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收徒(1/2)

加入书签

  于青药也看去,正好见得这一幕,不由神情一呆,很是茫然。

  他亲自查探,楚镇平已死!

  墨白却没管周围动静,就在丹药落入于青药口中时候,他沉声道:“立刻心肺复述!”

  “是!”阿九闻言,毫不迟疑,就在众人诡异目光下,双手交叠,直接按在楚镇平胸口。

  一下下用力,上下起伏!

  不多时,他额头便已见汗,可见用力不小。

  再看墨白那边也有了动静,飞颤动难以看清方位金针,被墨白准确一根根收走。

  阿九按一下,他收一根。

  于青药眼里茫然慢慢散去,但他却只盯着二人动作,一句话也不想说。

  人已经死了,再如翰挽回不了。

  不论墨白先前是一时之气忍受不住,还是其他原因,人已经死了,他再如何挽救,也不能改变他不配为医者事实。

  他再次闭上了眼,不想再多看一眼,独自体会自己心头愤怒shubaojie与心酸。

  “活……活……活了,他活了!”突然,于青药那群后辈之中,那十来岁孩子,不知何时停止哭泣,转过头来望向床边,却是一下子从大人怀里蹦出来,手指着楚镇平,结结巴巴对身边大人道。

  “嗯?”所有人被他声音激一顿,下意识顺着他手指看去。

  便只见,床上已然静静躺着楚镇平,半点动静都没有。

  然而,就在这时,墨白却是突然抬头,看了一眼那小孩子,见墨白望来,那孩子身边人,连忙将他拉入怀中,嘴给捂上了。

  墨白记清了小孩子模样,对着阿九点了点头,阿九退到一边,擦了擦额头冷汗,却是抬头看了墨白一眼,缓缓吐出一口气,显然方才他也紧张狠,却见得墨白始终不变脸色,心中立刻警醒,自己定力还远远不足。

  “咳咳……”突然,一阵剧烈咳嗽声传来。

  所有人眼神刹那直了,呆呆盯着床上人完全回不了神,只剩下那被大人放开孩子,喜滋滋道:“看,真活了!”

  于青药猛然睁眼,看向正咳嗽不止,但嘴眼却已恢复正常楚镇平,眼中说不清是什么神色,他指着楚镇平竟不由自主倒吸一口凉气:“你……是人是鬼?”

  ………………

  ……

  厨房!

  墨白脸上血污已经清洗干净,正静静坐在药炉边,慢慢熬着汤药。

  他身边不是阿九,而是同样端了个小马扎坐在一边于青药。

  此刻于青药脸上还残留着继续尴尬,他心头羞恼,觉得先前那句是人是鬼,必然要成为自己这辈子最大笑话了。

  不过每当看向墨白时,眼底便会闪着让人难以承受光芒,终于,他还是忍不住了:“老夫听闻殿下为人豁达,曾称道三人行,必有师,但凡有请教者,必慷慨解之……”

  墨白有些茫然抬起头来,望着于青药:“说过?”

  于青药脸色一红,但随即也不要脸皮了,直接装作没听墨白质问,满脸堆笑道:“今日老夫见得殿下之医道,果然通神,老夫对殿下敬仰,简直犹如……”

  墨白无语了,他还没这么厚脸皮,真能听着于青药一把年纪,满脸堆笑说这些奉承话,不由摆摆手,道:“于老可莫要再恭维在下,若有什么疑问,等切磋一下,也是好!”

  于青药当即神色一正,丝毫不客气,便急急问道:“殿下,老夫不解,先前楚家老爷明明魂飞魄散,生机了断,是已入了轮回,殿下如何能将之拉返回来,莫非殿下当真是有通神之术?”

  “何来通神之术?不过假死罢了!”墨白摇摇头,语气平淡道。

  于青药却激动了:“这不可能,老夫不是不知假死之说,但假死便是假死,再如翰有气血波动,如那落水之人,只是暂时闭过气去,其气血实则仍在波动,只是微弱而已,寻常难以分辨罢了。但那楚家老爷,方才老夫亲自查探,虽老夫不才,但不至于亲自查探过后,还分不清假死真死。”

  墨白闻言拿起一块木材扔进药炉,却是摇摇头道:“于老错了,就算气血皆无,元神也未必当场消亡,只要元神未灭,人就未死!”

  “荒谬!”于青药当即从马扎上站起身来,脸色铁青,却又突然想到什么,再次坐了下来道:“倒是忘了殿下本乃仙法中人,确常有身可灭,元神不灭之说。不过于凡人而言,却怕还是没有这等境界,依然以气血断生死,人可以疯傻,但只要气血不绝,则命不绝!人可以聪明,但气血绝,则一切皆无!”

  这便是论道了,墨白并不诧异于老脾气,事实上,医道乃生死之事,医者只见为方案意见不同,争吵甚至大打出手都是常有,这并非恶意,而是对生命负责,医道容不得模糊,必有对错之分。

  墨白并不退让,沉声道:“于老又错了,这话是单单出于医道之言,并没什么仙凡之分,人人皆如此!”

  于青药脸色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