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分生死(1/2)

加入书签

  擂台并非由木材搭建,而是早已料到此战之狂,皆乃用开山巨石垒成,坚固程度,自是无需多言。

  然而此刻,伴随着紫锤狂暴翻飞,擂台上一声声雷鸣般爆响传至天际时,只见一块块大小不一巨石射向四面八方。

  几乎所有人都在这根本难以想象狂暴画面之中彻底呆滞。

  定武帝站在看台之上,有道门众巨头护住不受擂台之上,常人难以承受气势所波及,但也在这一刻若不是一辈子养成帝王之气支撑,恐怕就连他也无法继续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其他看台之上,包括林华耀在内,再没有一个人能够坐得住,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站起身来,眼皮狂跳。

  雷霆爆响,碎石翻飞!

  国朝真人脸色顷刻难看,沉声喝道:“诸位还请出手,护众人安全!”

  玉清真人和太清真人倒是面色无波看了一眼脸色难看四名门门主,以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陛下一眼之后,身形闪动,消失在了看台。

  而四名门主,却是皆眼神凝重对视一眼,消失在了原地。

  随即他们身形出现在四面八方,挥手间替各方看台挡住那些飞来碎石。

  “梅疯子……”国朝真人,站在陛下身边警惕,眼神却定在场中那道狂暴身影之上,嘴里喃喃道。

  梅疯子!

  没错,这就是梅清风!

  他名如清风,然在与他一同成长自今日人嘴里,他称号是疯子!

  许多道门中人通过各种途径听到过这种称谓,却是难以理解,如梅真人那般清风霁月存在,怎会有如此诨号。

  但经过今日,相信所有人都理解了,为何梅真人会被称为梅疯子。

  其战如狂,其凶如狼,再加上他所修战兵一只巨锤……

  场中梅清风,由静至动,再到狂,没有过度。

  可以这么说,今日在场中人,包括定武帝在内,都从没想过真人一怒shubaojie,居然当真地动山摇。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画面所慑,完全沉浸在梅真人强大之中去,这时候,没有人再有心思去想墨白怎样了。

  事实上,也没有人会认为,在这种真人之威前,墨白还能活下来。

  当那巨锤终于停下一瞬间,所有人提起心脏也终于是得以放松一瞬。

  满场寂静之中,尘土逐渐散去,各方巨头们在难以平复心情下,终于还是将目光投向擂台,去看那在心底早已明了结果。

  巨石垒就坚固擂台之上,此刻早已满目疮痍。

  一个个大洞,遍fanwai布周遭。

  望着这狼藉场面,所有人面色就止不住微微白,心赃再次开始狂跳。

  梅清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擂台边角处,他那炳紫色巨锤正悬浮在其头顶,伴随着他眼中夺目精光而明灭。

  而墨白早已不见了身形。

  场面是寂静,就连定武帝望着这空旷场面,都没能开口说话。

  似乎所有人都还需要时间来接受刚才所见那一切。

  输了?

  或许此刻,唯有6寻义与黑衣卫们,在心神剧震。

  6寻义死死盯着擂台,眸光四处扫荡,最终身形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踏!踏!踏……”他脚步声,在这寂静环境中格外清晰。

  许多人下意识将目光朝他之处望来,看着脸色苍白他,所有人才似乎回了神。

  先做出反应是,道门看台上,上清山一系人。

  “真人赢了!”只见一名老者快步向前几步,声音激动莫名:“真人阁下赢了!们赢了!”

  定武帝面色陡然一红,手下意识就要捂住胸口,但却生生止住了。

  他压抑着呼吸站在高台之上,眼中无尽阴霾。

  他身后张邦立面色早已白,目光望着那疮痍擂台,心中一道道抽搐。

  平心而论,他可谓是与明王打交道最多一人。

  对明王,没有人比他还要复杂,可这一刻,他想到那黑衣白,一脸刚毅明王就此消弭世上……

  欢呼声在道门看台之处越来越大,却在这时,突然只听一道声音响遍fanwai全场:“胜负未分,不得喧哗!”

  声音传遍fanwai整个场地,却让所有人一愣,抬头望去,只见玉清真人不止何时已经回到看台上,此刻面色似乎少见有些复杂。

  他目光盯着场中央。

  所有人跟随他视线而去,下一刻,豁然浑身紧。

  “不可能,他不可能还活着,不可能!”一道难以自抑尖叫声突然响了起来。

  站在场中央墨白,浑身金光灿烂,一口大钟从头顶悬浮。

  大钟内他,那头金色光影映照白,不知何时箍已断,法士正肆意在脑后飘散纷飞。

  他衣衫早已破烂,身血迹斑斑,嘴角亦有血珠滴下。

  然而,他没死,在梅疯子凶狂之下,他不但没死,也没倒下。

  听闻场中有人尖叫,钟影内墨白动了,他偏头朝着声音来源处皇家看台望去。

  一道身着蟒袍中年男子身影,正激动莫名指着他,有些失态。

  他身后有人想将他拉走,但随着墨白视线看来,却再无人敢有一丝异动。

  墨白只看了他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而那最高处定武帝,却是盯着那失态中年男子,眼中杀意连闪。

  微微挥了挥手,顿时几名兵士快步而出,将那中年蟒袍男子拉走。

  一众皇家王子公主,脸色白,坐在原地心神巨颤。

  全场寂静,墨白抬眸,望向梅清风,随即抬起脚步,一步步朝他走去。

  梅清风脸色不再清静,也不再如方才狂暴,他面无表情,眼中却是释放出了有如实质杀意。

  “踏!踏!踏!”墨白脚步声在全场一此次响起,当他停住脚步,面朝梅清风,口中出了声音,语调平淡:“道友之威果然不凡,只是可惜,你走错了路,本王再不能容你!”

  轰!

  一句话,令得四方看台,皆是面色狂震。

  他什么意思?

  这句话不止让四方皆震,就连数位道门巨头也面色一沉,梅清风紫色巨锤却陡然光芒万丈,却是没有再冲动,与墨白声音一样平淡:“梅某生平从未见过有如道友般惊艳之人,亦未曾见过有如道友般狂妄之人!”

  话毕。

  墨白与梅清风对视半晌,墨白轻声道了一句:“既如此,分生死吧,道友可有悔过之遗言警醒后世?”

  梅清风眼眸一缩,随即郑重拱手:“道友气魄,可震寰宇,却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