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得小心明王了(1/2)

加入书签

  定武眼中精光直闪,缓缓道:刺杀发生时,明王的车马还未回府,而明王却早一步暗中回府了,若非察觉有异,岂会如此安排?这也能解释,为什么黑衣卫会突然不堪一击,他又能如此巧合的出现,千钧一发时,救下老大和老九。除非他早就掌控了形势,黑衣卫被一众杂牌军打退,就是他故意留下的破绽,目的便是为了引刺客出手,然后再收网,将他们一网打尽!

  张邦立闻言,立刻做惊愕状,随之又一欠身:陛下英明,如此一来,便能解释得通了。

  定武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并没说话。

  此刻哪还反应不过来,张邦立先说明王有嫌疑,又故作姿态的疑惑一番,就是委婉的在提醒他此事有异。

  却在这时,旁边的真人开口了:陛下所推论的应该没错,之前老道曾疑惑,明王是如何能够准确无误的找出一众潜藏在人群中的内卫宗师,当时人数颇多,现场气息杂乱,这些人不主动暴露,想要凭气血发现他们,便是老道也没把握。如今看来,明王应该是隐于暗中,早已发现端倪,这才能短时间内就将他们一一找出来!

  真人这话,算是确认了他们的推论。

  两人对视一眼,定武又再次深沉下去:如果说不是明王,那又会是谁?一出手便是直接朝着朕两个皇子的命而去,简直胆大包天!

  陛下,恐怕主谋者所谋的还不止是庸王和泰王,连明王也在暗算之内!张邦立声音同样低沉。

  定武闻言眼眸顿时一凝,豁然转头看向张邦立,此刻竟然丝毫不顾及,直接开口蕴藏着无尽怒意道:太子?

  臣下不敢怀疑太子殿下!张邦立一躬身,请罪道。

  而定武却也只是瞬间,便反应了过来,直接摇头:不是他,小聪明,他是有一些,这种胆魄与谋略,就凭他,怕是没有

  这番话太子是听不到,否则恐怕只能羞愤而死!

  张邦立心头其实真有些怀疑是太子,听陛下这么一说,他也觉得不大可能。

  不能说太子没这个心,也不能说太子没这个胆。

  关键是他不可能这么果断,诸王府邸的人围聚明王府,到事情爆发,所用时间并不长,太子即便有心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敢下这个决断,还策划的如此周密。

  若他有这本事,还能被明王随手就收拾了?

  陛下,此案真要彻查起来,牵涉人众,恐怕牵扯极为广泛,就连各位王公自己都脱不了嫌疑。张邦立没将话说透。

  但定武何许人也,闻音知意,却还是摇头:现场众目睽睽,若非明王出手,他们就真死了。

  庸王等人不是没有做戏,故意自己杀自己,嫁祸明王的可能。

  他们是有这个动机,但不可能敢真拿自己性命来嫁祸明王。

  除非他们知道明王在场,还能肯定明王一定会救他们,并且还要保证明王真有这个能力救下他们。

  如此冒险的事,如太子一样,他们没这份谋略和胆魄,做不出来。

  说到这里,这个案子就僵住了。

  不是没有其他嫌疑人了,而是嫌疑人太多了!

  此次事件起于东宫宴,诸位亲王尽涉其中,可以说整个朝堂都被牵涉进去。

  很难说是不是朝堂中某些人出的手,也很难说,是哪一方的人?

  方才只是推测,并不能肯定他们就真没嫌疑了。

  不论是太子,还是庸王泰王,以及他们手下支持他们的朝臣,甚至宗室,都是有理由去做这件事的。

  现在不是如何去查,而是怎么查的问题,稍有不慎,将人人自危,国朝大乱。

  所以,他们才事先推演方向,不会直接波及太广,找一条最可能的线,先查。

  如今看来,反而嫌疑最小的是明王府!张邦立皱着眉,似无意般说了这么一句。

  定武帝微微皱眉,却又展开,他不得不承认,明王的确没有涉足朝堂,若当真是朝堂中人动的手,那庸王泰王和太子都脱不了干系,却偏偏明王最干净。

  也不能掉以轻心,这逆子平素胆子最大,现在虽然看似找不到动机,却也未必就没有搅浑水的可能,他与太子结怨,为防止后患,将所有人一起拉下泥潭,这不是没有可能。定武依然忌惮明王。

  陛下英明,如此来看,明王府的封禁还不能撤!张邦立点头。

  定武却是又一顿,封了明王府,其他府邸不封,明王恐怕又要借机生事,想了想还是道:封禁先撤了,派一队禁卫驻扎府内,凡进出人等,皆需呈报,直接告诉那逆子,但敢抗旨,朕绝不轻饶!

  是!张邦立心底松了一口气,他可不认为明王先前是和他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