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欲收人心(1/2)

加入书签

  诸位皆是如此想?杜鹃闻言,脸色一正,沉声问道。

  几人对视一眼,随之全部点头,无念道:当初我们选择留下的时候,就有了心理准备,如今明王府能不对我们大开杀戒,我等已是感激不尽,又哪还会有什么意见?

  杜鹃闻言,却是心底暗自摇头,她算是发现了,这几位如今只求能够留一性命,保黄庭府香火不灭,便心满意足了。

  她来此之前,还曾做过各种预想,所思所虑,全都是准备如何应对黄庭府对她的敌意,以及各种不配合。

  先前虚离子要动手,实际上她是可以立刻便出声阻止的,可却没有。

  反而是等到虚离子等人表达强势,让这几位长老感受到危机之后,方才出声制止。

  这其中自然是有先示之以威,让他们能深刻明白如今身处弱势的意思?

  入山门之后,什么都不做,第一件事便是遣开人手,单独祭拜祖庭,这便是强权之后的安抚,这一系列先声夺人的动作,其实说白了,无外乎先王再圣,都是为了应对他们的敌意。

  可这一番接触下来,杜鹃却是意外,却是不曾想到,就仅仅只是这些手段,面前这些人好像就认命了。

  别说针锋相对的敌意,就连最基本的抵触都没看到。

  说实话,身为弃徒,杜鹃却最先选择了黄庭府,是已经做好了要打一场硬仗的准备,却想不到过程似乎太过顺利了一些。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有些能够理解面前这几位长老的认命了。

  不认命又能如何?

  就连上清山都在明王面前覆没了,又何况区区一个黄庭府,而且还是一个分裂过后,只剩下残兵败将的黄庭府,他们又哪里来的底气去反抗?

  谈话到了这里,实际上对杜鹃来说,结果已经很是不坏,可以算是轻松达到了预期。

  可此时此刻,望着面前这死气沉沉的黄庭府,她的想法却是突然变了。

  不管是威逼也好,利诱也好,用尽一切手段,让黄庭府臣服于明王府帐下,打开道门之行的第一站,的确是她此行最关键的目标。

  可如今,既然他们的抵触情绪并不如她之前预料的那般强烈,困难也没有想象那般之大,那未必不能调整一下目标。

  或许此行的收获,能远超预期也说不定。

  墨白没选陆寻义,而选了杜鹃,这决定当真不错。

  若是陆寻义可能会以王霸之道,威慑道门为主旨,面对一个这样唯唯诺诺,半点不敢反抗的黄庭府会很满意。

  杜鹃却不一样,她与陆寻义有本质的区别。

  她有过执掌一个复杂势力许多年的经验,经历和处理过一个团队发展之中,出现过的各种问题。

  她很清楚,强权威逼,只是初上位时必不可少的手段而已。

  强权能让一个势力成型,却不能让之稳固,一旦情势稍有波动,必将是无尽的叛乱与反复,稍有不慎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本就不曾甘心归属,却要去指望忠诚,那只是水中望月罢了?

  杜鹃心念电转,值此良机,若能再进一步,真正让他们心甘情愿为我所用,那必将对收拢原上清山一系残余势力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别看这些势力大都如黄庭府一般只剩下小猫三两只,可实际上,他们所占的门庭大义,却是意义非常。

  这些道门派系,哪一个都是传承久远,便是在已经归附诸侯的那些长老弟子心中,也依然分量极重,若能得他们全力相助,莫说只为如今的道门,便是那些已经出走诸侯领地的道门,也可徐徐图之。

  这对明王府以后的发展会至关重要。

  拿定心思,杜鹃目光在七位长老身上一扫,最后开口道:无念师叔祖,各位师叔伯,我知道,杜鹃这般贸然而来,诸位师长必然心怀戒备,但诸位想一想,如果只是为了强迫诸位师叔伯屈服,我大可直接派人仗剑持刀来见诸位师长便是,又何须千里迢迢,历经性命之险,亲自来走这一趟?

  几人闻言面面相觑,实在不解杜鹃究竟何意?

  他们话都已经服软到这个地步了,明王府莫非还要怀疑他们?

  至于说什么是真的抱着诚意来与他们商量之类的,几人早就自动过滤了!

  他们有自知之明,就他们黄庭府如今剩下的这几个人,哪里值得明王府搞什么以诚相待的把戏?

  这天下谁人不知,明王府从来都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