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杜鹃的手段(1/2)

加入书签

  通天峰,祖殿!

  黄庭府历代祖师牌位供奉之所,在无念等七人的陪同下,杜鹃入山之后,首先便是直奔此处而来。

  来此之后,又在无念等七人的诧异目光下,杜鹃不顾虚离子等人的劝阻,还是屏退众人,单独与无念等人入了内殿。

  几人伴随在杜鹃身边,眼见她在明王府中竟当真有如此威望,心中均是咋舌不已。

  同时也为她的胆色而赞叹,要知道,如今他们已是生死存亡,说不得就会对杜鹃下手,挟持其性命以求自保。

  然而,杜鹃却似乎根本就没察觉到危险一样,就在他们面前步伐平稳的一步步迈进殿内,口中还带着歉意对诸人道:抱歉,诸位师叔伯,一众前辈只是因为之前的刺杀而紧张,所以才如此防范,并没有其他意思,还请几位师长不要介意!

  几人闻言面色僵硬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看着杜鹃直步向前,七人此时目光还是不由闪烁了起来,暗中不住相互交换眼色,气息也均是开始沉凝起来。

  很显然,如此大好良机,他们还是忍不住动心了,杜鹃此来,黄庭府前途难料,观明王府一众的意志,那一个不好,他们便将落得满门尽遭屠戮的结局。

  如果能够趁此良机拿下杜鹃,观其在明王府中威望,却非傀儡而已,若能以其性命相威胁,必能令外面那一众人投鼠忌器,或许还能为诸弟子拼出一条生机。

  然而,一旦当真如此,也就再没有回头路了,首先这黄庭府祖庭,定然是保不住了,其次这天大地大,他们就算逃得一时半刻,又如何能躲过接下来的漫天追杀,就算他们可以逃过,那些追随他们留下来的弟子,又如何能够逃的过?

  做还是不做?

  一行人目光不住交换,却始终拿不定主意,最终还是将目光放在了辈分最后的无念大宗师身上,等着他决定。

  无念眼中也在纠结,事关满门生死,他也不敢轻易决定,只能目光明灭忽闪,死死定在杜鹃身上。

  却就在这时,他眼神忽然一怔,却见杜鹃已然行步至历代祖师牌位下,毫不犹豫的在蒲团上恭敬跪下,随之三拜九叩首,叩叩有声!

  无念见状,眼中讶异一闪,随之目光一斜,暗示诸人切莫乱来,再看看情况。

  实际上其他人见得杜鹃如此恭敬之作为,又如何不是眼神发怔。

  杜鹃早已被黄庭府赶出山门,如今黄庭府没落,朝不保夕,而杜鹃如今却早已身居显赫,如今这黄庭府生死尽在她一念之间,哪里还需要对黄庭府如此恭敬?

  几人心中刚刚升起的恶念,被杜鹃这么一搞,又越发不定起来。

  观杜鹃如此,想必心中当还念着师门旧情,未必便会行那满门屠戮之事。

  反倒,若是他们动了手,那就真无可挽回了,可这良机一旦错过,那就将真的再无任何还手之力了。

  几人心神交战,默默看着杜鹃。

  杜鹃三拜九叩首后,缓缓直起身形,跪与蒲团之上,面朝祖师牌位,声音响起:列位祖师在上,黄庭府不孝弟子杜鹃今日归来请罪,还请列位祖师容杜鹃陈情上禀。

  檀香冉冉,祖殿内,七位仅剩的黄庭府长老,屏住呼吸,看着端跪在祖师排位下的杜鹃,眼神复杂。

  杜鹃却不管他们,只恭声道:杜鹃自小家门惨遭祸事,孤苦无依,幸得师门垂怜,收弟子入门墙,门中师长悉心照顾培养,杜鹃方能复得家仇,拿回祖业。师门于弟子,实不吝有再造之恩得。却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突有外敌祸我江山国土,残我父老乡亲。师门遵当代道门之意志,不与外敌动干戈。然杜鹃一家深受明珠百姓之供奉恩德,更有无数性命,就系于杜鹃一念之间,杜鹃实在无法置家乡父老性命于不顾?两难之际,杜鹃最终忤逆了师门,遭师门逐出门墙之外。今日杜鹃再复门庭,特向列位祖师请罪!

  说到这里,杜鹃又是三叩首,才抬起头来继续道:当初之遭遇,师门与弟子之间,并非是私怨所致,乃是造化弄人,皆身不由已之选择。时至今日,杜鹃虽已不再是门庭子弟,但请列位祖师英鉴,杜鹃此生绝不忘师门重恩,不论从前还是以后,都不曾亦不敢对师门生出半点恶念,做出半点恶事,列位祖师英灵在上,杜鹃自知不论如何,终归是曾犯下忤逆师门之大罪,杜鹃不敢巧言推卸,只是如今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