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吴掌柜,多谢您体谅,您放心,若真是有生意上门,为患者开了方子,定会提醒他们上贵医馆抓药。”黄包车上,墨白面带笑容,抱拳答谢。

  “呵呵!好说,好说!”吴掌柜看着他那张笑意吟吟,满是喜色脸,心里不禁闪过一抹古怪,但还是习惯性扯了扯嘴角,抱拳道。

  “那在下就先走了,吴掌柜请留步,明日见!”墨白说完,转头对车夫道:“师傅,走吧,五福路!”

  “好嘞,您坐稳了!”黄包车夫站起身来,拉着车子就跑。

  墨白连忙道:“您慢点,慢点,头晕……”

  ……

  “竟想在济世医馆对面当挂摊看病,真是……呵呵!”日头底下,吴掌柜听着墨白虚弱声音,又看着黄包车渐渐走远。又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今天碰到这事,实在是让他有些无语。

  正欲转身回医馆,却突然只听耳边传来一道声音招呼道:“吴掌柜,请留步!”

  “嗯?”吴掌柜回过神来,一回头只见一穿着打扮和他相似,年纪也差不多中年汉子,望着他笑意吟吟。

  “原来是陈掌柜当面,您店里正忙着吧,竟有空出来与吴某搭话,这还真是奇了,不知有何指教,吴某洗耳恭听!”吴掌柜一见这人,面上便皮笑肉不笑,随意抬了抬手,就算见过礼了。

  很明显,话语很是有些挖苦意味,他和这何掌柜关系应该不算怎么好。

  不错,原来这声之人,正是济世医馆正对面何记酒楼掌柜,两人门对门做着掌柜,自然是熟识。

  只是曾因为,陈掌柜有一次去济世医馆看病,却嫌吴掌柜收费贵了,认为他一点情面都不看,甚至故意杀熟,至此两人之间便有了摩擦,这一两年来,几乎两人便互相看不顺眼,见到便似斗鸡般。

  若是往日,陈掌柜自然是反唇相讥,然而今日,却是快步来到吴掌柜跟前,一拱手,高声到:“吴掌柜,陈某之前真是有眼无珠,直至今日,才得知您竟乃如此高义之士,难怪济世医馆如此得大家尊重,当真是心胸广阔,菩萨心肠,了不起,真是了不起呀!”

  “嗯?”吴掌柜不由一愣,这老儿今日竟如此古怪?不由脸上微抽开口道:“陈掌柜,您这是没事,拿吴某开涮呢?抱歉,您还是歇着吧,吴某可不像您这么悠闲,拿了东家开支,那就要对东家负责,您……还是自个儿逗乐吧!”

  “哎,哎……吴掌柜且慢,且慢!”陈掌柜却是一把拉住他手道:“之前与您生嫌隙,是陈某不对,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嘿,算这老儿,拉拉扯扯,成何体统,放手,快放手……”吴掌柜当即恼了,几下挣开他手,随即望着他那张满含歉意脸,不由大是古怪,看不出这老儿又在搞什么,不由道:“说陈掌柜,您这是在唱哪出啊?”

  “嗨!吴掌柜,您就别装了!”陈掌柜一拍手道。

  “装什么装啊?陈掌柜,您要是不怕再杀熟,看您还是到们济世医馆去看一看好,您这……毛病不小啊!”吴掌柜一脸莫名其妙道。

  “低调,你就是低调!”陈掌柜今日却似丝毫不在意他调侃一般,甚至连说他有病都不计较了,反而一竖大拇指,连声道:“说吴掌柜,这就是您不对了,既然您有这副慈悲心肠,又做这等好事,您想低调不要紧,可为何连咱们这些老朋友也要隐瞒,凭升出许多误会来?”

  “嘿,说,你该不会真有啥问题吧?”吴掌柜满头雾水。

  “装,您还装?都看见了!”陈掌柜满脸看透世事真相模样,仿佛终于见到吴掌柜真面目一般。

  “看见什么了?”吴掌柜被他这副煞有其事模样,搞也有些恍惚了。

  “嘿,您这还想瞒呢?吴掌柜,不是陈某塌,像这等好事,您不但不应该隐瞒,更是应该找那报社记者过来对您采访一番,将您事迹广而扬之才是正经嘛!也好让等世俗之辈,早日见识您广大胸怀,瞻仰一番您高德才对嘛!”陈医师手一抬,指着吴掌柜,一副您太低调了模样。

  “哎,不是!”吴掌柜又要开口。

  陈掌柜却打断,面上竟瞬间露出一抹唏嘘之色道:“吴掌柜啊,不怕您笑话,就在方才,那年轻人其实来过店里,曾和说起,想要在店门口借一小块遮阳之地挂牌行医。当时,陈某深怕贵医馆会对此事误会,故而虽见那年轻人着实无奈,却还是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让那年轻人只得移步到日头底下去承受烈日炎炎,唉!不该,真是不该,今日亲眼见得吴掌柜行事,陈某真是汗颜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就是陈某啊!!汗颜,汗颜!!”

  “这……”吴掌柜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事竟是被这陈掌柜见到了,一时间满脸古怪,竟是说不出话来。

  他答应了墨白,却哪有陈掌柜说这般高尚,不过是被那家伙说有些懵。

  好像不答应他,就显得济世医馆不对似。

  而且,说实话,也只是想要快点打他走罢了。

  毕竟虽然答应

章节目录