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立储(1/2)

加入书签

  所谓国朝让林华耀下座,究竟是否谣言,其实在场诸人,哪一个不是心知肚明。

  当然,林华耀敢在金銮殿上质问满殿诸公谁敢让我座末位,却也并非当真狂妄,着实是有底气的。

  国朝的态度明显,定武帝并没打算与林华耀彻底撕破脸皮,那满殿诸公,自然也只能忍气吞声,不敢去揭开这盖子,让定武帝下不来台。

  最后让林华耀逞了这个威风,威逼的满殿诸公无一人敢应答,其实也在意料之中了。

  可林华耀却不该逞了这个威风之后,还要再次去撩拨墨白,这便真是狂妄了。

  他并不知道,他林华耀能有这个机会去逞威风,不过是墨白在对无席可坐,对定武帝做出的一次回应罢了。

  林华耀却真以为他可以让墨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低头。

  毫无疑问,他错了。

  墨白走到今天,靠的绝不是退步,以求苟且偷生,事实上恰好相反,正是因为墨白从来不退,才让人忌惮,不敢轻易撩拨,以至于有了喘息之机,能在这天下豪雄之中,取得一席之位。

  所以墨白从来都清楚,这满天下所有势力都能退一步,却唯独他,退不得半步,他明王府的势力还不如人,最大的依仗正是你敢惹我,便不死不休的血气。

  事已至此,墨白立于殿中央,眼神冰冷,寒意直慑依然在死撑的林华耀。

  满殿诸人皆是头皮一阵阵发炸,冷汗狂淌不休,无人不知,若林华耀再不服软,只待墨白最后一声落地,那今日必然石破天惊。

  定武帝已经搞了一出逆臣不能上座的事,又因墨白与楚若才等人争辩时,已借祖宗之名将此事定死,一旦墨白当真不管不顾,将此事闹大,便是定武帝也退缩不得,只能逼迫林华耀这逆臣下座!

  然而,林华耀更退不得,他已经为了威慑国朝,在国朝大殿上直接一句谁敢让他坐末位,不留退路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墨白彻底挑破,定武帝和林华耀之间,就再没缓冲,那结果

  林华耀的脸色终究是维持不住了,看着墨白嘴角张开,他心脏陡然紧缩,蓦然间,一阵天旋地转袭来,感觉喘不过气。

  然而,他却依然在死撑,如此大庭广众,他又如何能自食其言,当真向墨白这小儿服软,若如此,他还有何面目在回南军,又有何面目再与定武帝争锋?

  他不得不城,手中拳头紧紧握起,他还没放弃,他还要赌,他不信墨白真敢将他逼死,他也不信定武帝真敢坐视这无法承受的后果。

  他满是杀意的眼神,丝毫不做掩饰的盯着墨白,紧咬住嘴唇,他在等,等墨白低头,或者定武帝出面镇压。

  林华耀能有今天,确非侥幸,到了这关头,拼的就是最后一丝意志。

  他很清楚局势,到了这关头,心惊胆颤的绝不止他林华耀一个,便是墨白当真胆大包天,不惧死生,定武帝又何如?

  他林华耀承受不起后果,定武就敢坐视内战再起?

  等!

  他只能赌,赌定武帝不敢赌!

  林华耀的眼里,除了杀意在狂澜,更有复杂神思在顷刻电转,浑身气息更是一秒数变,墨白习武,修为更是早非一般,感知又何其精妙?

  林华耀的心思,他不敢说看个清楚,却也绝对能够得悉个七七八八。

  而这时,耳侧微动,殿侧急促的脚步声已然响起,他知道下一秒,必然就会有声音响起,来弹压局面。

  原本这也是他计算好的,他也在等定武帝现身。

  今日这出戏,他又岂是给林华耀一人演的?

  同样,他也要让定武帝明白,时至今日,他不是没有反击之力。

  然而此刻,看着林华耀那毫不掩饰的杀意,墨白眼神一寒撑?你撑得住吗?

  眸光一转如电,却是扫向林华耀身边那几位早已面色沉到了谷底的老帅身上,随之再不犹豫,张口便欲吐出最后一个数。

  也就在此时,几位老帅再也撑不住了。

  不是他们关心林华耀的死活,而是林华耀若出事了,他们这些人怕也就危险了。

  联合抗蛮崩散,他们站在这金殿上就等于自投罗网,定武帝岂会放虎归山?

