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以我为尊,一切太平!(1/2)

加入书签

  从前道门大劫,是三山四门演出来的。

  然而,这一次,却是真正劫数来临,二位真人与四门主,真的慌了。

  一面强压住手下势力,一面不断找各方洽商,让他们立刻停手。

  甚至最后没办法了,只能使出杀手锏,若再不停手,那休怪他们直接倒向国朝。

  可有些事,只能用来作为威慑,当真正火点燃了,大家偿到甜头了,威慑其实就再也起不到绝对的作用。

  比如此刻,国朝就听到了这句话,顿时喜笑颜开,大好机会啊!

  既然有如此好事,那哪里还能让各方势力当真住手?

  说不得在其中操弄一番,让各方想停也停不下来!

  二山四门顿时坐蜡了,他们怎么可能真的投靠国朝?

  这些年来早已将定武得罪惨了,投靠国朝之后的待遇可想而知,怎么可能不担忧秋后算账?

  眼看着局势越来越不受把控,四门主与二真人彻底心中没底了。

  再不想办法收拾局面,道门数百年基业,怕是真当毁于一旦!

  投靠国朝吗?陛下的心性我等清楚,投靠他还不如投靠明王!

  这是数位巨头,再一次沉着脸对话的时候,不经意间说出的一句话。

  但这句话,却仿佛一声惊雷,突然惊醒了所有人。

  是啊!

  明王呢?

  这件事本身起于明王府,为何这么长时间,他居然没有半点动静。

  上清山一系,被挖空,他不动。

  道门闹成这样,他还不动。

  就仿佛这些都与他无关一般?

  数尊巨头不由悚然,再无法坐住,最终破天荒的,竟联袂登了明王府的门。

  春花秋月!

  晚春的精致相当怡人。

  还隔老远,陆寻义便望见墨白正在院中那颗桃花树下练字。

  而宁儿则站在他身边,为他研磨。

  院中另一角,只见王妃则与青青二人,正坐在一边,手中似乎拿着针线在刺绣。

  望着这副场面,陆寻义不由苦笑,距离那一战已经过去了十天,殿下除了前三日闭关疗伤之外。

  出关之后,听说林氏一口将上清山咬了个窟窿的事后,他居然反而不急了。

  每日里,就待在府中,不是看书,便是练字。

  任凭外面闹的鸡飞狗跳,他岿然不动。

  初时,陆寻义还不解,提议趁上清山已经实际瓦解的情况下介入,出面镇压。

  却不想,墨白却每次只是听完情况后,便摇头道:不急,有时间多看看书!

  刚开始,陆寻义是有些发懵的,这种时候看什么书?

  而且他也并不知道墨白究竟要等什么,直到火烧到了二山四门身上的时候,他才突然心中有所悟。

  果然,今日等来了那几位联袂登门。

  他抬眼望着那正在练字的墨白,心中隐隐感觉到,六爷开始转变风格了。

  这十余日来,他从不见六爷配剑,更不见六爷挥拳,刚开始他还以为六爷这一战后,留下了伤势,需要时间疗养,可逐渐他发现并非如此。

  除了前三日,六爷再未服用过汤药,很明显,并非有伤在身。

  他开始意识到,六爷已经不再急切于武道了!

  看了这么些许日子,他终于慢慢有了觉悟,六爷的转变不止是作风上,而是代表着明王府从此以后不再只是一把冲锋陷阵的刀,已经成为了握刀的人。

  六爷!陆寻义走进。

  嗯!墨白没有抬头,依然在写字。

  陆寻义又给王妃行了礼,才走回墨白身边,轻声道:玉清太清二位真人,连方孟谷四位家主来了!

  好,你先替我招待,我换件衣服就过去!墨白点点头,写完最后一笔,将笔放下道。

  陆寻义见他如此平静,心底越发明白自己猜测没错,六爷早已等着这一日。

  也没再多说,应命转身而去。

  临走前,却看了一眼墨白的字。

  一眼望去,却是不由一怔,半晌才抬头,却只见墨白已然回房。

  他走上前来,盯着那副词,缓缓道:宁儿,等墨迹干了,让阿九将这副词拿去装裱,小心些,莫要弄坏!

  宁儿闻言,看着陆寻义郑重的表情,连忙点头:好,宁儿记住了!

  陆寻义再看一眼,缓缓吐出一口气,转身离去,行走间,似又多了精气神!

  却他离开之后,宁儿却是不由将目光望向那副字,墨白已经写了好几副字,她倒也没在意写的什么。

  只在一边研磨,此刻听陆寻义的话后,倒是不禁想看看这幅字有何不同,为何二师兄会让装裱起来。

  嘴里不自禁的就跟着念了起来: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林素音与青青坐在一边刺绣,此刻听到宁儿在嘀嘀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