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信与不信(1/2)

加入书签

  道门?定武听闻,明显征了一下,随即面带怀疑道:你说,徐凤德给朕上折,乃是受道门那几人指派?

  正是,道门那几位让这徐凤德给陛下进谗言,是想利用国朝来抗衡我一统道门的压力。墨白点头,沉声道。

  定武帝闻言沉默了一会,盯着那本折子,沉默了许久,才抬头继续盯着墨白沉声道:你可有证据证明?

  凡走过,必留痕迹,陛下只需查一查这徐凤德,总会有蛛丝马迹证明儿臣所言不虚。墨白沉声道。

  就算你说的属实,那也只能证明徐凤德上折,是有道门在其中挑事,那又如何?定武帝突然反应过来,目光再次凌厉起来:这也解释不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很显然,对此刻的定武帝来说,他最关心的根本就不是这封折子本身。

  徐凤德究竟是否为道门棋子,相比墨白是否有可能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睛来说,根本就无关紧要。

  墨白的说辞,根本不能让定武帝释怀,他甚至觉得墨白是在故意偷换概念,企图混淆视听。

  其实早在您刚刚收到折子不久,儿臣就已经收到消息。墨白并不慌乱。

  哼,你倒是神通广大!定武帝冷哼一声,却还是道:你不会以为,就凭你一面之词,就能让朕信你吧!

  试问儿臣如果是从父皇这里得到消息,那顶多也就只能知道这折子内容而已,又如何知道此事乃是道门操作?墨白道。

  那也未必不是你事后查证所得!此言确实有理,但定武帝却还是蹙眉。

  墨白也皱起没听够,沉默稍许后,与定武对视:我若要查证,最起码得先从这位上折的徐大人查起吧?陛下若是一定要怀疑,那儿臣便是再如何解释,也说不清楚。

  你还觉得委屈?定武见自己都强忍着怒火,没将这逆子直接拉出去砍了,却不想墨白倒是先不耐烦了,不由心底的怒火再一次蹭蹭上涨,铁青着脸逼问道:就你说的这些,你自己信吗?你若不是心中有鬼,既然早在两日前,你便已经知道此事,为何不即刻来向朕禀报?

  墨白眉峰一挑,话语中也压不住火气:这天下想要对付我的人不计其数,就像这种本子,您一天收不到一百,也不会少于八十吧?如果但凡有人参我,我便要来找您自辩一番,就算我有那个时间说,您恐怕也没时间听!说实话,这一次如果不是我和道门之间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实在不愿多生枝节,我也懒得理会此事。

  放肆!定武帝又是一掌拍在桌上:看看你现在狂悖骄横的模样,朕膝下皇嗣众多,还从没有一个敢像你这般忤逆。朕都还没发火,你还有脾气了?就凭你这桀骜不驯的性子,朕就可以治你一个不敬之罪!

  没发火?墨白眼眸垂下,脑海中闪过方才门外那些早已待命的修者,心中冷笑:若非目前国朝局势需要我的存在,我这颗脑袋怕是早就在您一声令下搬了家!

  想归想,墨白却没有真的这么说。

  他沉默下去,望着桌面上因为定武帝一巴掌,又再次散乱的各种物事不语。

  定武见他没有还嘴,又压了压心中的火气,房间里一时间再次沉默下来。

  两人皆沉着脸不语,气氛很僵硬。

  不过很明显,经过方才那番对话,定武帝虽然没有完全信任墨白,但心头最敏感的方面,终归是松懈了一些。

  毕竟墨白虽然话说的不好听,但总归来说,也是事实。

  良久之后,还是定武帝开口,语气倒是平和了一些:好,想让朕信你,那便告诉朕,你是怎么从道门那边获悉此事的?此事他们做的如此隐秘,连朕都没发现其中有异,恐怕便是道门之中,知情人也是少之又少,你又是如何发现的?

  说起这个,墨白眼中微闪,却没立刻回答。

  怎么?编不出来了?定武眸光又锐利起来。

  墨白缓缓抬头,看向定武帝:不是说不出来,而是说了,您也不见得信!

  定武一挥手,不耐烦道:朕信与不信,也是你这小儿能揣测的?只管说,朕自有决断。

  我曾受到一封匿名密信,信中将道门企图借国朝抗衡我一统道门之事说的详细。墨白低沉道。

  说罢,他果真从怀中取出一份密信,交给定武。

  定武却是犹豫了一下,竟没有直接伸手接过密信。

  看得出来,他对墨白的疑心已经到了最高等级,从前他对墨白动手打骂,从没半点犹豫。

  然而如今,他显然是害怕这纸张会有什么问题,他知墨白医术通神,未必就不能在纸张上动手脚。

  墨白眼见,心中一叹,轻声说了一句:陛下放心,这封信上若是动过手脚,必然瞒不过儿臣。

  说罢,便将信放在桌上,退开几步。

  定武眼中闪了闪,最终还是从桌上拿起了信,毕竟墨白若真胆大包天,他这时只要叫人进来一查,墨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