  不管国朝能够承担的起对付他们的后果,首先他们便承受不起,来京城不是来送死的。

  他们压制不了明王,也就只能压制林华耀了,到了这最后关头,即便得罪林华耀,他们也只能两权相害取其轻了。

  眼看墨白真敢鱼死网破,几人连忙目光已转,盯向林华耀,急声道林帅,小不忍则乱大谋,莫再撑了

  几人动静一起,顿时满殿目光顷刻转向他们身上。

  有些懵!

  这是真低头了么?

  林华耀目光嗖的一下射向身边几位老帅,满是愤怒,低喝道什么意思?

  面对林华耀的愤怒,几人面色有些尴尬,但此时此刻,却也顾不得了,张帅瞥了一眼依然满脸寒意的墨白,声音发沉事已至此,还请林帅为大局着想,联合抗蛮乃明珠生死之大事,切不可意气用事!

  老帅切莫糊涂,此分明乃是那明王蛮横欺我等林华耀深吸一口气,盯着老帅一动不动。

  事已至此,无需多说,明王亦乃我抗蛮一大臂助,我等岂能因些许言辞冲突便耽搁大事?此事原由,我等已看的清楚,林帅确有过分之处,以致误会,何不纷说一番,共谋太平?又一位老帅沉声道。

  什么叫纷说?

  分明叫是让老子服软?

  林华耀脸色铁青,心中愤怒惊天,可他却发不出来,当着定武帝的面上演内讧吗?

  不过,他今日却必不会低头,不再看几位老帅,转眼看向墨白老夫南征北战,数年喋血,何曾惧过魑魅魍魉,想欺老夫软弱,你大可放马过来试试!

  林帅,你墨白未出声,几位老帅却是脸色彻底难看了,不再遮掩,皆是大喝一声。

  此事林某一力扛之,无需诸位老帅操心!林华耀一扬手,没有看他们,只盯着墨白道大不了壮志未酬身先死,老夫今日便要看看这传说中为民争命的明王,敢如何?

  那便看看!墨白点点头,随即张口便要大喝。

  明王且慢

  陛下驾到

  便在满场大急之时,几位老帅面色剧变之时,突然却有一道尖声高响,在大殿回荡。

  场面随之一静,几位老帅却是面色一懵。

  林华耀却是愤怒惊天,身子一颤,闭上了眼睛,不去看那几位老帅涨红的脸。

  几位老帅脸色由红转青,暗自看一眼林华耀那闭着眼铁青的脸色,心底尴尬不已。

  这下将林华耀给得罪了,大家是同盟,可在最关键的时候,他们却将刀子插向了自己人。

  今后即便还迫于形势联合在一起,互相之间也必然生嫉,恐少不了麻烦。

  林华耀赌对了,定武帝根本不敢放任不管,果然还是出面弹压局面了。

  一身明黄龙袍的定武帝出现,不止他一人,皇后,林素音等女眷亦随行而来。

  定武帝气象威严,目不斜视,就好像根本不知殿中方才发生过什么事一般,一步步朝着龙椅走去。

  不过,群臣百官心底却是骤然一松,他们自然不会认为陛下会不知情况,否则,怎会就在这紧要关头刚好出现,打断了明王。

  众臣长出一口大气,陛下既然打断了明王,那就说明了他的态度,不会放任联合抗蛮当真出大问题。

  只要不起内战,那不管是真心忧国也好,还是心系荣华富贵的地位,得过且过也罢。

  总之,如今情况下,满朝君臣,却也是真心不愿再起内战!

  众军阀尴尬自是不免,但心底亦是暗自吐出一口长气!

  几人对视一眼,心有余悸的同时,又有思绪在闪烁。

  定武帝这一出场,刚好压住了墨白发飙,不但解了这剑拔弩张的局面,同时也让他们确证了定武帝在联合抗蛮一事上的真正态度。

  说实话,他们之所以最后关头,被墨白吓住抗不住了,正是因为始终对定武帝不放心。

  至今为止,他们仍然不敢肯定定武帝的想法,虽然定武答应了联合抗蛮,按道理,也绝不敢和他们翻脸。

  但他们依然觉得定武恐怕并非真正放弃了与旗蛮言和,相反,甚至他们怀疑,这联合抗蛮谈判也搞的风风火火,或许也是定武为了震慑旗蛮,希望能够达到谈和目的的一种手段

  定武对内逆的恨意,他们是再清楚不过的,恐怕定武恨内逆要远超外蛮,想当年为了打林华耀,可以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