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谁羞辱谁(1/2)

加入书签

  并未多说,随着张邦立带领,墨白朝金殿而去。

  虽然时辰还早,但很显然,金殿之中人却已是不少。

  还未入殿,便闻其中有声响传来。

  本来墨白未有在意,但却突然脚步一顿,只听内殿中,有一中年人怒声道:岂有此理,你们这是在羞辱我们整个南国!

  闻声传来,墨白不由脚步一顿,微微皱眉,看向张邦立。

  张邦立神色却并没有太过意外,见墨白望来,嘴唇动了动,却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是南军的人?墨白脸色一沉,他搞不清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一点,今日是皇后寿诞,连他自己都不想搅扰半分。

  殿下稍等,我这就进!张邦立见墨白脸色顷刻下沉,顿时道。

  不用!墨白声音低沉,站在了原地。

  张邦立闻声,终是没敢违命,低头苦笑一声,站在了门口。

  而此时殿中,气氛极为僵硬。

  只见就在金殿之中,此刻正有一行人,脸色铁青的站在一角落处,盯着面前的坐席,满脸羞愤,大怒不已。

  细细一看,原来这行人,乃是南军此来贺寿的人,林华耀并不在其中,领头的是楚若才,带着几个文士与武将。

  方才那声怒喝,正是来自楚若才身边的一个士,此刻,此人双目喷火,盯着国朝大殿中的礼部官员,愤怒至极的指着那角落里的坐席。

  而地中其他人也是一脸错愕,望着那士手指的坐席方位,嘴角直抽。

  原来,礼部官员居然将南军一行人,引到了金殿右侧最末的角落位置,角落也就罢了,更有意思的是,还刚好有两根吊梁雕梁玉柱耸立在前。

  正好拦在他们座位前面,若是当真坐在这里,恐怕上首之人,即便望向他们这儿,也只能看到梁柱,根本找不到他们人影。

  也难怪林氏恼羞成怒了,开什么玩笑,他们好歹是一方诸侯,让他们坐的靠后一点,他们也就认了,可这么搞,就难怪他们黑脸了。

  不坐这里,你们又想坐哪里?老夫倒是要请教一声,这金銮大殿之上,就凭尔等之德行,除了此处避阳之地,尔等又还能坐哪里?有一礼部官员,站在他们身边,鄙夷道:尔等岂不问问,这满殿臣工,有谁人能容尔等在前污了眼睛?

  此言一出,南军一行,自然是怒不可遏。

  身处门外的墨白,这下不用看,也知道冲突起于何地了,瞥了一眼身边的张邦立。

  是陛下的旨意!张邦立苦笑道。

  墨白脸色越发阴沉,定武帝想怎么羞辱林氏,他管不着,也没立场去替林氏喊冤,但在皇后寿诞上这么搞,他当然心里不舒服。

  大人最好把话说清楚,我等此来是为皇后娘娘贺寿,大人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口无遮拦,怕是不妥吧,我南军行事光明磊落,若是国朝不欢迎我等,大可闭门拒客便是,行如此之事,怕是只会贻笑大方!楚若才没有说话,又一文士的声音传出来:阁下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我数十万南军将士怕是不会答应!

  大胆!国朝官员倒并不怯场,闻言也有了怒意:陛下为了天下黎民,能容尔等上殿,老夫不敢不从,但老夫行礼之事,这一生谨遵圣人之礼,容不得尔等污浊之人,摇头摆尾于显赫处。今日,你们就只能坐在这里,若是不满,大可让你们那几十万南军将士,来砍了老夫头颅,这郎朗乾坤之下,自有忠孝仁义在世间,既为不忠不孝之人,如何还不遮脸做人,竟还有脸恬不知耻,在此大放厥词?老夫便为此而死,你们也休想越门堂一步!

  放肆!南军之中,有武将怒急,当场爆喝:敢辱我主帅,该死!

  匹夫也敢逞凶

  大人息怒,且冷静!

  将军莫要动手!

  些许小事,勿要伤了和气!

  正是此理,且都退让一步,不过坐席而已

  忍忍便是了,易地而处想想,国朝如此,其实也并非没有道理,未必就是存羞辱之意

  如今我等同仇敌忾,共同致力于抵抗外敌,些许小摩擦,切不可做大,影响如今来之不易的友好和谐

  楚先生,你乃智者,定不可意气用事,且就暂时忍了,今日便坐了这方寸之地,都是为了家国天下,便忍这一时之气,待此事传将出去,自有天下人对比南军与国朝的气量嘛,于我等大局来说,也是益处无限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