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两个耳光(1/2)

加入书签

  休要曲解礼部大人面色已苍白,浑身大汗,指着楚若才,眼眸充血,呼吸如雷!

  很明显,礼部大人已然战力不足,被楚若才拿圣祖爷做挡箭牌,逼得方寸大乱。

  楚若才已不再出言,只眸光盯着那礼部老大人。

  噗!老大人,终是承受不了,一口鲜血狂喷,砰的一声倒地。

  言语之间,高下立见!

  谁也没想到,最终会是这么个结果,原本以为南军这一亏是吃定了。

  就连一群想看南军笑话的各方势力同盟,都是不由心中郁闷不已,没想到楚若才竟然翻盘了。

  众人眸光不住在楚若才脸上寻摸,如此短的时间,这厮就从不利处变被动为主动,果然名不虚传。

  自此,他们坐在角落,谁又还敢再笑话他们,反而国朝这边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面子里子都没了。

  一时间情形有些尴尬,诸皇子与众皇室眼见于此,却是面色不好看,但又没办法,不敢轻易出头。

  众大臣也一样,众人心中有数,这位定是得了定武帝安排授意,方才在今日出手为难南军,否则,并不会当真有人吃饱了撑的,去和南军当面为难,平白无故的得罪人。

  门外,张邦立满目阴沉,眼见国朝吃了亏,他再也忍不住,快步入殿,沉喝一声:大胆,何人敢辱圣祖爷?

  见他出现,楚若才眸光一瞥那倒地老者,一言不发,慢悠悠的就在那角落坐了下去。

  他身边一人,却是冷眼相对,手一指那昏倒的老大人:大人不妨将这位叫醒,问问便知!

  张邦立一怒,目光却是看向楚若才,满是杀意,金銮殿上竟有人胆敢亵渎圣祖爷的威严,若是放任,国朝还有何面目可言?

  然而,楚若才却怡然不惧,也就在张邦立杀意一起,方才那些和稀泥的各方势力,面色顿时一变,立马与楚若才站在了一条线上。

  他们盯着张邦立,态度明显,绝不会容张邦立乱来半分。

  他们之间争斗可以,有龌龊也行,但合纵连横,抱团一起抵抗国朝的大势却不会变,国朝如果当真要动真格的,那唇亡齿寒之下,他们绝不会漠视。

  没人说话,局势却已经剑拔弩张,张邦立心头一闷,南军气候已成,真想对人家做什么,他也根本没这个底气。

  莫说他,他心里知道,便是陛下也根本不可能真杀了这些人。

  深吸一口气,这次只能认栽了,若再僵持下去,国朝的脸只会丢的越大。

  站在门外的墨白,故意慢了一步,然而最终却见张邦立还是没有那份锐气,最终竟准备不了了之,直接收拾局面,他心里不由沉沉一叹。

  说实话,见此,他真的失望了,不想再管。

  在这国朝金殿之上,连开国大帝被被拿出来与一反贼相比,都能忍下不计,这国朝哪还又半分锐气可言?

  眼见着张邦立差人将老大人扶走,墨白终是动了脚步。

  鸦雀无声的大殿内,他的脚步声很是清晰。

  众人抬首,便见绵绵雨幕下,那白发身影正缓缓而来。

  几乎所有人脸色皆是咻的一变,就连楚若才眼中都是不由自主慌乱一闪。

  方才,他也在门外?

  他也听到了?

  这是所有人第一时间脑海中升起的也一个问题。

  许多人,暗暗对视,心中无比紧张起来。

  人的名,树的影,即便这位越来越少出现在人前,但没有人敢把他不当一回事。

  楚若才敢对张邦立不落气势,但在墨白面前,却不能胸有成竹。

  那些同盟势力,敢对抗国朝,却不敢与墨白当面斗狠。

  非是墨白的实力恐怖过国朝,而是这人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这就是个整日里嫌自己死得不够快的神经病。

  也不是怕他,就是没人愿意和他正面杠上,毕竟这人根本不计后果,与他硬杠,很有可能下场凄惨,便是之后此人再付出多大的代价,也没人愿意牺牲自己,去惩罚他。

  不得不说,大部分人面对墨白都会觉得,还是在暗地里整死他的好!

  就在这落针可闻的气氛下,墨白负手入殿,目光随意一扫殿内,也不在意这些人没对自己行礼,眸光随意的落在了楚若才的方向。

  此刻,许多势力的人,明显神色郑重,站在楚若才一边,眼中满是防备。

  没管他们,墨白开口直接朝着楚若才问道:我母后寿诞,你敢闹事。

  殿内人闻言,皆是一顿。

  墨白的话很古怪,他不是疑问句,而是语气肯定。

  楚若才也是不由一愣,脑子宕机了一刹,这话该怎么回?

  不过,他反应也极快,先不答,而是拱手一礼道:在下见过明王殿下!

  明王?

  张邦立神色愠怒,私下这么称呼也就罢了,国朝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在这金殿之上,楚若才这么称呼,那便是诛心了。

  墨白被拿下了明王尊称,此事天下共知,后来明王府之说,也是墨白在道门的开山之名,号称明王府而已。

  这并非指的王爵,而是道门称谓。

  当然私下里你这般称呼明王殿下,也并无不可,没有谁会去找明王的不痛快,就连国朝都懒得较真。

  可此时此地,那就不太好了,会很尴尬,这话显然是给明王埋炸子。

  不过墨白显然并不在意这点小伎俩,根本不以为意,甚至懒得去反驳,声音依然平淡道:谁给你的胆子,敢在今日闹事?

  殿下切莫误会,并非在下闹事,而是楚若才立刻否认,将方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墨白也并没打断他,直到他说完,才缓缓道:明白了,不是你找事,而是礼官在找事,故意在坐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