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1/2)

加入书签

  禁军来了。

  刑部也同样来了。

  就连陛下身边的近臣张邦立,和甚少出宫的国朝真人,都同时在第一时间赶来了明王府。

  不止他们,紧随其后,道门六尊也悉数而至。

  一时间偌大的明王府,里里外外全都是人。

  不过,不管是谁,来到明王府的第一反应,都是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明王府门前,足足上百具被砍了脑袋的尸体,就这般横七竖八的堆在门口。

  弥漫的血水早已染红了方圆数十米之地,阳光折射下,可谓触目惊心。

  大人,情况就是这样,卑职赶来的时候,这些人正在被黑衣卫当众行刑,卑职阻止不及禁军统领站在面色铁青的张邦立面前,如实汇报。

  站在尸体面前,低头看着自己早已被血水染红的靴子,张邦立微微闭眼,随之抬头,深吸一口气,却只觉口鼻之间满是血腥味,令他脸色越发难看。

  强忍住心头的震骇,张邦立挥了挥手,示意知道了。

  这些尸体禁军统领偏头看了一眼那满地伏尸,不知该如何处理,总不能一直摊在这里。

  此事归刑部处理,请示于大人吧!张邦立抬眸朝着周边看了看,却只见全是禁军,竟不见刑部诸人的身影,问道:于大人应该早就到了吧,怎么不见人?

  禁军统领回禀道:于大人本与卑职同来,正好见得黑衣卫行刑一幕,一时受惊过甚,当场昏迷

  张邦立闻言,倒也没有多说,这位刑部主官已年过六十,见得这场面受惊,倒也不算出奇,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是秦大人在现场主事?

  秦大人已经快马回宫复奏!禁军统领又道。

  复奏?张邦立眉头一皱,这里的事,宫里早已知情,更派了他与国朝真人一同过来,还要复什么奏?

  张邦立心中立刻有所明悟,刑部这是在故意推脱,不愿接这烫手山芋。

  张邦立脸色越沉,压住脾气,沉着脸问道:那现在,刑部是哪位大人留在此地主事?

  李大人在此,卑职已经请示过李大人,他说此案涉及皇亲,刑部亦需等陛下旨意方能行事,所以禁军统领没有再说下去。

  刑部主天下刑政,竟敢如此懈怠,丝毫不作为张邦立闻言,顿时一股怒火冲天而起,可话才说到一半,却又无可奈何的强行忍住了。

  他虽恼怒,却也还没有资格拿刑部怎样,没办法,也只得压下火气,不过心底却是在冷笑:想推就能推得掉吗?

  眸光一凝,张邦立沉声道:将尸体收敛,直接送去刑部衙门。

  是!禁军统领应命,随即一招手,便是一队队兵马上来,开始收敛尸体。

  也无甚担架之类,尸体完整的,两人抬起,对车上一扔了事。

  被斩了首籍的,就用布匹包裹,倒也并不麻烦,明王府并未乱扔首籍,所以兵士们倒也无需多加细致的分辨。

  张邦立吐出一口气,并未多去看那些尸体,转过身来,又只见那些依然蹲在地上抱着头,慑慑发抖的人等。

  已经了解过事情的他,已经很清楚这些人的身份,不过看着他们,张邦立又是一阵烦躁:刑部连他们也未曾处理罢了!

  却话才说一半,禁军统领刚要回话时,张邦立又摆摆手,不用解释了。

  死人刑部都不想碰,更何况这些更为麻烦的活人。

  围聚,冲击明王府一案,不用审就知道,背后必然牵涉众多,不止是王公府邸自身而已,更可能涉及朝中多部大员。

  而且现在偏偏这些人还牵涉到刺杀亲王的大事里面,不用想都知道有多棘手。

  查?

  谁知道这最终要查到谁身上去?

  将他们直接拿下,暂且由你们禁军营直接看押,严令任何人与他们接触,一应调查事宜,皆等上令,此事事关重大,切不可有半点疏忽!张邦立沉声道。

  是!禁军统领面目严肃领命。

  对了,被明王揪出来的那些人,现在是什么情况?张邦立又问道。

  属下不知!禁军统领摇头。

  你不知张邦立又是一阵火大,但想到刑部根本对外面这些人都没有作为,更何况里面。

  挥挥手,没再多说,转身抬起脚步,踏入明王府。

  府内相比外面,倒是并无什么血腥,让张邦立的心情也稍稍放松了些。

  自有人来请,进入正厅,一抬眼便正好只见,明王正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之上。

  又有国朝真人,与道门六尊坐在下首左边。

  右边则是庸王等五人依次而坐。

  堂中央则直接跪着十来人。

  一入厅中,张邦立便只觉一股凝重气氛扑面而来,所有人皆面色凝重,却无一人说话。

  见他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望来。

  庸王等人立刻起身要开口,但目光一扫坐在主位上一动不动的明王过后,又是强忍着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便又重新坐了下来。

  张邦立虽知庸王和泰王无事,但此刻亲眼所见才是放下心来。

  不过见得他们脖子上的纱布,浸透出来的血迹,还是不免瞳孔微缩。

  见过诸位,陛下听闻庸王与泰王在明王府遇刺一事,当场震怒,特命下臣来处理此事!张邦立微微躬身,拱手向满殿中人行礼。

  一众人知道他代表陛下而来,皆是起身还礼。

  墨白也站了起来,微微点了点头,便直接挥手:张大人先坐!

  张邦立嘴唇微动,似乎想说什么,但见明王已经又重新坐下,微微沉吟,还是先坐下了。

  不废话了,本王只说两件事!墨白神情寡淡,声音低沉。

  诸人皆不语,张邦立只得回应:殿下请说!

  一,诸王公府邸,擅自围聚污蔑甚至冲击我明王府一事,当如何处理?墨白沉声道。

  张邦立神色微凝,抬眸看着墨白,没有逃避,稍稍沉吟后方道:涉案人等已全部拿下,各府人等围聚冲击明王府一事,交由刑部彻查,依法处理!

  制造谣言,污蔑本王绑架众王公一事呢?墨白不会忽略这一点。

  此事涉及众王,具体真相如何,目前还无法断定这事涉及储君之争,张邦立可不敢胡乱决断。

  墨白面无表情,这时候不可能放虎归山,拖泥带水,直接转头看向庸王等:当事人都在这里,就请诸位当场澄清一下,本王究竟是请你们赴宴,还是绑架?

  所有人眸光全部落在了庸王等人身上,看他们会如何说?

  庸王等均面色发沉,好半晌沉默不语,墨白也不着急,静静等待。

  终于,庸王长长吐出一口气,还是开口了:此事的确是误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