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不能说的秘辛(1/2)

加入书签

  殿下与阁下!

  不过一字之差,于一般人而言,无论怎么称呼墨白,都只是一个尊称而已,怎么都行。

  可对如今的道家人士而言,这两个称呼的意义却是大不相同,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墨白先前入殿时,诸道门人士随众人对墨白行礼时称呼的便是六皇子殿下!

  若不深究,这自然没什么问题。

  但如今正是墨白要一统道门的敏感时节,这称呼就未必能合墨白之意。

  皇子殿下终是道门之外的身份,代表着道门人士对墨白的疏远,甚至对他一统道门表达的抗拒。

  而明王阁下就不一样了,那便是代表道门主动承认墨白的魁首地位。

  这些二山四门的人,最终选择了皇子殿下而不是明王阁下,实际上也说明了道门那几尊巨头的意志。

  虽然只是一个称呼而已,表达的极为很含蓄。

  但墨白知道,并非是自己想多了,的确是那几尊巨头在表达,他们在道门独一无二的影响力。

  他们在告诉墨白,如果他们不同意投向墨白,那整个道门都不会有第二个声音。

  墨白现在便要看一看,这几尊巨头,究竟是否真的能在道门只手摭天,是否真的能让这些人敢不承认他道门魁首的地位。

  确切的说,在这天下势力面前,墨白要借称呼一事,与那数位道家巨头于无声之间,交锋一场。

  所以才又了墨白这道家一礼,他要看看,这道门诸位的影响力大,能够让这些人死心塌地的与他作对,继续装傻充楞称呼他皇子殿下。

  还是俯首低头,承认他为明王阁下的事实。

  这场交锋,无疑对墨白能否顺利收服道门,有很大影响。

  果然,不出墨白所料,这些道门人士明显是对两个称呼的区别,心里有数的。

  墨白一礼之后,他们明显心绪不稳,并没有立刻还礼,相互之间不断暗自对视,明显心绪不稳,迟迟做不出反应。

  怎么回事?

  道门中人竟无视墨白礼敬,迟迟不还礼?

  这诡异一幕浮现,殿中其他人很快就瞪大了眼睛,察觉出了不对劲。

  而如张邦立等心思敏捷之辈,更是很快就想到了其中关键,不由心底也跟着紧张起来。

  同时众人眸光不住在墨白笔挺的身形上扫量,心中不能不感慨,墨白当真是霸道的过分,这些道人均是二山四门手下的嫡系势力。

  墨白却堂而皇之,就在天下势力面前,要在他们身上,与道门那几尊巨头比谁的影响力更大。

  这胆色实在令人匪夷所思,要知道一旦这几位顶住了压力,依然装傻充楞的视他为皇子殿下,那毫无疑问,也就证明了道门那几尊巨头,的确在道门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便是他墨白再强势,也动摇不了这一点。

  如此一来,墨白与那几尊巨头之间的斗争,便会此消彼长。

  这无疑就是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的做法。

  然而,真是这样吗?

  不是当事人,不亲自面对墨白的人,是体会不到,要硬顶墨白的威压,究竟是多么恐怖的事。

  便如此刻这些道门中人,他们明知道,只要躬身一拜,再称一声皇子殿下,便可助自家那几位阁下的气势高涨。

  但,他们敢吗?

  墨白不语,也不催促,就站在他们面前静静等他们选择。

  却让二山四门诸位老宗师额头不经意已见了汗珠,最前方几人心思百转,脑海中不断变幻南军军阀系皇家亲王

  没错,就在刚才,他们亲眼所见,墨白站东西斗南北的强势场景,这几方,哪一方是好惹的?

  可墨白何曾有过半点顾忌?

  更何况,不是道门中人不知道啊,这明王对其他人还好,可对道门中人,那是向来从不手软,一旦动手,那必然是你死我活啊

  紧张气氛中,几人再次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与松懈!

  真是天降异数啊!几人心底默叹一声,终于是最左边一人,率先踏出一步,抱拳高喝道:玉清山后学末进曲思源!

  他声音方落,紧随其后,又一人踏出,与他并列:太清,胡飞叶!

  谷家,谷清池!

  连方!

  待六位齐齐出列,最后与各自身后诸人,皆一躬到地,齐声唱和道:见过明王尊!

  一拜过后,满殿鸦雀无声。

  所有人木木的看着这一幕,心底复杂。

  明王再一次战捷!

  张邦立抬首,看向墨白,只见墨白面色平静,缓缓抬手,声音古井无波:诸同道无需多礼!请起身!

  谢过阁下!诸道人起身,再次一揖。

  墨白转身,环视全场一周,最后看向张邦立:走吧!

  是!张邦立躬身:殿下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