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梅道师,殿前终伏首!(1/2)

加入书签

  金銮宝殿,惶惶之威!

  曾几何时,这张龙椅镇万里方圆,坐在其上之人,可称天下至尊!

  所言所虑之事,无不可令天下震荡,人世沉浮。

  然而,今晚这间大殿里灯火通明,定武帝高坐龙椅之上,身上金龙依然耀眼腾空,可却目光炯炯等待着那用儿子命,皇室尊严换来补偿!

  下诸人,此刻无不屏气凝神,目光紧紧盯着那冲玄道师,竖起了耳朵,要看上清山会拿出怎样代价。

  就连刚才一番作态张邦立,此刻也绝没有再打断冲玄道师意思,目光死死盯着冲玄。

  这天家之无情,政治之肮脏,着实可见一斑!

  冲玄道师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向着定武帝再椿道揖法,随即却是身躯直立,手中浮沉轻轻一晃,握于胸前,目视定武帝朗声开口:“陛下,明王婚宴之上,为上清山门下法师所误伤之事后,山门掌教梅真人对此慎重关切,本应亲自前来向陛下请罪,但因路远,无法即刻到来,故第一时间命其女梅云清,梅道师代表其立即进宫向陛下请罪,还望陛下恕罪!”

  话音落下,冲玄道师侧身。

  而此时殿中诸人,也同时凝眸看向那一直没有开口梅道师。

  就连定武帝也垂眸而下,眸中威严稍稍收敛。

  不管上清山掌教是否真欲亲自前来,也不管是否真心请罪。

  但上清山这番姿态定武帝还是满意,毕竟他是国朝是至尊,颜面是必须保存。

  众人目光下,梅云清依然淡然自若,缓缓起身,因道法有成驻颜有术,身姿依然轻盈多姿,即便只是一身道袍,也让人无法不侧目。

  她不慌不忙前行,脚步没有半丝慌乱,待到得冲玄身边,这才抬头看向定武帝,凤眸之内,即便觐见至尊,却依然光芒清冷,并不怯懦而回避,淡然一礼,声音清淡:“陛下万福,上清山梅云清代掌教向陛下礼敬!”

  礼敬?

  这个词让殿中刚刚缓和气氛再次缩紧,刚才冲玄口中说可是请罪!

  定武帝眸光之中悍然威严一闪,直视那下方淡然而立女道师。

  殿中其他人也同时心中一顿,担心节外生枝,不过还好,一旁冲玄道师却是见势连忙接口:“陛下恕罪,梅道师常年身居山门,甚少接触世间,言语不周,还请陛下宽宏!”

  殿内一片安寂,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在场诸人谁不是久经世事老狐狸,目光只要一扫那梅道师,立刻便能清楚,这梅道师虽看似清淡,但实际上却是浑身傲气完全遮掩不住。

  根本并非什么言语不周,而是她就好像已真得道升仙,将这尘世间一切繁华权贵半点不放在眼中一般。

  但心里知道,却所有人都只是屏气凝神,半点不敢出声,就连张邦立都紧闭嘴巴,没有敢再开口呵斥。

  他心中万分紧张盯着定武帝,担忧高坐龙椅之上皇帝陛下忍不住火气。

  之所以会如此,只因为这梅云清可不比冲玄道师,在当今乱世已现情况下,上清山这等奇人异士众多修道山门,向来都是霸主们极为拉拢对象。

  梅云清身为道门大派上清山掌教梅青山,这位国境内道法绝颠真人之女,本身亦是天资绝世,不到四十便已登堂入室,脱法师之境,证得道师之位。

  不论是在道门还是在国朝之内,均是身份贵重不凡,在这金銮宝殿中也可有一席,能安然而坐。

  对待冲玄可随意很多,但对待梅云清,则必须考虑到那犹如道门领袖一般真人梅青山。

  其实正因为她如此不凡,所以能有此傲气倒也不足为怪了,但她或许真太小瞧人间大帝了。

  定武帝眸子威严四射紧盯着梅云清,最后却是眼神一缓,似不在意般道:“当年见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