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君臣论,明王价值(1/2)

加入书签

  “想不到这明王,竟还有这般离奇身世!”上清山三人,听完林华耀讲述,不由得对望一眼,皆是意外狠。

  但紧接着冲玄道师,心中便是一顿,脸色也是狂抽两下,心中暗道:“这下是越麻烦了!”

  他眼神一瞅殿中国朝诸人,很明显大家都是一副早就知情模样,冲玄岂还能不知,这段话其实就是说给上清山这边人听。

  意思也再明显不过了,这明王不是普通皇子,那是在定武帝心中其实是非同一般,人家流落民间十数年才寻回来皇子,怎么可能不心疼?可偏偏还没享福,就在大婚之夜差点被你上清山给干死,这该是何等揪心之怒shubaojie啊……

  果然,不待他细细琢磨该如何善了,便只见定武帝竟收起了从他们进来大殿之后便阴沉面色,露出了几分悲悯,声音哀叹:“皇儿天命荣耀,本应在朕膝下成长,但却因朕之故,流落民间十数年,受尽困苦。为君父,朕……甚是惭愧。”

  冲玄道师眼皮狂跳几下,越头疼,说实话,他还真信了陛下话。

  因为皇子中能在十六岁就封王并不多,敢情并非只是为与林氏之女联姻,还有这份感情因素在啊,老子疼爱自己儿子,谁能说不信?

  “陛下但且宽心,明王得归陛下身前,自是有福之人,定有天佑之……”要说如果不是站在上清山一边,冲玄道师还说不准会同情定武帝,但此刻却还是不得不连忙开口,想要安抚。

  可冲玄才刚刚开口,话没说完,便只听一道声音陡然打断了他,高声而起喝道:“陛下!”

  冲玄不由自主停下话语,却是眉头一皱,很是不悦看向开口之人。

  果然,正是那极为讨厌张邦立。

  此刻只见他骤然跨前一步,双手抱拳出班,对着定武帝深深一躬而下,再抬起头来,双目紧已泛泪光,端得是悲悯无比。冲玄见他这副模样,心中有火也没法出。

  只听张邦立哀声道:“陛下切不可自愧,天下人皆知陛下以仁德治天下,对寻常百姓均是宽仁有加,又岂会不爱嫡出皇子?虽国事繁重,陛下却一直心心念念,十四年之久从未放弃迎六皇子归朝,此等深慈厚爱,足可感天动地!”

  说到这里,张邦立更是情到深处,再次深深一躬,颤抖着念出了那一句好些年都没有用过词汇:“吾皇万岁!”

  不得不说,这句唱词真好多年都没有用过了,就连骆逢春和林华耀一时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过到底是久经阵仗同志了,眼看着那张邦立深深一躬不起,两人也没有办法,无需商量便默zhaishuyuan契同时躬身,唱道:“吾皇万岁!”

  大殿中静了,静极了!

  突然之间就搞出了这么一幕,冲玄此时面皮已经开始狂抽了,他站在当场,只觉得尴尬无比。

  人家君臣之间,那君辱臣死场面那么悲戚,他们总不能就硬挺挺装作没看见吧。

  冲玄极为无奈目光一扫梅道师,使了个眼色。

  这时候也不用提醒,这摆明了,怎么着咱们这边也得摆个姿态啊。

  梅道师虽已年近四十,但身姿面貌却当真仍清丽紧,一双风眸微闪似有些不愿,但最终却还是站起身来,随着冲玄一起打了个道家揖法,却不出声。

  不过自有冲玄道:“陛下仁德,天必佑之!”

  定武帝这才眼中悲痛略扫,微微抬手对着下方一众行礼众人道:“都平身吧!”

  看定武帝模样,似乎怒shubaojie气稍歇,冲玄心道,绝不能让这气氛延续下去,否则到时候恐怕赔偿代价会很难接受。

  连忙开口道:“陛下……”

  “陛下!”然而,话才开口,却又只听张邦立再次抢言!

  “……”冲玄纵是修道中人,此刻也真是一口浊气在心头堵,目光死死盯着张邦立,眸中有丝丝火焰在眼中沉浮。。

  但终究是受脸皮所限,没有强行和张邦立争话,毕竟他们上清山一项自恃清高,岂能和下臣争宠?

  可张邦立却好似视而不见般,丝毫没有不好意思之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