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夜袭林府别院(1/2)

加入书签

  张邦立也刚好意识到这一点,是啊,他们的确可以料到,一旦被明王所迫,不去东宫宴,那今日的东宫宴必然要出大问题,这么一来,提前留信也不无可能。

  然而,脑海中念头一转,张邦立却又苦笑一声,否认了这一点,沉声道还是不可能,那一刀可是真真切切,若非明王救人,他们就真殒命刀下了。

  陆寻义眉头微皱,却不知如何反驳。

  的确,他们是有可能留信,但又怎么可能安排人真杀自己,那一刀,没人比他们明王府更清楚,唯有六爷才有这个本事来救,并非是故意作假的。

  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这案子根本就形成了死结,传信之人一死,就变成了谁也解不开的死结。

  对了,方才阁下说有一点是肯定的,不知是什么?张邦立抛开脑中烦闷,又问道。

  陆寻义长长吐出一口气,道如果这些人说的都是真的,他们并非参与计划之人,只是被蒙蔽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配合演出了一出大戏。那就说明,这背后之人仅仅只是用了一个障眼法而已,便制造了如此大案。

  一个障眼法,竟能让一群毫无准备的人,分工明确,通力配合,完成此次刺杀。这岂是一般人能有的胆量与能力?不管这案子看起来有多么复杂,牵涉到了多少人,首先可以确定的便是,在背后布置下一切的人,拥有的能力必然是非同一般的。

  他们首先要能对各王心思了如指掌,并且能在各王公府邸安插各王亲信之人,然后还能对国朝内卫施加影响力,最后还得有敢对我明王府内部实力进行估量的当量,张大人,陆某说句大话,即便我明王府因王妃离府一事,内部稍显空虚,这天下又有几个人敢说,就单凭十几个宗师就敢冲我明王府下手?

  所以陆某能够确定一点,即便没有任何证据,凶手的范围也并不大。说到这里,陆寻义看向张邦立,眼中光芒很锐利别的不说,就单说我明王府,都未必能有这个实力,可以安排这一切。这天下又还有几家势力,能如此从容的安排这一切后,更能丝毫不留痕迹的全身而退?

  张邦立浑身一震,眸光豁然凝重起来。

  他不得不承认陆寻义说的有道理,不管什么线索,不管什么证据,只考虑谁有胆量和能力做到。

  如此拨云见雾,嫌疑范围一下子就明朗了许多。

  当今天下,有这胆量敢对明王和国朝同时下手的,无外乎也就是那能列席联合谈判的诸位。

  国朝?

  自然不可能,陛下虽然曾放弃过明王,但也绝非拿自己三个儿子的命开玩笑的人。

  最关键是,此举除了能够打击明王之外,对国朝毫无好处,只会导致国朝动荡,甚至后继无人。

  明王府?

  他们的确符合上面的条件,但此事说白了,终究弊大于利,不管明王有什么目的,都不至于走这一步,更何况,最终是明王阻止了这桩刺杀。

  道门?

  张邦立眼神凝练,能对内卫施加影响,道门肯定做的到,而且他们传承悠久,在各王府中布置人手也轻而易举,可他们动机上说不通。

  道门如今的局势,天下王者谁人不明,他们依附明王而生,为的就是不沦落为各风云人物的手中之玩物。

  他们本身是没有能力在天下起风云的,只能以依附而生,最好的结局是左右逢源,立足不败之地。

  他们搅动的国朝大乱,让明王败落,无异于要自寻死路。

  如此一来,真正有利者,便无外乎林氏等众军阀了!

  张邦立只觉得心中蓦然一跳,顷刻间冷汗淋漓,如果真是他们,他们想干什么?

  联合的关键时刻,他们搞出这么一招,稍有不慎,将会是天下将倾的场面。

  他下意识的藏下心中所想,此事绝不能开玩笑,他告诫自己,没有铁证之前,他必须慎重再慎重。

  有任何情况,不要声张,即刻禀报朕!突然,定武帝先前最后的交代,在他心底回响,张邦立身躯一颤,越发怀疑,陛下或许也曾想到这个可能

  张大人请吧!陆寻义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他的心思。

  张邦立见到明王,并没有多说什么,只与明王公式化的说了几句过后,便急冲冲的走了。

  墨白也没多留,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微微翘了翘。

  陆寻义送完张邦立,回到他身边,轻声道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应该已经怀疑上了林氏那边,只不过要查证此事,怕是艰难。

  墨白看了陆寻义一眼,摇摇头,竟是面上露出一丝笑容查是肯定要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