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消息{二合一不分章了}(1/2)

加入书签

  傍晚时分平京城,似乎除了因为整日不休大雨,而稍显静逸了一些之外,就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一个明王离开,仿佛根本就不能给这座城市带来任何波澜。

  民间依然延续着自己该有生活节奏,那座雄威宫城,也依然威严耸立在雨幕之中。

  定武帝此刻就背负着双手站在书房窗口,目光静静打量着昏暗天空下,那连成线雨帘。

  他已经站了有一会儿了,眼看着天空一点点昏暗,他眼眸中还是不免浮现了丝丝复杂望着远方,嘴里喃喃道:“消息应该快传回来了……”

  即便是一颗帝心坚定如铁,但要亲手杀了自己儿子,他也还是无法做到,完全无动于衷。

  只不过这缕杂念,却只是在心中一闪,便自消失了,重新坚定下来。

  若明王一命,能让他在挽回这万里江山路上多走一步,那又有何不舍?

  缓缓转身,他面色已恢复平静,重新坐下,眸光里再不留丝毫感叹,而是慢慢沉吟下来,开始思索消息传回来之后事情。

  那黑衣刺杀之人,确是他派出去,这些人全是皇家秘密培养精锐死士,专门隐藏暗中,做些见不得光任务。

  按照他们计划,为了逼真,不留破绽。

  这群黑衣刺客会在与兵士搏杀之中,死去大半,随即将与两名定武帝亲卫决战,最后两名亲卫将会大展神威,杀掉大部分黑衣刺客,但同时,明王也会遭仅剩黑衣人挟持而去。

  而紧接着便是一阵追逃,很明显,皇家自然不能让这次刺杀成功,否则威严何存?

  黑衣人最终当然是逃不了,但当终于追到他,他无路可走之时,试图用明王性命相挟,相持片刻之后,露出了破绽,原来其手中那明王竟不知什么时候被调了包!

  黑衣人自刎而亡,明王却不见了踪影,不知死活!

  是被他同伙接应走了吗?

  这是最大可能。

  大批兵马赶来,彻夜封山,连续搜查,但最终,却一无所获。

  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有数名兵士在追捕过程中诡异消失了,然后,便是立刻扩大搜查范围,并且周边省份一同协查。

  过不多久,便有人传来消息,曾有见过数名消失男子出现在东山省范围内,并且有人注意到他们之中私有一人极像那明王。

  但只是踪迹一闪,便再次消失不见。

  至此,这场悍然袭杀,算是落下了尾声,之后便陷入了长久追查之中。

  很明显,这是有内奸,里应外合抓走了明王!

  至于为邯抓走明王,这就不重要了,重要是什么人做这件事。

  毫无疑问,得从那消失兵士查起,也从这里开始牵连到一个个国朝人士,从底层往上查,一点点来,持续换血开始!

  ……

  定武帝静坐在书房里,眼眸中光影闪过,他已经开始思索着,什么位置交给什么人,很显然,这一次,已经安排妥当,他并不觉得会出什么问题。

  毕竟谁也想不到,国朝亲封明王,会在京畿地界被刺杀,更是在上清山刚刚这么做之后,谁还有胆在动他虎fuguodupro须,所以这一次有心算无心,又安排如此妥当,定然会成功。

  这时,有轻微脚步声传来。

  内侍躬着身子出现在门口,目光一瞟那正在沉思明黄身影,不敢大声打搅,来到近前,才侧身躬下,声音极为轻柔道:“陛下,晚膳您还是在御书房进吗?”

  话音落下,他面前定武帝却是头也没抬,毫无动静,仿若根本没有听见。

  内侍见状,不敢再出声,躬下身子缓缓后退。

  他心知此时此刻,陛下哪里能有进膳心思,定是在思索那远方明王之事。

  然而,却没有料到,就在他快要退出御书房时候,定武帝却不知道突然想起了什么,眸光一晃,抬起头来问道:“皇后可用膳了?”

  皇后?

  内侍一顿,微微抬起头来,眼神意外看向定武帝。

  正好看见定武帝眼中那一抹漂浮,他一辈子跟着定武,若说最了解定武人是谁,他绝对算一个。

  此时心中瞬间明悟了,明王之事,陛下隐瞒了皇后,到了此时此刻,明王恐怕已经……

  陛下终究是愧对皇后,心中不忍了,他连忙道:“娘娘宫里还未曾传膳!”

  “嗯,摆架吧!”定武帝声音似有些低沉,但却没有犹豫,直接起身,朝着皇后宫中而去。

  ……

  内侍并没有猜错,此时此刻,定武确实突然想到了皇后。

  对他来说,到了这必须做出选择时候,他不会犹豫。

  但他却深知,对于皇后来说,却恐怕难以接受,虽然明王并非多么出众,甚至极为不堪,但皇后却因多年分离,对他却依然骨肉情深。

  所以这个计划,他根本不敢被皇后得知。

  此时消息就要传回来了,皇后恐怕难以承受,他心头暗叹,决定去陪着皇后。

  ……

  “陛下,您知道吗?昨日皇儿来见,可是着实让大吃了一惊!”皇后头戴金钗玉凤,一边替定武夹菜,一边满脸笑意道。

  饭桌上,定武知道只要来了,肯定是绝不可能避免提到明王,但这刚坐下,皇后便提到明王,却还是令他心中一顿。

  “哦?”定武含笑,表面不漏一丝异样道:“皇儿可是又来向你告状?”

