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黑衣卫来了(1/2)

加入书签

  单单仅凭慷慨激昂,还没有资格将我明王府黑衣卫视作宵小,更无资格拦本王车架,让本王给你交代。今日本王不为难你,你叫沈玉明,本王会记住你的名字,若是有朝一日,你能践行今日之语,让本王听到你在沙场铁血建功的英名,若活着,你再来拦本王车架,若战死,本王亲至你坟前叩首赔罪!

  驾!话音毕,黑衣卫豁然一马鞭挥下,马匹一声长嘶,前蹄跃起,狂冲而去。

  沈玉明却仍自站在中央,眼见马匹冲来,竟无反应。

  幸得一副将眼疾手快,拉住其手臂,两人就地一滚。

  待他们狼狈起身,那马车已然远去。

  沈统领,可曾受伤?副将将沈玉书扶起。

  沈玉明挥了挥手,眼里不知何时已泛起血丝,死死盯着那马车扬尘而去。

  统领,众黑衣卫不知去向,我等追之不上,明王府这边又这上峰怪罪下来,我等怕是要吃大罪!又一副将满是愁容,来到沈玉明跟前低声道。

  沈玉明低头,望着自己腰间的佩刀,死死咬住牙齿,半晌不动,直到那明王车架彻底无踪,他方才缓缓抬头,眼中竟是已一片猩红,只听他竟嘶哑道弟兄们,今日明王之言,尔等可能忍之?

  众将一听,当场脸色煞白统领慎言

  这可就在明王府门口,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若这话被明王府的人听到,怕是这条命必得交代此处不可。

  然而沈玉明却是仿若没有听到,忽然取下自己头盔,交予副将,又将腰牌取下,递给他,声音沙哑道今日之罪,我沈玉明一力担之,将此头盔送予将军,告知将军,沈玉明自知有罪,愿自贬先锋营将功赎罪。

  统领此言一出,几名副将即众军士大骇统领,万万不可,大不了我等一同回去领罪便是,何至于此,那先锋营,可是罪军,向来沙场冲锋,十死无生啊!

  然而,沈玉明却骤然翻身上马,冲诸人一拱手诸位同袍无需再劝,沈某此去,家中虽有一弟尚在,但我仍难放心家中老小,还请诸位袍泽在方便的时候,能稍稍照应!若将来弟兄沙场之上,侥幸取得战功若何,将来必报诸位大恩。若沈某再无归日,便来世再报诸位大恩。

  一番话说罢,他骤然一挥马鞭,就此远去。

  统领一众将兵大惊,连连追赶,却哪里还能追的上。

  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沈玉明直奔城门而去,皆是心生大震,众将兵此时哪里还能不解,方才沈玉明所言不能忍,非是要报复明王。

  而是不忍血性,不忍男儿身,不忍兵将志!

  这先锋营大多乃是罪军充斥,名副其实的炮灰营,一场冲锋十去九不归,统领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这叫我等这该如何给二老及嫂夫人交代啊!有与沈玉明交好之副将,眼圈发红,仰天长叹。

  然而,却有更多的人只是感觉浑身血液在沸腾,望着那尘土飞扬中,绝不回头的战马,皆是沉默不语。

  不能忍是啊,我等从军,又如何能忍下这血志蒙尘?不知是谁,声音地不可闻。

  名府大街上,各部官员眼望着这清晨时分发生的一场大震动,皆是难以回神。

  朝阳初升,明亮的光线普照大地,逐渐驱散了那深冷的寒意,也驱散了将士血涌带来的悸动。

  众官员罕见的无人多言,默默上了马车。

  一个如此,两个如此,最后全都如此,他们独坐马车内,或许还在想着方才发生的事,也或许根本不为所动,继续着他们麻木的生活。

  宫中,定武帝静静而立,已经许久不语。

  他已经知道了明王府门前发生的事,但他并不知道明王想干什么?

  脚步声快步而来,他豁然转头,便见张邦立气喘吁吁赶来,来到他面前,还不等气喘匀,便道陛下,查出来了!

  说!定武帝只吐出一个字。

  此次出动的乃是明王府黑衣卫中的长刀卫,一共四十二人,共分兵为六组,分别赶赴庸亲王江王德王德康公主还有太子府邸,以及皇宫门前。张邦立快速道,一边说着,一边心头只觉得寒凉。

  这些人都乃此次太子府宴会,位分最高之人。

  雍亲王自是不用说德康公主乃是陛下膝下的长公主。

  而江王德王虽是郡王,但一字王皆是宗室中最尊贵的王。

  当今陛下继位之后,手足都不长命,已相继故去,这江王便是陛下曾经最好的弟兄,也是最得力之人手留下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