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王妃心病(1/2)

加入书签

  执掌道门,甚至是彻底掌控道门。

  这件事对杜薇薇来说,实在太过突冗,她根本没有半点心理准备。

  曾为青年社弄龙头的她,在明珠一地还算风光,可再怎样,那也不过只是利用明珠府有多方势力交错,局面复杂,连国朝官方也因各租界而多有忌惮,不能彻底掌控的缘故,而培养出的一个地下势力而已,并非真的狂妄到,以为可与掌控一省府的封疆大吏相抗衡。

  她很清楚,自己能在明珠府横行,就连封疆大吏都卖她几分面子,那其中定然少不了,自己乃是道门弟子身份的缘故。

  而如今,居然说要她去执掌,甚至掌控整个道门?

  那可是连偌大的国朝都为之忌惮,无法摆平的庞然大物。

  别说她没有心理准备,根本就是从来都不敢去想的事,又何谈信心。

  即便墨白给了她一些底气,但此事太过突然,她还是没敢应承下来。

  对于此,墨白也没失望,只说还有些时间,让她可以仔细考虑一番。

  望着墨白背影离去,杜薇薇独自一人在院中坐到天黑,连送来的晚膳都未曾进用,就这般一直坐到星月满空,寒气深降之后,她才缓缓回神。

  望着那漫天星空,她眼中情绪交织,时而振奋,时而又颓唐,最终却是长生一叹,面上苦笑一闪,微微摇头,起身进屋。

  身影消失前,隐约有一句话在院中呢喃:杜某何德何能,岂敢如此自不量力!

  时间不会为任何人而停留,一晃又是七八日,杜薇薇没去找墨白,墨白也依当日之言,果真给了她时间考虑。

  她的生活仿佛又恢复到了平日该有的清静,不过外面的动静却越发汹涌了。

  明王府依然如以往一般,有什么消息,并不隐瞒她。

  就如平日一般,她只是默默看着,听着这些消息,并不主动出声参与。

  只是很明显,相较平日,每当接触外界的消息时,她眼中明显多了几许思考之色。

  备受瞩目的皇帝召阁臣议事,许多人包括她杜薇薇都曾以为,这立储之事当会有结果了,可是出乎意料,如此多时日过去,宫里竟始终没有一点动静传出来。

  也正因没有消息传出来,立储带来的风波不但没有降温,反而越演越烈。

  接下来几日,朝野上下,越发群情汹涌,三位亲王使出了浑身力气,在京城斗的是地覆天翻。

  最直接体现,便是朝中官员,开始赤膊上阵,开启了相互攻歼的热潮。

  久不开的大朝会在这七八日里,一连开了三次,每一次朝堂上都是腥风血雨,一个个大案要案被当堂翻了出来,紧随其后,便是一系列官员连番下马,就好似番薯一般,只要拔出一个,立刻就能牵扯出一群来。

  朝中大员如此,底下就更不用说,数方势力之间的纠缠,也直接反应到了民间,京中各种犯罪率一时间持续飙高,大理市刑部衙门巡防司,这三个执法部门,早已经开启了连轴转模式,牢狱中人满为患。

  不过短短七八日,京中却仿佛经历了一场天灾,几有人人自危之乱象。

  自古以来,嫡位征伐,莫不如此恐怖!杜薇薇听闻这番消息,不由叹道。

  她倒并不奇怪,就是当年她那小小青年社,其上位之时,亦不知手染多少血腥,多少人命死于权柄之下,便连她一家老小,亦殒命其中,更何况如今乃是手握天下之权柄的帝王位!

  却也只是轻声一叹,京中夺嫡之混乱,到底与她无关,不过她却还是不免皱起眉头,觉得有些不对劲。

  自阁臣议事,已一周有余,夺嫡之乱,此起彼伏,几欲危及江山社稷,陛下竟仍自不定储位,这杜薇薇皱着眉头望着桌案上,那一纷纷京城乱象的消息,嘴里轻声呢喃。

  其实莫说她生疑,到得现在,曾满心热烈的朝臣们,也是心中惶然起来。

  皇帝当时在寿宴上抛出一个立储之议,看态势明显是有早做决断之意,当日更曾召阁老议事,按道理此事不会拖延太久。

  可如今风波诡谲,一连数日过去,朝中已是乱象纷呈,陛下却还不拿出决议来平息乱象。

  难道所谓立储,只是皇帝对朝中结党势力的一个试探吗?

  能在朝为官,又有几个庸才,观形势不对,立刻便开始怀疑起来,这种猜测一出,紧随其后便是热烈的夺嫡风波,立马刹住了车。

  但即便刹车,还是有很多人坐不住了,首当其冲的自然是三位亲王,当即便是心慌意乱,惊惧不已。

  这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