

  “哼,那些庸医话,岂能尽信,那逆子在医道方面还是确有建树,这楚镇平又曾与那逆子有旧fqxs,未必就不是那逆子动了什么手脚,那些庸医未必看得出来。”定武帝突然冷哼一声,口中直接称呼众医者为庸医。

  看得出定武帝对医者有意见,事实上,自从当日得知皇后中毒事后,他便大雷霆。

  先砍就是御医头,一日间就砍了七个,若非皇后主动求情,怕是宫中御医至少要被砍了一半去。

  这种怒shubaojie火,并非一时而,多年来他头疾作,御医无可奈何!

  皇后中毒,御医亦玩忽职守,竟从未查得!

  那6寻义重伤,御医还是不行,却等到墨白一回来,6寻义就直接站了起来。

  想一想,他如何不憋屈,坐拥天下,却找不出一个比得过那逆子医道中人来。

  张邦立苦笑,不知该如何作答,那些医者,就算医术不如殿下,却总不会连是否得病也看不出来吧?

  但他不敢反驳,他知道陛下对殿下忌惮很深,就怕是殿下刻意联合楚家在做戏,就是为了寻找机会出门。

  陛下不希望在这联合谈判期间,殿下又胡乱插手进去,搞不可收拾。

  张邦立沉吟一会,终于还是说道:“陛下,臣这里有一些未经证实消息,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定武帝吐出一个字。

  “是!”张邦立闻言行礼,立刻道:“臣方才再次查这楚家时,却是意外现了一些异常情况,臣怀疑可能与殿下有关……”

  张邦立有些迟疑,定武却不容他吞吞吐吐,直接道:“何故吞吞吐吐?直接道来便是!”

  “是!”张邦立耽搁了一下,不敢再犹豫,直接道:“这楚家近来本就多有诡异,其在巡防总部任职期间,能力很出众,也力求上进,在京三年已经历过一次升迁,如今巡防总部下辖三区职部总官即将卸任,其正是接任三区总官有力人选。可就在这时,他却突然放弃了这大好前途,反而开始运作出京,想要调往地方!若说调职还不算奇怪,但紧接着,就在为他安排职务调动期间,他又于半个月前忽然放弃已经运作良久地方补缺,竟直接告病,要辞去一切职务立刻离京。并于当夜,他便病倒在床!”

  “嗯?”这一下定武抬起了眸子,眼神威严道:“此人莫非当真是在装病?”

  张邦立一顿,显然陛下误会了他意思,连忙摇头道:“非是装病,而是他病极为突然,众医者皆众口一词认为其病原因,乃是心焦过甚,受巨大刺激所致!”

  说到这里,定武帝显然反应了过来,张邦立不是说楚镇平装病,而是他一系列举动,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