  其实看皇后满脸笑意便知道这一次可能是好事,但是他还是情愿这么问。

  “告状?”皇后娘娘微微一顿,随即却是连连摇头道:“陛下,这次您可没说对,皇儿其实很懂事,他不但没有抱怨。还孝顺狠,昨晚啊,他就跪在地上,怎么说也不肯起来,非要为治疗腿疾呢!”

  老宫女站在一旁伺候着,此时瞥了一眼皇后,她就知道,皇后今天肯定会忍不住向陛下夸赞明王。

  定武帝这一次倒是真一愣,显然没懂:“他给你治疗腿疾?”

  “嗯,陛下,您想不到吧,皇儿其实天资聪敏狠,早在幼童之时就在民间得遇医道高人,学得一身岐黄之术,假以时日,说不得皇儿就能成为医道巨子!”皇后语气轻快,显然高兴极了。

  “得遇高人?”定武帝顿时眼中一沉,若是平时,他不会打断皇后兴致,但今日,他觉得应该让皇后清醒一下:“皇后,皇儿在回宫之前一切生活轨迹,都已经详细勘察过,哪有什么医道高人伴其左右,真是满口胡言妄语!朕早就说过,文武功德其次,但品性却是必修之,不可太过纵容皇儿!”

  定武帝板起了脸,但却不想皇后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反而依然笑吟吟道:“陛下息怒shubaojie,如何不记得这些,其实刚开始啊,也不信,只当他孝心可嘉,可是陛下,您看看这个……”

  皇后不恼,放下手中筷子,从自己身上取下一个小小荷包。

  “这装什么?”定武帝目光看向荷包。

  “陛下先别急,您肯定想不到这是什么东西!”皇后很神秘。

  小心将荷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纸,随后亲自打开,递给定武道:“陛下,您看看,可知这是谁人为开药方?”

  这张药方,当然不是那张“毒方”,而是明王所开那副外用熏蒸之方药。

  “咦,药方?嗯,这书法倒是未曾见过,哪位太医手笔,极好!”定武帝接过,一眼望去,便是点头赞许道。

  “您接着往下看就知道了!”皇后笑道。

  定武帝呵呵一笑,直接看向最底下,一般药方都会有医者都会签下名字。

  可是当他看到最底下,当场便是一愣:“墨白?”

  随即,他愕然抬头,盯着皇后,却见皇后笑吟吟道:“陛下想不到吧,这是皇儿昨晚当着面,亲手为书写药方,原来他不但早已熟通文墨,而且竟还通医道,今早就已经让常妈妈将这方子拿去给太医院瞧过,他们都说可用呢!”

  “皇后,这字,皇儿真是当你面写?”定武帝明显有些不信。

  这下皇后有些不悦了,道:“陛下这是不信皇儿还是不信?”

  “皇后勿恼,只是皇后应该记得,就在月前周博士还曾向朕请辞,不愿再教导皇儿……”定武帝,意思很清楚,他连字都认不全,何谈写药方,还是这样一笔好字?

  皇后闻言,脸色却是微微一沉,沉默zhaishuyuan了一下才道:“陛下,皇儿早已通晓文采,但两年里,常常为此责罚他,但他宁愿承受,也始终不透露……他还是不喜欢这宫里啊!”

  定武帝听再椿愣,他如何听不出皇后意思,明王会是藏拙?

  突然,他脑海中好像有光点一闪,那是昨日,明王在御书房门口晕倒,又突然醒来之时,他与明王对视那一眼,那是一种,自己从未在皇儿眼中现过眼神。

  那么清明而纯粹,一望便可知其人绝不愚钝!

  他眼神又看向了那方子,心中不知为何,也觉得是有些不对,但随之便压制了,就算这一切都是真,也没什么意义了,只是微微一笑,轻声道:“若皇儿当真有此才华,那是极好!”

  皇后此时兴致却是不高了,轻轻点头道:“陛下,考虑再三,皇儿既然有意岐黄之道,他虽天赋极佳,但却还年轻,还请陛下为其择一位明师伴随左右,细心教导!”

  定武帝此刻真有些接不下去了,对待天下人,他都可强势无比,唯独皇后,他亏欠一生。

  正想着如何应答。

  门外却是突然脚步声起,明显有人快步而来。

  这一刻定武帝心中确实罕见紧张起来,他知道消息来了。

  皇后也抬起头来,向外看去,见正是那陛下身边贴身近侍,此刻脚步极快朝着这边跑来,很明显是有急事了。

  她凤眸之中不免闪过一丝失落,虽然陛下待她始终很好,但实际上,自从墨白出生,她患下腿疾之后,定武帝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