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看病(1/2)

加入书签

  黄包车度并不快,墨白已经提前给车夫打好招呼,说身体不适,受不得颠簸,让拉慢一点,耽误时间就多付些工钱。

  有这种好事,车夫自然不会不愿,满脸笑容答应下来。

  就这般,墨白一路倒是可以细观一番明珠风景。

  武馆、洋楼、报社、银行、钱庄、裁缝铺、医馆、歌舞厅、府衙、会社……

  一幕幕似熟悉似陌生景观,在墨白眼前滑过,让他最真切感受到了,这保守还未褪去,开放已经萌芽特殊时代色彩。

  墨白倒也没有恍恍惚惚,在这世界生死都已经历过,早就已经接受身处这时代事实。

  他认真打量每一处,不时还会如一个外地人一般,向车夫问上几句话,打听一些当地事情。

  路过武馆,便问一问里面师父有没有威名?功夫有多厉害,徒弟多不多?有没有人上门去踢馆?

  路过租界,就了解一下这里面住是不是都是外国人,他们平常都吃什么?会不会欺负当地人?

  路过报社,则打探一下他们写新闻都是不是真,如果乱写会不会有人管?

  路过歌舞厅,便打听一番里面消费贵不贵,都有哪些名角儿?又有没有什么花边新闻?

  ……

  方方面面,墨白就仿佛没有目一般随意打听着。

  不过这时代黄包车夫属于社会最底层存在,而在当世也不存在人人平等,职业不分高低贵贱说法。

  这也就造成了每当墨白提问,车夫虽然有问必答,却并不东拉西扯,问一句就应和一句。

  很明显,他们不如后世司机那般健谈,可以很随意自在侃天侃地,其实他们工作性质和司机虽然是一样,但方式却是根本不同,想一想,平时他们一路都在辛苦奔跑,怎么可能汗流浃背情况下,还如后世坐在这里司机一般,悠闲自在和客人笑语天下大事。

  墨白倒也不着急,慢慢引导,或许是今天确实跑慢,墨白又年纪不大,态度也很随意,并没有让车夫感觉到压力,慢慢他倒也逐渐开口了。

  其实啊,要打听事情,找他们自然是合适,或许他们限于不通文墨,讲不了什么天下大势,可由于常年奔波于市井各个角落之中,他们看到东西,却是最真实。

  尤其是如何才能在这世上趋吉避凶,安稳活下去,他们是最清楚不过。

  比如城里哪家衙门人最是贪婪,又有哪家社团混混最凶悍,哪家武官师父在道上威名最甚,哪家歌舞厅背景很强大,哪块地方住都是贵人……

  就这样,一路缓行之中,墨白便在看似不经意之间,得到了很多自己想要信息。

  虽然杂乱,而且信息都涉及层次不高,墨白却已经可以通过这些信息,逐渐在脑海之中构建出了一个明珠真实格局。

  “喏,看见没,前边位置最好那一家,就是济世医馆。您要找大夫,来这里可就来对了,那里面朱医师,可是真正圣手,什么病症到了他手上都是药到病除,妙手回春。”这一路差不多快三个小时,才终于来到了一条繁华主街之上,而也就是在这时,那车夫看着前面一家装饰古朴两层小楼,向墨白示意到。

  墨白点点头,眼神抬起朝着车夫所示意地方看去,即便还有些距离,但却一眼可见,一副巨大招牌,显赫整条长街,无论东来西往,都能一眼可见上面书写四个大字“济世医馆”。

  说实话,墨白前世也算是走南闯北,见过诸多名医道者,更也曾在世间坐过堂。

  但就算是如此见识,他也还当真没见过哪家医馆能够有如此恢宏气势。

  主要是中医本就是静心之道,根本张扬不得,所以很多医馆反而越是名门,却越是简单低调。

  “这么大招牌,这朱医师看来当真是不凡了!”墨白望着那招牌,不由嘴角一抹笑意道。

  车夫是听不出他话语中深意,还以为墨白是赞叹,继续说道:“那可不,这朱医师可是道门丹师坐下弟子,那可真有起死回生本事,说起来,朱医师当年开馆,那还有一段传奇故事呢,就在这济世医馆还没开张时候,朱医师还在选址,这济世医馆还是一家钱庄,当时钱庄经营出了问题,天天那是要账不离门……”

  果然,只要是车夫,他们都还是有侃大山天赋,先前显得木讷汉子,此刻不再拘谨之后,话还真不少。

  墨白倒也并不打断,只是含笑倾听,当来到医馆门口时候,才得知了整个故事经过。

  原来当年那钱庄老板被逼过不下去了,便服毒寻了短见,本来仵作上门,都已经确定人断了气,家里悲戚一片,正准备办后事时候。

  却不想正好被那位朱医师所见,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只用了几根银针,再加上一碗药汤,便让那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真起死回生。

  这一幕毫无疑问,当场便惊住了众人,从此便声名远扬,最后就在这钱庄旧fqxs址,开了这家济世医馆。

  从那一日开始,朱医师起死回生,神医圣手名声就传开了,就此名动明珠省,之后自是无数患者争相而来,欲得名医妙手回春,而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