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风声(1/2)

加入书签

  “荒唐,报纸上已经写清清楚楚,明王刺杀案,正乃是太子所为,诸位岂不想想,太子与明王皆出自皇后膝下,均是尊贵不凡。太子虽储位早定,但明王虽在民间长大,却成就了武道宗师境,更是联姻当朝户部一品侍郎,可想而知,其声势早已过太子殿下,有望大统。太子心中岂能不忌,故而做出这兄弟相残之事,也未必就奇了。”

  “真是荒唐,报纸上写怎可全信?你怎不提明王已被陛下明旨调出平京,赴明珠为王。明显已经不可能威胁太子储位?国朝已经下明旨,此案便是林华耀谋反。”

  “此言有理,林华耀身为明王岳丈,定是心向明王,狼子野心之下,竟然借明王案栽张杀害太子,以图日后明王又继承大宝之机会,其不顾太子身死,储位悬空会对国朝造成何等影响,只为一己之私,置天下百姓于不顾,仕国贼,当诛……”

  “真乃大谬,林大人两朝元老,当朝户部一品,向来清正有加,乃朝中不可多得之明臣,岂容尔等污蔑?”

  “正是,尔等只知夸夸其谈,却不明白明王与太子实际早已相争久也,朝中早已为储位之变,明争暗斗,就连陛下其实也有意明王,之所以调明王出京,实际乃是如今国朝内忧外困,已经不得储位之变,故而陛下才为了大局,暂调明王出京,然,太子心知陛下心意,是以才行这兄弟相残之恶事,林大人一生忠直,自明王遇袭案开始,其不惧强权,指证国朝总长张邦立,又指证道门魁上清山,最后更是不惧满朝权威,只求一个公道。历史上,哪位明臣又林公之胆量?其明知必死,却依然要拿太子入罪,此乃昭昭之心,天地可证,如今国朝明知真相,却为了掩盖皇室相残丑陋,故而牺牲林公……”

  “呸,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林贼若真有如此忠贞,岂会抛弃家眷出逃?国朝已明证,林贼早已起心逃窜,故而才能突破国朝重重追捕,据传都已逃至南方,与粤东不臣之军阀陈世勋狼狈为奸,欲颠覆国朝而自立……诸位口若悬河,证明王与太子之争,却不闻明王回京不过两年,平京城里更是无人不知其不识文墨,为人性格张狂跋扈,纵使其武道通天又有何用?仅凭手中刀便能治国不成?其如何能与太子相争?太子何须冒天下之大不韪,残杀同胞兄弟?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是什么?连陛下都已亲下明旨,明证林华耀乃是狼子野心,欲乱党沆瀣一气,乱国朝江山,仕千古第一国贼是也!”

  ……

  正值中午,一间客栈之内,高朋满座,气氛紧张。

  原来正是因为今早报纸上平京太子被杀之事,引了剧烈争执。

  很明显大家意见并不统一,两帮人各持己见,争得面红耳赤。

  “啪……”正当双方不可开交之时,却有一人腾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长身而起,一声悲喝:“诸位为何尽皆只关心这龌蹉之事

  而不想国朝已到生死边缘,泱泱大夏数百年威严,只在旦夕之间便要覆灭,诸位何能漠不关心?”

  “叮叮当当!”伴随着他声音,是酒桌上杯碗筷碟落地。

  满场在这叮叮当当之中静了下来,全部看向了那一身长袍狂生。

  便只见那狂生双目圆瞪,眼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