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梅疯子(1/2)

加入书签

  对于太多人来说,场中两个人,算是同样闻名于世,单论影响力而言,没人敢去小看他们令人之中任夯位。

  不过那只是影响力而已,当他们真要以武论道时候,包括定武帝在内,是无论如翰没法将墨白与梅清风划上等号。

  真人威严,在时光沉淀下,早已深入人心。

  即便是对他们了解多一些大人物们,不会如普通人那般将他们视为仙圣一般存在,也依然要认同,他们实力早已凡入圣,进入了另外一个普通人难以触摸层次。

  对他们了解越深,便越明白真人这等存在恐怖之处。

  墨白尽管也早已经在人们心中刻下了强大概念,但在人们心中,却依旧fqxs很自然认为他强大与真人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

  不是差距多少问题,而是明王再强大,也还是凡人,但真人却早已凡。

  就好如孩子即便再健壮,却又有谁会将他与一个正当壮年汉子放在一起比气力?

  不过,不管如何,事实上,所有人都已经亲眼见到,这两个不对等存在已经走上了擂台,即将要生死一战。

  不,不是即将,已经开始了!

  在万众质疑目光下,墨白一如他留给世人印象一般,刚毅、凶猛,根本无所畏惧朝着人们眼中那凡入圣,不可战胜存在,起了率先一击。

  没有什么震撼人心对话,或者豪情万丈宣言,半点迂回都没有!

  墨白未一言,沉默zhaishuyuan中悍然出手。

  伴随着台下不自禁惊呼声,墨白身形由静至动,没有征兆,没有间隔动了。

  当人们视线能够看清时候,墨白便已经出现在了梅清风面前,两人相隔不到半米。

  墨白白后扬翻飞,衣襟烈烈作响,那年轻过分脸上,没有半点彷徨,只有着一往无前气势。

  他手臂高抬,五指并拢成掌,一掌自上而下,狠狠朝着梅清风天灵盖拍去。

  在万众瞩目下,面对这一掌梅清风,却是神情清淡,连眼神都未曾朝墨白掌力看上一眼。

  与出场时没有半分改变,他负手身后,任凭掌力袭来,只是额头微微上扬,深邃眸光盯着近在咫尺墨白,冷静极了。

  然而,他什么都没做,却就在墨白一掌要拍到他天灵,所有人都心头紧时候,墨白手掌却是突然一顿,诡异停止了下拍动作。

  场面又由动至静,二人面对这面,保持着一人进攻,另一人却无动于衷姿态。

  空间仿佛突然一股气势被锁定了,一切僵持。

  看台下远远观望百姓们,看不清具体内情,却是大气也不敢出。

  而四方看台之上,却是眸光紧缩,死死盯着场下一幕。

  方才墨白动手突然,也静止突然,所有人呼吸都在压抑着。

  定武帝身躯微微前倾,眼眸一动不动。

  看台下皇子与权贵们则是不由站起了身来,朝着看台边缘走近,要看个究竟。

  而四方看台之上巨头们,身边则早有道道门身份老者,正紧盯着现场,在向身边巨头解释着情况。

  “是大势!”林华耀身边一老者紧锁眉关豁然松开,凝聚瞳孔也松懈下来,声音带着明显激动道:“真人阁下所立之处,方圆之内,明王太过自大,以为世间无敌,却不知真人厉害,竟胆大包天,主动入掌教方圆之内,如今真人大势镇压,一身功法悉数被禁,怕是此刻连动弹都不能。胜负已分,胜负已分!”

  林华耀等人都知道真人大势,可真人动手机会太少,连林华耀本人都未曾见过,直到身旁宗师言明,方才反应过来,场下是个什么情况。

  眼眸再椿扫场中那静止画面,只见真人阁下负手而立,从头到尾无丝毫烟火,而反观墨白却是顷刻便被镇压,他不由长长吐出一口气来,眸光不由扫向对面龙椅方向。

  他想看看定武面对此情此景,又是如何颜色?

  当看清对面情况,他却面色又是一怔,只见定武只是盯着场下,面色却还很是镇定,林华耀不由心中咯噔一下。

  恰逢此时,只听身边楚若才声音传来:“明王敢战真人,当不至于如此轻易就败了吧?”

  林华耀神情也是微微一变,也赞同楚若才观点,再加上定武帝沉着,他也点点头沉声道:“墨白能历经数战而不败,本事应该还是有,胜败当还未分!”

  然而,他身边大宗师却是神采飞扬道:“楚先生非道门中人,怕是有所不知,明王或能凭秘术在宗师里称雄,但宗师与真人之间距离,可谓天差地别,不能以道里计!无论是掌握力量,还是战斗方式,都根本不能同日而语。上清山掌教真人,就算在真人之中,也是功参造化无量存在,明王若不近真人阁下身边,或可游走一二,然其太过自大,如今落入真人大势掌控中,只待真人意念一转,其必将身死道消!”

  这宗师满脸飞扬之色,为梅真人强大而自傲。

  但他说其实也不算错,对于一般宗师而言,即便是大宗师,也根本无法与掌握大势真人抗衡。

  真人无敌,早已是道门中世所公认,明王只要未登逍遥,就休想在真人手下翻天。

  然而,他话音一落,却突然只闻四方气势突变,楚若才急切声音也在他耳边惊声响起:“快看,明王动了!”

  “嗯?什么?”这宗师闻言,不由侧头望向场中,瞬间便是脸色一变,眸光中一抹慌乱浮现。

  在他目光尽头,梅清风依然负手以待,然而墨白那只停滞在空中手掌,却又一次动了。

  在人们视线中,他手正在一寸寸继续下压,虽然度极慢,但毫无疑问是,他动了。

  不止林华耀这边,所有有资格位列看台之上看座存在,方才都曾听过道门人士如林华耀身边之人类似解答。

  此刻不由为场中动静而轰动起来。

  不是双白已经败了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