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不喜争斗,但不怕(1/2)

加入书签

  黄昏之时。

  客栈房间内,墨白仍然手持莲花,宝相庄严,盘膝静坐在床榻之上一动不动。

  道家炼气,虽从未有明证,那位巨子真破空飞升,但这炼气之术,却依然能够传承如此久远,自是有其道理。

  经过这一下午用功,墨白此刻面色,虽仍然苍白显病态,但明显较先前还是好看了许多。

  屋内安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墨白眉头微皱,睁开双眸望向门口。

  “咚咚!”正好,也就是这时,听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以及小二客气声音:“客官,晚餐时间到了,需要本店为您送餐吗?”

  墨白手中莲花散去,回头瞥了一眼窗口,日头已落山,眼中微微顿了顿,铁雄似还未回来。

  稍一犹疑,抬起头来对门口道:“送几样清淡小菜过来吧!”

  “好嘞,本店还有上好老酒……”小二未获批准,没有进门,便站在门口推销道。

  “好,送一壶来!”墨白自是喝不得酒,但却并不推辞,依然轻声道。

  “好嘞,爷您歇着,上好酒菜,马上就到!”小二一道大声唱和之后,脚步行远。

  墨白伸展了一下手臂,缓缓下床,打量了一下屋内略显昏暗环境,便来到窗口,打开一条缝,看向外边。

  铁雄还未归来,他倒也并不着急。

  通过这些日子相处,他对铁雄也算有些了解,只要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他想必是不会食言。

  此时他站在窗边,望着楼下贩夫走卒行来过往,不知不觉脑海之中却突然浮现了一个人影,那是一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穿着朴素小女孩,流着泪冲他挥手:“哥哥……”

  墨白一怔,慢慢回过神来,感受着心中强烈涟漪回荡,眼里慢慢平静,嘴角轻启:“这明王看似混沌,但其实心里也真有记挂人。”

  当日在北河醒来,他脑海中便有了一些断断续续画面,或许只是一些明王心底最为深刻执念,最后留了下来。

  其中最清晰就是脑海中那小女孩模样,墨白眼中波光一闪,又再次低声呢喃道:“等安顿下来待身体稍稍好一些,得去寻一寻青青。”

  话音落下,门口正好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墨白眼中一动,转过身来看向门口,他听出来了,并非是小二,而是铁雄。

  等着他敲门而入,却不想,那脚步声到了门口,却似乎有些犹豫,竟没有立刻敲门。

  墨白眼中一顿,并未出声,还以为是门口有什么情况。

  可静待了一会,却仍未见有什么情况。

  反而依稀听见铁雄似乎在门口来回踱步起来,脚步虽然轻微,但此时墨白全心关注,倒是依然能够听到。

  墨白眼中一抹疑惑闪过,略微思考了一下,随即缓缓迈开脚步,朝着桌边椅子走去。

  果然,随着他走动脚步声响起,门外那来回轻轻踱步声响顿时停止。

  墨白神色平静下来,拉开椅子坐下,便只听门口传来了铁雄声音:“六爷!”

  “嗯,进来吧!”墨白轻声道。

  门打开,铁雄身影浮现,墨白眼神在他脸上一瞥,粗略一看,并无什么异样,但墨白本就擅长擦言观色,此刻用心之下,却看出铁雄眉心之间有着一抹掩饰不住愁绪。

  “回来了!”墨白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嘴角轻声道。

  “是。”铁雄点点头,转身欲关门,却正好见小二朝这边来,嘴里还朝着他道:“哎,这位爷,您酒菜来了!”

  铁雄一顿。

  墨白却抬起头来轻声道:“嗯,是点!”

  铁雄并未让小儿进门,接过酒菜,关上门,自己端了进来。

  “六爷,看您气色好了许多,已经能喝酒了吗?”铁雄端着餐盘放在桌上,目光在墨白脸上定了定,随即开口道。

  墨白微微笑了笑,端起茶杯,摇头道:“一年之内是不能碰酒!”

  一年!

  铁雄眼里顿时又是苦涩一闪,他当然是希望墨白身体已经有了好转,这样也好面对一些。

  “你吃过没有?”墨白似乎并没注意到他在想什么,轻声问道。

  “已经吃过了。”铁雄点点头,虽然说吃过了,却还是拿起一双筷子,替墨白先行尝试菜品。

  墨白见状也并未多说,之前一路上,铁雄曾拿银针为其试菜,墨白曾笑着摇头,称并无什么用,很多毒药并非银针所能试探。

  墨白是医者,铁雄还是认可他这句话,但之后却并非就不作为了,而是人工试菜。

  这就更没用了,毕竟如果是慢性毒药,这如何能够尝试出来,但铁雄坚持,墨白之后也就不多说了。

  “见到宁儿了吗?”墨白轻声问道。

  “见过了,阿九也在。”铁雄试完菜,点头道。

  “嗯,宁儿伤势可曾痊愈?”墨白拿起筷子,继续问道。

  “六爷放心,已经无大碍了。”铁雄站在一边,轻声回应道。

  “那就好,等见到她再为她看看,不过只是外伤,调养得当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墨白一边吃,一边道。

  “谢六爷!”铁雄道谢。

  屋内安静下来,墨白也不再开口,他仿佛就像是忘记了问铁雄那些朋友情况一样,静静吃着东西。

  良久,当他一顿饭吃完,铁雄仍然未开口。

  见他吃完,要来收拾桌面,墨白才笑着摆手道:“不急,先坐。”

  铁雄手一顿,却并未坐下,眼里思绪起伏之下,最终还是牙一咬,躬身开口了:“六爷,有件事,……”

  墨白神色依然含笑道:“无需顾虑,说吧!”

  从铁雄在门口姿态,他就知道定然有情况,铁雄性子很沉稳,做事也很有度,平时不会出现这种犹豫不定姿态。

  只不过此时,墨白却是心中有些误会了,他还以为是铁雄那些朋友不愿再牵涉进他事情里来,所以铁雄才觉得为难。

  却不想,铁雄踌躇半响之后开口竟然道:“六爷……咱们从明王府带出来那些财物,以及,以及那两车药材……都没了!”

  墨白原本含笑脸,在他话音下骤然一顿。

  铁雄眼见墨白神态,当即眼中更是苦涩,二话不说单膝跪地:“六爷,请您放心,无论如何,铁雄一定为此负责,只恳请殿下宽容些时日,容们想办法……”

  “等等!”他话没有说完,墨白声音已经响起,却还是那么淡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