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铁师弟,快杀了那明王!(1/2)

加入书签

  “踏踏踏……”

  终于,随着时间蔓延,有马踏泥泞声音,终于还是传来了。

  雨幕下,一骑缓缓出现在陈志奇眼前。

  那是一个黑衣劲装打扮之人,他一眼望到那闪烁寒光长刀,神情是有微微一厄,急拉缰绳,勒住了马。

  大雨磅礴,双方对视,寂静安然。

  终于,还是马上之人率先有了动静,在雨幕下,他远远抱拳开口:“前方哪位英雄拦路,可否行个方便,让在下过去?”

  声音粗矿,似江湖人士口吻。

  然而陈志奇,却只是举起了长刀,作为回应。

  不,除了长刀,还有他眼中那滚滚血光,杀气仿佛已透体而出。

  又是一阵沉寂。

  “踏踏踏……”再是一阵马蹄声缓缓传来。

  一行十数骑,缓缓从远方行来,出现在陈志奇眼前。

  威势显赫,十数骑勒马而立,紧紧盯着陈志奇。

  陈志奇握着刀柄手,越用力了,前方来人气势,已让他明白,这不是一伙善茬……

  但,依然如苍松挺立一般,站在前方,任由那冲天气势袭来,不退后一步!

  “罢了,既然如此,那就拿下他,带着他一同前往,也没什么不同!”十数骑中,突然响起一道声音,正是先前那先生。

  “杀!”那领头之辈双目中寒光一闪,二话不说,手在马背上一挥,手中已持刀高高举起,脚一蹬马腹,顿时如离弦之箭般直朝着那站立陈志奇射去。

  身后十数骑,同时挥刀在手,气势汹汹冲来。

  雨幕下,如泰山压顶一般,杀气惶然。

  而陈志奇就犹如螳臂挡车,缓缓抬起了那只垂下手,双臂持刀,竟在那马匹瞬息到来之际,右脚狠狠跺地,溅起一片水花之际一声大喝:“杀……”

  声震四野,他身形不退反进,竟朝着那撞来马,和挥来刀应了上去,端得是雄威摄人……

  “吱吟……”刺耳刀兵相撞声响起。

  不时血光飞起,不时人仰马翻……

  一场骇人大战,瞬息爆,不知谁生谁死,何时方休!

  良久!

  一匹快马在雨中飞驰,有一人伏在马背上,眸光略有暗淡,但却依然坚定望着前方。

  雨水侵染过他身体,落到地上,留下丝丝鲜红,又随雨水划开。

  很快,又是数骑飞奔,传来一声怒shubaojie火奔腾大喝:“留下一人,收拾痕迹,其他人跟追!”

  马蹄狂奔,不一会,这里便安静非常。

  他们走过路,正是明王车队所经过路。

  ……………………

  ……

  自从国朝与津海冲突,最终颁布津海协议,允许旗国租界津海以来,这津海秩序就乱了起来。

  国仇大于天,无论英雄,还是匹夫,总有那么些人,他们血气上涌,千里迢迢赶至津海,他们目很简单,拼个血溅五步,用头颅洗去那无法承受国耻。

  这个时代,那世人生存在难以想象艰难和黑暗之中,却始终不忘国家,始终不弯脊梁精神,真令人不得不震撼!

  津海,短短数年,不知有多少生命在这里倒下,但同样,也不知有多少人仍然前仆后继赶来。

  然而,英雄歃血,用无匹血气在报复敌国,在扬国威!

  但最终,他们可逞一时之威,却难敌大势。只能藏身在黑暗中,以待时机。

  离津海三十里左右,这里地理特殊,山地环绕,悬崖峭壁,本来罕有人迹。

  但就从津海协议之后,这里就热闹了起来,时常可以看到铁血英雄汉子,在这里出没!

  当然也少不了那些凶神恶煞毛子,在这里聚集。

  原因很简单,这一段路,已成了三不管地带,津海与京城,都有大批兵马驻扎,但最终却因为要避免摩擦,将这三十里当作了缓冲地带,不管是国朝,还是旗国,都不敢轻易涉及这儿,以免在没准备好之下,骤然冲突。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一片矮山之中,不知何时,已经藏起了数人。

  任凭大雨漂泊,却一动不动藏身其中盯着那条泥泞小路。他们无声无息,身穿黑色劲服,连脸也被蒙起,但只看那双眼中坚毅神光,便能知道这些人定不是泛泛之辈。

  如果站在高空望去,怕是不下数十人。

  突然,只听草木中传来细细声响,原来是一个人影在其中飞快穿梭,不一会,他便已来到埋伏众人近前,没有人因他到来而有动静,不过却有一道声音响起:“来了吗?”

  “来了!”来人也同样伏下身体,低声道。

  “准备!”问话声音,没有半丝迟疑和多余话语,只有简单两个字。

  而他们并不知道,就在离他们不到百米地方,还有着五个人,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